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一百五十三章 让她付出代价!
  

  从曲灵的口中听着有关于曲染的一切,本来心情就足够差的贺臣风,这会儿仿佛连宰人的冲动都有了,“妈的,给我立刻闭嘴。”

  不想听到曲染的事情,可无论是她本人,还是与她有关的人总是阴魂不散的纠缠着贺臣风,至少这个时候的贺臣风就是如此的恼怒生气。

  听着曲染要离开,慕天翊也是有些许震惊的,似乎万万没料到曲染竟然真的会离开贺臣风,毕竟就算是家里阻挠,就算贺家对她做了一些不可逆转的伤害事情,可是这个男人是贺臣风,这个地方有哪个男人能比得上贺臣风的权大势大。

  可最终,曲染却竟然甩了贺臣风,这样的女人不识好歹到令人发指,有什么好留恋的。

  “好好好,不说不说,来,既然是曲狐狸的妹妹,过来跟我们热络热络,臣风,既然是姐妹,应该差不了多少吧,一起玩一玩吧。”慕天翊这一刻是急于转移贺臣风的视线,好让他别总想着有关于曲染的一切,那样的女人分开了是福气。

  可是慕天翊毕竟也是没有真正谈过恋爱,没有真正动心的男人,不知道这一刻越是试图让贺臣风转移注意力,别把焦点落向曲染的身上,贺臣风心下想得最多的却是这个女人。

  贺臣风面色愈发难看阴鸷,在曲灵还没有完全趋近的时候,便已经很防备的推开她,曲灵步伐一个踉跄的后退,她的大举动瞬间换来其他人朝她投射而去的目光,她看起来就是那样的被排挤,被嫌弃。

  至少,此刻从贺臣风的眸子里便是对她十足的厌恶,“离我远点。”

  简洁又无情的话语落向曲灵,贺臣风全身上下尽显恶魔本性,狠绝到好像就是地狱里的恶魔,名副其实。

  曲灵面色酡红,受到难堪之后,很是委屈,也很不服气,“贺少爷,我说的都是事实,曲染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替贺少爷不服气,被谁甩都可以,唯独不应该被曲染这样的女人给甩了。”

  曲灵听似是理直气壮的言辞,然而言语里全是妒忌之情。

  如果是以前的贺臣风,定然会很理直气壮的呛声:曲染这样的女人怎么了?

  就算是结过婚,深深受过感情伤害,却依然还是积极向上,活力满满生活着的人;纵然是被别人伤害过,羞辱过,却依然还是正能量满满,心善纯良的人。

  或许正因为是在贺臣风心里,曲染就是这样的与众不同,所以才会在他心底刻骨铭心,好似这一辈子再也不可能找到像曲染这样能轻易住进他心底的女人了。

  但是,这个时候贺臣风什么都没说。

  曲灵瞥见贺臣风没有任何神情的变化,心下竟然是焦灼着贺臣风到底是不是还心系着曲染,仿佛像曲染那样的女人就不配得到贺臣风这样好男人的青睐。

  慕天翊也插言,只是他还没有机会开口,便被贺臣风打断,“擦!欠揍吧你,再不给我滚,老子找人灭了你!”

  贺臣风只有对自己心爱的女人和铁杆的兄弟才会有和颜悦色的一幕,这个曲灵算什么玩意,居然敢在背后说曲染染的坏话,活腻了啊!

  可是,这样的心思,贺臣风还是很收敛的,毕竟,他真的好像全天下只有曲染这么一个女人,所以即便是憎恨她的同时,爱她爱得更加狂烈。

  忽然间,贺臣风起身,他这样的举动把慕天翊给惊异到了,“喂,你去哪?”

  曲灵也恐惧贺臣风冲着她而来,立马步伐匆匆的,很懦弱的躲至一侧,害怕贺臣风当着众人的面就这样把她真是揍个半死。

  “贺臣风。”

  “死贺七。”

  ……

  虽然,慕天翊也照着平素曲染的口吻这样叫他,他却依然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果然,贺臣风步伐火速又悍然的靠近了曲灵,“告诉我,曲染她要去哪!”

  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曲染仍旧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她到底是要去哪里,或者跟谁去,跟单宇阳去的可能性很小,所以贺臣风此时脑海中想到的人便是贺瑾航,就是这个臭小子。

  曲灵也被全然的惊吓到,尤其贺臣风阴霾滚滚,看起来甚为吓人的狰狞,令她好半会儿都不敢开口说话,活像只要在贺臣风面前,她就有可能被瞬间撕开成两半。

  “说话!”冷厉狠绝的命令传达至曲灵的耳畔,令她不由自主的哆嗦,来自于曲灵惧怕的眼神,恍如可以更加凸显着贺臣风的心狠手辣。

  好不容易,曲灵才开口,“我……我不知道……贺少爷,我只是听说而已……”

  曲灵在受到威胁又恐慌之际,话语断断续续的说着,字词里充满了颤抖。

  “听说?”贺臣风眉峰一冷,简短的两个字眼里涂满了冷霜。

  曲灵吞喉,“是,贺少爷,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是听说而已,但是我也可以确定是千真万确的,不如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曲染,替你去问问曲染她到底要去哪?”

  曲灵讨好,贺臣风周身的火热交织,令她很不由自主的感到惧怕,好似只要自己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贺臣风给碾压得粉身碎骨。

  贺臣风钳紧了她的下颚,望向曲灵的眼神里是要多凌厉就有凌厉,甚至是泛滥着血腥的意味,也给了曲灵莫大的警告,“你听好,我跟曲染能不能在一起是另外一回事,但要让我知道你和林月琴继续欺负她的话,我会让你们一个个付出惨痛代价。”

  他当真是冷酷无情,不留一点点情面而言的,而现在的手下留情,始终还是因为曲染的面子。

  像贺臣风这样的男人很少会主动动情,可一旦动了情,动了真心,这个女人是毫无疑问的幸福快乐。

  贺臣风说完便大跨步的离开,哪怕是贺臣风离开了,曲灵依然还是浑身发冷发寒,额头上冒腾着冰冷的汗珠,全身透彻的冰凉。

  慕天翊看向贺臣风急促离开的背影,不免是有些担心这家伙有可能会闯祸的,毕竟喝了那么多酒的情况下去找曲染,定然会让事情越弄越糟糕,越来越混乱。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