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一定要和她走到最后!
  面对贺臣风口中所谓的倒大霉,曲染不以为然,“我和你认识,在一起,不也是倒大霉了吗,既然已经是霉运连连,我还怕什么!”

  如今的她,连死亡都得去好好的面对,她还会怕什么呢。

  所以,此刻的曲染给贺臣风的感觉就是无所畏惧的,甚至好像有了贺瑾航之后,她就有了保护伞。

  曲染更是提醒着贺臣风,“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和你目前的关系,还没好到能和你谈我未来男朋友是怎样一个人,会不会跟一起倒大霉的事。”

  这个时候她明知自己很卑劣,但也无奈,和贺臣风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心跳如擂鼓似的“轰隆”作响,仿佛只能拿贺瑾航出来做挡箭牌,她才能勉强的掩饰所有的心事。

  否则,曲染倍感自己此刻站在贺臣风面前,她的心思已经全部被他看穿了。

  提及贺瑾航的名字时,贺臣风的怒火是不能抑制的,“觉得单宇阳不如贺瑾航是吧,在单宇阳,在贺瑾航,还有我之间,你挑来挑去,很得意吧。”

  他的眼神狠戾了不少,渐渐地取代了愤怒,取而代之的是失望,轻缓而冷静的说辞里,透着贺臣风心下的难受,“曲染,你可以不接受我,但不能选择贺瑾航。”

  原来是来质问曲染怀孕的事情,可是贺臣风在这个时候毫无疑问的意识到了他与曲染之间结束了便是结束了,无论有多少个复合的可能,都敌不过彼此心意的失望与绝望。

  贺瑾航并没有停留在原地,而是匆匆而来,听着曲染与贺臣风的对话,贺瑾航亦是与贺臣风彻底的撕破脸,剑拔弩张的推搡贺臣风,“该死的,贺臣风,你到底想说什么,为什么不能选择我,我和曲染各自单身,在一起刚刚好,至于你,有了未婚妻的你,别再厚颜无耻的纠缠她。”

  贺瑾航这话是深深的警告与提醒,他们兄弟两个几年后再见面依然还是那样的敌视,看对方不顺眼。

  “我的事,你少管!厚颜无耻纠缠曲染的人是你吧,我和她连孩子都有了,你凑什么热闹啊!这么多人的小三你不当,非要介入我和曲染之间,你到底安得是什么,是因为想要报复我,所以让曲染成为牺牲品?”

  在贺臣风看来,明摆着贺瑾航就是这个意思,甚至来自于贺臣风的言辞里得知怀孕的事是那样的平静,可心底却是跌宕起伏着,难以言喻此刻天崩地裂的火气,那样的怒火分明就可以灼烧死眼前这两个人。

  贺瑾航不甘心被误会,“我和曲染认识你在先,不是在你之后,你少挑拨我和她的感情。”

  贺臣风唇角泛出蔑视的弧度,“你倒是理直气壮啊,想要贺家的一切,你要,你拿去,我不在乎,但是这个女人,这辈子你休想!”

  语毕,不管曲染多么抗拒他,贺臣风已经明显面色暗沉。

  曲染刚想奋力的挣扎,却被贺臣风的一个眼神给收了回去,冷岑又蛮横的开口,“等会跟你算账,你给我老实点。”

  这个时候来自于贺臣风口中的“算账”,绝非是恐吓,是真的令她毛骨悚然的惊恐。

  可无论怎样,曲染很清楚自己与贺臣风的缘分已经结束了,“我和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贺臣风,你是不是认为和你分手之后,我就不能和任何一个男人在一起了!我碍你眼了吗,我好端端的谈恋爱,离你远远地,碍着你了啊。”

  “对,没错,就是碍我眼了,孩子是怎么回事,曲染染,今天你要是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不会饶了你。”

  贺臣风严肃以对,看向曲染的眼神里分明就是凌厉万般的,却全是深情,情意绵绵的在彼此间紧绕,但曲染拒绝这样的沉迷,“我不知道你听说了什么,但是孩子跟你无关,你知道我的啊,我是什么样的女人,你还不清楚,是不是你的,或者是谁的,我连自己都不清楚……”

  曲染现在所说的,贺臣风明白就是要让他打退堂鼓,就是要让他放手的,“你不清楚,我清楚就行了!是,或不是,不是你曲染说了算。”

  就算曲染把自己好像是拖入了染缸里,搞得好像跟全天下男人都有关系,水性杨花那样的,可是贺臣风却是那样的笃定,他的女人,他看上的女人就是绝对的冰清玉洁。

  “贺臣风……”

  “跟我走,以后不管我在哪里,你就在哪里,若是因为孩子的缘故,你躲我,你想借贺瑾航逼退我的话,不可能了,趁早打消这个念头。”

  此刻的贺臣风是那样坚毅坚定的凝视曲染,目光一瞬不瞬的给予了曲染不少压逼感,他绝对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可正因为贺臣风是如此的认真,曲染才会有压力,甚至来自于贺臣风那样对她的信任,仿佛在他眼里,她是那样十全十美,完全值得信任的人,这样的眼神令曲染无地自容。

  甚至,曲染也会痛恨自己的命运,原本应该是这样的,就算是不确定还能活多久,就是因为时间不多了,就应该在有限的时间内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的。

  只是,越是贺臣风对她认真的,曲染不想招惹他,更不想拖累他。

  “我不是借由贺瑾航逼退你,我没有理由要逼退你啊,如果你不介意我有多个男人在身边,那就一起玩玩吧,不是听说你贺臣风很开放么,就三人行试试看吧,哦,不对,是四人行,单宇阳那个臭小子,我也是放不下的。”

  她说得那般不堪,令自己难堪,也令贺臣风难堪,但是贺臣风似乎早就已经知道她是什么德性了,早已经不会因为她三言两语就放手了。

  尤其此刻贺瑾航牢牢将她搂入怀中,紧揽在胸膛的举止就已经是胜过了一切,他对曲染已是至深的了解,很清楚曲染的个性就好像是多刺的刺猬一样,疯狂起来连自己都扎,可是贺臣风却不愿意她受一点点伤害。

  “曲染,不管怎样,我和你一定要走到最后的。”

  他这话是对曲染说的,也是对自己说的,他爱这个女人,所以爱她的一切,也想要不顾一切,不惜所有的和她十指相扣白头到老。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