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不管在哪里她都会好好的
  

  “等等……贺臣风……你站住……”

  慕天翊紧随在后,可是贺臣风的车速却是疯狂的前行,全然的将慕天翊给甩在了身后。

  贺臣风此刻却是有一股强烈的冲动,他是那么迫不及待的要去见到曲染,只是见到了,他要做什么,好似没有任何想法,脑子算是空白的他,这一会儿仅仅只是想要相见而已。

  只是,贺臣风终究是扑了个空,曲染的住处空空荡荡,没了人影,甚至早已经搬空了,原来她早就有打算离开了,在他身边周旋徘徊的时候,始终只字未提离开的事。

  贺臣风心底爆粗。

  这一刻,电话已经不由自主的拨出,仿佛不管他这样的行为究竟有多丢脸,究竟会让曲染多么的取笑他放不下,可贺臣风还是这样拨通了号码。

  “曲染,接电话。”

  “曲染染,给我快点接。”

  “或许,我还给你一次机会。”

  贺臣风自言自语的,只是他忽略了,他的机会是曲染要不起的。

  贺家的人那样拼了命的在背后阻挠,一心一意的要让曲染离开,注定是必须结束这一场爱恋的。

  可是,终究曲染没有接他的电话,他们也始终不够缘分的总是在错过彼此。

  这个时候的曲染则是在邓允家,邓允也纳闷曲染的搬家,“你无缘无故搬什么家啊,搬家多费神,就算要外出散心也没必要劳神费力的搬家吧。”

  “说不定我在散心期间遇见了一个我心仪的对象,我就这样把自己嫁了,不回来了。”曲染将自己的一小部分行李寄存在邓允家,一边收拾,一边嘀嘀咕咕着,其实原本是想来告个别的,可是邓允“一脸无知”的样,让曲染狠不下心来。

  她的事情,若是藏得好,就会藏一辈子;若是藏不好,那便是很快会露馅,全然的曝光。

  邓允撇嘴,表示不信,“心仪的对象能有贺臣风那么好?恐怕你打着灯笼找,也找不到这么一个好男人了!”

  “曲染,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放弃贺臣风,这不是作死吗!”

  以前邓允还觉得曲染与单宇阳其实也算是勉强般配的,直到贺臣风的出现,直到贺臣风这个男人对曲染染穷追不舍,全心全意的时候,邓允还真是替曲染感到高兴,至少当初曲染与他一起喝酒的时候,他的“没看住”曲染,反倒是成全了曲染顺利的找到了心仪的男人。

  曲染顿了下来,迎向邓允的视线,“贺臣风或许是我见过最好的男人,但最好的男人未必是适合我的,我们没缘分。”

  一听,邓允只觉曲染的话太过套路,“如果你指的是贺家人的反对,曲染染,我们是朋友,所以我才会直言不讳,凭你的身份,离过婚的女人,任何男方家庭都会有意见的……”

  曲染打断,“所以,我这样尴尬的身份,就该在原地待着,什么都不做,不招惹任何男人,这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邓允意识到自己说得不够清楚,立马急切的解释,“不是,你误会我了,我的意思就是贺家虽然家大业大的,但凡女人进入豪门的路途通常都是很艰辛的,既然嫁给普通男人也会受到婆家的欺负,女人高攀,嫁入豪门这条路上的艰难也应该可以轻易克服,更何况贺臣风还那么爱你,这就是你最大的筹码。”

  邓允和曲染认识了很多年,不管怎样,他是发自内心的希望曲染能够幸福。

  或许,邓允所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可是……

  有些事情,邓允是不知情的。

  这个时候的曲染并没有因为邓允的一番话而脑子混沌不清,甚至是更加的清晰明确了。

  既然就是因为贺臣风爱她,她才更加要放手,成全贺臣风的未来,他的未来不应该是一个像她这样有可能随时都会去世离开的女人。

  曲染打住了这个话题,转移至另外一个,“不是说替我约可晴吗,都几点了,我马上就是深夜的班机了,再不来,我可能要去机场了。”

  听闻,邓允才记起,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真是,汤可晴这女人在磨叽什么啊,我马上打电话给她。”

  因为贺瑾航的缘故,曲染就这样被汤可晴判处了“死刑”,汤可晴甚至大有要将曲染列入人生的黑名单里,从此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老死不相往来了。

  在汤可晴如此坚决的情况下,曲染只能拜托邓允打电话约她出来见面。

  “这女人,关键时刻装死了,怎么不接电话啊。”邓允也没料到原本很好感情的她们竟然是说翻脸就翻脸,原来女人的友谊就是这样脆弱得不堪一击,尤其是牵涉到男人的时候,是说破裂就能破裂的,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了,毫无征兆。

  邓允没能及时打通汤可晴的电话,有些尴尬,也在心底责备自己的办事不利,可一通一通的电话砸过去,依然还是没能有汤可晴的回应,邓允也可以断定汤可晴一定是故意不接电话的,那女人记仇得很,甚至也无理取闹得很。

  正是这个时候曲染的手机里不断耀武扬威的传来贺臣风的名字,一如他霸道强势的个性,此刻大摇大摆不断的前来“骚扰”曲染。

  曲染一看是他的电话,立马挂断,来一个挂一个,态度坚决,也被邓允一顿好说,“喂,你这个女人真是没良心啊,贺臣风那么多通电话打过来,你好歹接一下吧,难道就不能体会一下打电话人的心焦吗!”

  这个时候的邓允拨汤可晴的电话,就是如此的心焦又生气,最痛恨的就是几十通电话打过去,却无人接听的事情,仿佛总感觉对方出事了,或有意外发生了,让人心急如焚的惧怕,也让人很生气。

  曲染避开这个问题不谈,“你说你自己啊!算了,打不通可晴的电话,你替我转告吧,我永远不会和她成为情敌,也永远不可能与她争夺贺瑾航,至于她能不能追到贺瑾航,一切都要看她自己的本事。”

  起码,她是不会与汤可晴因为贺瑾航的事情发生任何的争夺,夺个头破血流的情况。

  “干嘛不自己说啊,让我去做这么个事,又不是不清楚汤可晴的脾气,脾气烂到掉牙!”

  “喂,你不打算一起聚聚了啊,怎么就走了,离飞机起飞不是还有充足的时间么!”

  邓允有注意到曲染今天的状态很诡异,似乎不是平常的她,至少看起来就是有些不对劲的,一开始邓允还可以把它当成是离别时的愁绪,可是,以前的曲染不是这样的啊。

  曲染低低沉沉的开口,“我去机场等吧。”

  邓允愈发觉得有点问题了,“曲染染,你是不是有心事!”

  这一刻,贺臣风的电话继续打来,不屈不挠的,活像是有什么事情发生。

  终究邓允还是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曲染染,如果你有事,不管大事小事,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我会毫不犹豫的帮你,哪怕是帮不上忙的事,我也会尽力的。”

  就好像之前邓允所说的,他们是一生的挚友,挚友就应该在出事的时候出手相帮的。

  纵然,她也不应该隐瞒邓允的,可是,曲染终究是不愿意让他也替自己担心,故作没事的回答,“能有什么事呢,我连离婚被甩那样的事情都可以承受得了,还能有什么事情难倒我,放心吧,我很快就没事的。”

  曲染是难得的豁达,尽管脸上在笑,可是邓允总觉得曲染好像是在哭,起码并非是她所说的那么简单。

  “那我送你去机场。”邓允沉默了片刻后,提议。

  “千万别,我很讨厌那样的离别,就到这儿吧,如果你真的想为我做点什么,有空的时候,你就帮我提醒一下曲英杰吧,我最担心的就是他总会情绪难以控制的犯事,以后,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没人能帮得了他。”

  曲英杰一旦遇到了有关宫耀的事情,或者李芸芸的事情,曲染最犯愁的便是他闯祸惹事,到时候终究还是把他自己给送进了监狱里,曲英杰做起事情来,义气当头,什么都顾不上了。

  邓允当然也认识曲染那个不成气候的弟弟,虽然不愿意搭理曲英杰,但既然是曲染拜托的事情,他便没有任何推脱的理由,立马点头应允了。

  只是,邓允恍如愈发觉察到她的不妥,又急促的询问,“搞什么呀,搞得好像要生离死别的样儿,曲染,你看着我,你到底想做什么……”

  难道不是去旅游散心几天,而是真正的离开?

  邓允越是如此想,心下竟然越是慌乱四起,不由自主的嚷着她的名字,“曲染,说话。”

  “我这样的人,不像是那样悲观堕落的人吧,什么生离死别的,你太小瞧我了,我可是很阳光正能量的,就算是把我丢进老虎窝里,也能跟老虎交朋友的人,是绝对不会有任何想不开的时候。”

  曲染这个时候是拍着胸脯的称赞自己,似乎很自信,如她所言正能量满满,“所以,别担心我,不管我在哪里,我都会好好的。”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