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厚颜无耻的求她
  

  ()

  即便这话是贺瑾航说的,但汤可晴到这个时候依然还是将所有的错误与怨气都撒向曲染。

  “说什么我们是最要好最要好的朋友,狗屁!真要是朋友的话,会抢我的男人吗!”

  “如果今天我们的位置互换,我是你的话,你的男人,我绝对望都不会望一眼!可你是怎么待我的,你说,你是怎么对我的!”

  汤可晴言辞里有不少怨恨,是真的有怨气。

  曲染虽然无力,似乎也无从去解释,可心下是担心汤可晴的,“事情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怎么可能跟你争抢?”

  她不是那样掠夺性强悍的人。

  “你不要说了,一个字也别跟我解释,以后,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你更不是我的朋友。”

  汤可晴是燥脾气的人,说话心直口快,情绪一时间也很难控制,或许不全是真心话,但话语就是那样很无情砸向了曲染。

  汤可晴怒气冲冲的离开,曲染是一身难受的伫立在原地,没想到就在她快要死了,快要彻底活不下去的时候,居然会和自己好几年的朋友闹掰了,这种心情难以言喻的悲痛。

  贺瑾航也是冷凝嫌弃的眼神飘向汤可晴,明摆着就是觉得汤可晴是不可理喻的。

  良久,曲染才能哭出来,泪水汹涌奔腾的面庞上肆虐的泛滥,“贺瑾航……你害死我了……我和可晴那么多年的感情,就因为你就这么破裂的话,我恨死你了。”

  知道汤可晴暗恋喜欢的人是贺瑾航之后,曲染就与他刻意的保持距离,可谁知贺瑾航却是对她紧追不舍的,活像是非她不可。

  但这样的追求却让曲染倍感压力重重,喘不过气来,可贺瑾航是不会跟她计较这些无理取闹的指责,“如果汤可晴因此和你友谊破裂的话,这种朋友不要也罢,不是你的错,曲染,别活得这么累,不需要处处都迁就别人。”

  甚至,贺瑾航也了解一些曲染的情况,原本后妈对她还不错,可自从曲荣山的公司快要破产,丢下一个烂摊子,等着被收购的时候,林月琴就彻底变了。

  “进去休息吧,去国外治疗的事情,我不会放弃的,你必须去。”

  贺瑾航是霸道的决定了一切,沉沉的言辞里全是认真的劲儿,令曲染几乎是无从抗拒的,等到曲染清醒的时候,贺瑾航竟已经离开了。

  曲染满心的惊慌与凌乱,想要打电话给汤可晴解释清楚,也想着汤可晴这个时候根本就听不进她的话,甚至想着深更半夜打电话给邓允帮忙解除误会。

  可是,到最后,曲染却什么都没做,也许,误会也是好的。

  万一将来她是那样猝不及防的离开了他们,至少可以让汤可晴不会那么的悲伤难受。

  ……

  而曲染的情况目前是只有贺瑾航与曲英杰知道实情的,曲英杰也终于明白了曲染与贺臣风选择分开的理由,原来不是不爱了,也不是被阻挠才会放,而是她自己出了难以逆转的状况。

  这样的状况令曲染害怕,又抗拒所有人的帮助。

  但曲英杰却必须去找贺臣风,只是贺臣风自从与曲染之间算是彻底划清界限之后,有关于她的一切事情,贺臣风都不想理会。

  曲英杰没法见到贺臣风的时候,只能不得已找岳芯蕊帮忙。

  可岳芯蕊见到曲英杰,依然还是很痛恨,很自然而然的讨厌,“你他妈的真不要脸,全家都不要脸啊,你有事找我干嘛啊,我和你什么关系呢!滚远点给我!”

  岳芯蕊是这家酒吧的常客,以前在没有发生那样事情的时候也是最喜欢光顾这儿的,才会和曲英杰相识,曲英杰只要一来就能见到这个喝个烂醉的女人。

  但是,即便是喝个烂醉,岳芯蕊瞅见曲英杰的刹那,依然还是能把他骂个狗血淋头……

  “帮我找到贺臣风吧,我有急事要见他。”

  曲英杰从来没有这样低声下气的求过别人,可是在岳芯蕊面前,以前是那样和这个女人对着干,互看不顺眼,然而自从发生了宫耀的事情之后,或许在曲英杰的心里也是心生内疚的,所以态度也是格外的好。

  “那你去找他啊,找我干什么!滚远点啊,再不滚,我就要发飙了。”

  岳芯蕊一直以来就是那样的暴脾气,这会儿曲英杰是纠缠着不放,她愈发的火大。

  曲英杰也是决心要找到贺臣风,继续是放低姿态的恳求,“岳芯蕊,帮我一下,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找他,拜托了。”

  以前他是多么的称王称霸,就算是家境不如岳芯蕊好,可是他燥怒火爆的脾气却和岳芯蕊对着干,干着干着果然就是干出问题来了。

  岳芯蕊对他怀恨在心,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听从他的,“你说什么,拜托我啊!我没听清楚,你大点声啊!你说你求我,你说你跪下来求我,拜托我找到我表哥,你说啊,说了我就一定会让你见到贺臣风。”

  像曲英杰这样的人,想要见到贺臣风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尤其贺臣风根本不想见曲英杰,曲英杰想要做的事情是难上加难了。

  听到岳芯蕊这话,曲英杰也是面色大变,没料到她比以往更加的恶劣,凶悍,她就是那样撒泼的欺负人。

  尤其岳芯蕊一想到上次在曲英杰住院的病房里,林月琴对她的态度,她就格外的恼火,想抽人了,这口恶气正是可以借由曲英杰给发泄出去。

  “别说是跪我一下,就算是拜九叩的跪我天夜也不为过,要不是你的话,我至于变成现在这样吗!”

  岳芯蕊不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也不是因为一点事情就会要死要活的人,虽然这不是小事,但岳芯蕊内心也是强大的,但始终她有无从发泄的怒火凝聚在心底,每次想到这件事愤怒的火气便油然而生。

  “岳芯蕊……”

  “跪啊,你忘记你们对我造成的一切伤害?”岳芯蕊蹙眉,面色凝重,她看向曲英杰时的痛恨,仿佛就算是让曲英杰长跪不起也无法解除他心底的痛快。

  始终,曲英杰也是内疚丛生的,若不是曲染现在的情况特殊,曲英杰不会像此刻这样厚颜无耻的前来求岳芯蕊帮忙。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