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没捞点什么吗!
  曲染以前与贺臣风在一起的时候,她早就预料到了会被贺家的人逼迫,可这一次是被逼入了绝境,她无路可走了。

  尤其,让曲染更加确定自己与贺家有孽缘的是,贺臣风的未婚妻颜雅真竟然找上门来了。

  她最近可是“惹祸上身”,尤其居然还迎来了贺臣风的未婚妻。

  颜雅真倒也是个落落大方的女人,至少看上去还算是符合“名媛千金”的称呼,身材高挑,凹凸有致,妆容也很精致,不过,骨子里就是有着属于名媛千金的傲气,尤其看向曲染的眼神,不仅仅是傲慢无礼,更是轻蔑至极的眼神。

  颜雅真轻佻的目光打量了曲染一番,从头至脚眼神是倨傲的扫视,“曲染小姐是吧?”

  曲染之前没有见过颜雅真,只是从单宇阳的口中说起过她的名字。

  “你是……”

  曲染疑惑的询问。

  可这个问题没有困扰曲染多久,颜雅真立马自我介绍,“你好,我是颜雅真,贺臣风的未婚妻。”

  她一点儿也不觉得有任何羞赧之色,哪怕贺臣风根本就没有承认过她,颜雅真依然还是以贺臣风未婚妻自居。

  “不认识我,贺臣风总认识吧。”

  说着,颜雅真已是步伐轻盈又婀娜的跨进曲染的房间,她租住的地方并不好,无论是环境还是条件是很恶劣的。

  “听说贺臣风是很喜欢你,据说爱到要和你结婚,非你不可的地步,原本我也很犯愁,可是看到你住的地方,我觉得自己多虑了。”

  颜雅真仍旧是瞧不起曲染的姿态,目光狠狠的扫过曲染的房间,“和贺臣风在一起,你就没捞点什么吗,住这么破烂的地方,贺臣风的心真狠。”

  她故意讽刺而来,不高不低的言语听似就是那样的平静,也似乎在彰显着就算曲染是贺臣风爱的女人,她也不怕,丝毫没有畏惧感,也不怕自己与曲染比较,仿佛怎样都能把她给比下去。

  曲染不想和她打交道,毕竟她与贺臣风已经是过去式,“既然是贺臣风的未婚妻,你应该清楚我和他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回去吧,我这儿以后还是少来为好。”

  她也极力的保持冷静镇定,其实心下既是惶恐的,也很沸腾翻滚,好像自己就是不要脸的小三。

  尤其,颜雅真也不客气,“还理直气壮呢,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

  颜雅真是越说越冷嘲热讽的,瞅向曲染的神情里,恍如是越来越把曲染给踩在了脚底,潜意识里就是要让曲染明白与她之间的距离,那是曲染所无法比拟的。

  曲染却也怒了,“你不要侮辱我妈,必须给我立刻道歉。”

  她不能容忍任何一个人羞辱她的母亲,可也是在这个时候曲染才明白,原来两人都有了“误会”,颜雅真收敛了所有的讥诮,严肃的警告,“你最好给我转告林月琴,我爸的确目前是单身,但我不允许她勾引我爸,觊觎我家的财产!她想要离婚后跟我爸在一起,不可能!我第一个就不允许她跨进我颜家半步。”

  听到林月琴的名字,听到颜雅真的警告,曲染有那么片刻不能开口说话,几乎是不置信的。

  良久,她才机械的开口,“你说什么……”

  “别给我装蒜!你跟我抢男人,你妈跟我抢老爸,你们娘俩简直不要脸到了极点啊,趁着我还没彻底爆发之前,你们两个最好给我立马收敛,否则的话,我不会对你们客气!”

  颜雅真在富裕的家庭里长大,这个时候在面对穷酸的曲染时,她的态度是格外的有优越感,像是很轻易的能把曲染踩在脚底下。

  曲染始终还是很久都不能接受,原来林月琴婚内出轨的对象竟是颜雅真的父亲……

  这几乎就是一场闹剧。

  至于贺臣风,颜雅真仿佛是更加有信心,“我和贺臣风很早就认识了,他的性子我很清楚,花心,喜欢寻求刺激,男人嘛,尤其是像贺臣风这样有成就的男人想要在约定的婚姻之外寻找刺激也很正常,我选择原谅。”

  颜雅真说得可是大方大度的原谅“出轨未婚夫”,“所以,你省点力气吧,贺臣风他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不可能为了你,放弃贺家的一切。”

  或许就是因为有苏文柳和岳巧莲作为最坚强的后盾,颜雅真是没把曲染这个对手看在眼里,甚至到这一刻,她只觉得是贺臣风玩玩而已的对象。

  而曲染也看得出来颜雅真的自信,分明是没把她当成对手的。

  “听说你爸因为你妈出轨的事情住院了,如果需要钱,跟我开口,本小姐多少钱都可以给你,但最好管住你妈,要是敢继续偷偷的约会我爸,勾引我爸,有她好看!”

  颜雅真这一回见曲染,主要是因为林月琴与她父亲的事情而来,顺带来见一见这个传说中贺臣风弥足深陷的女人。

  的确,颜雅真有注意到她的不同,与以往围绕在贺臣风身边的女人不一样,她清新干净,看起来就是那样单纯,似乎和她在一起是很舒适的,这大概就是贺臣风觉得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吧。

  曲染不想和她辩驳,也不想与颜雅真起冲突。

  这个时候任何的驳斥争执,都是毫无意义的。

  可是,颜雅真今天前来对曲染的冷嘲热讽,显然还是没说够,补充,“既然长得不像狐狸精,就别干狐狸精的事儿!就你这样的,即使我们不反对,让你和贺臣风在一起,迟早也会被贺臣风甩掉。”

  “说够了吗,颜小姐,说够了就走!今天在这儿骂我狐狸精,我不跟你计较,因为我知道你以后肯定要和无数个像我这样的狐狸精打交道,就贺臣风那样的,不安于室的男人,不可能只有一个女人,你就等着躲在被窝里哭吧,祝你好运。”

  最后曲染这话才是最大的反击。

  豪门水深,进去难,生活也很难,表面上看起来光鲜亮丽的,一个个衣着华丽,举止优雅,可是豪门里你争我夺的戏码不会少。

  尤其像贺家如此大的大家族,生活在这儿的人可想而知并不是表面上那样体面,生活得很好,至少曲染从贺臣风眼底偶尔流露出来的寂寞神情,就知道贺臣风其实也是有孤寂的。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