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和别人有染

第一百三十一章 和别人有染

  贺臣风面色已是至极的难看,可颜雅真却是无所畏惧,“喂,你要不要去喝酒啊!走啊,一起,你失恋,我单相思,其实凑一块,挺好的。”

  贺臣风这臭小子可知道,她真的喜欢他喜欢了好长好长时间,甚至有时候颜雅真也会胡思乱想的,或许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贺臣风的青睐,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喜欢有可能都会成为奢望。

  果然,即使颜雅真不像其他女人那样妖娆恶心,但贺臣风就是没法爱她。

  瞥见贺臣风起身离开,颜雅真紧随其后,“去哪啊,带上我啊。”

  “去你的,滚一边去。”贺臣风可当真是没有一点点怜香惜玉的意思,足够粗暴,足够冷漠,也足够绝情。

  颜雅真只能看着贺臣风的背影,越来越朦胧的消失在她的视线里,仿佛犹如她与贺臣风目前的相处模式一样,纵然是双方家长都点头同意的婚事,可两人的未来却是朦胧看不清楚的。

  ——

  这边贺臣风在分手之后看起来不太好,至少性子明显有了大的转变,愈发的冷漠寡言了。

  而曲染在分手后,更是不顺,再不顺。

  曲荣山在林月琴每天唠叨,斥责,怒骂的强压之下,终究是身体顶不住,心脏病发作了,幸好被送去医院的时候还算是抢救及时,捡回了半条性命,可是这次曲荣山的情况并不如之前那样的简单,心肌缺血严重到随时都有可能死亡的地步了。

  “爸,怎么会这样?”曲染匆匆来到医院,亲眼见到曲荣山苍白无血色的面庞时,至极的恐慌与害怕疯狂而来,曲染清晰的觉察到了来自于曲荣山身体的虚弱。

  曲荣山疲惫的睁了睁双眸,艰难的开口,“染染……你来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别说这些,爸,你不会有事的,我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康复的。”

  她要父亲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健康,有魄力。

  可是,曲荣山很清楚自己的身体,“染染……我知道的,我的身体自己明白得很,你不要安慰我,可是,不管怎样,我不会放弃,见不到林月琴那个贱女人得到报应,我不会死的……”

  忽然间,曲荣山在提到林月琴的时候情绪就格外的激动了。

  “爸,是我做得不好,当初我就不应该允许让她们搬回家里住,否则就不会出这么大的事。”

  一想到当初她的傻劲儿,以为就算失去了曲家的公司,即便是曲家破产了,可房子赎回来之后,他们还是可以像以前一样是一家人,毕竟是在一起生活了那么长时间,可曲染却没想到林月琴比她想象中的还不简单,几乎是不要脸了,竟然背着父亲在外头出轨了。

  “我要去弄死那个女人,居然敢骗我……她骗得我好苦……”

  同床共枕了二十几年,竟然到现在才发现原来这个女人是那样的蛇蝎心肠,不仅仅是在大难临头的时候落井下石,居然还在外面勾搭上了别人,早就有想法要和他摊牌了。

  “爸,你冷静点,也许事情并不是这样。”曲染也不太敢相信这个事实,毕竟林月琴有时是尖酸刻薄了点,可至少看起来不像是那样风骚的人。

  “我都看到了,染染,是我亲眼看到的,那个该死的女人,奸夫*,我不会放过他们的。”

  男人,不管是年轻的男人,还是年老的男人,最忌讳的就是被戴绿帽,可偏偏林月琴居然不要脸到这地步,一把年龄了还在外头勾人。

  曲荣山此刻是不冷静到了极致,越是情绪波动,就越对他的病情没有任何的帮助,甚至还起到了坏事的效果,“染染,你放开我……”

  曲染无奈,却必须耐着性子安抚曲荣山,她倒是能理解曲荣山这种心情,当时单宇阳和徐潇潇婚内出轨的时候,她的情绪也是难以纾解的抑郁,好在那个时候身边有个贺臣风时不时地撩拨她,他也像是魔术师一样驱走了她内心的烦闷与难受,她才能渐渐地走出那段困境。

  因此,曲染明白这个时候的曲荣山是一定需要一个人来开导他的,“爸,你听我说,别这样,冷静下来,你要明白,现在若是你死了,最开心的就是林月琴,因为甩掉了你这个大麻烦,她和奸夫一道不知有多高兴。”

  “所以,坚决不能让自己出事,让我去见见林月琴的情夫,我会替你传达意思的……”

  这种事情发生了,若是什么都不做的话,无论是曲染,还是曲荣山都不能心服。

  “你别管,曲染,这件事情你管不了,我要出院,你替我马上办理出院手续,我要马上去搞死这两个不要脸的东西。”

  曲荣山也是无意中才发现了林月琴和别人有染。

  “爸!”曲染的语声里意味深长了。

  “听我一句好不好,你死了,我怎么办,曲静怎么办,我们说过一定要找到她的。”

  曲染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妹妹曲静的事,可是始终没有消息,就算有消息,也是错误的讯息,但曲染却从来没有灰心过,依然还是抱着坚定的信心。

  曲荣山也明白有责任在身,“染染,我对不起你们姐妹两个,我这辈子唯一的错误就是娶了林月琴这个贱人,我错了,染染,我错得离谱,我没办法原谅自己……”

  这个时候就算是后悔懊恼也没用了,一切都太迟了。

  面对曲荣山的自责悔恨,曲染也有不少感触,虽然不是父亲的错,但是,是跟他有关,没有林月琴的话,当初或许曲静就不会走丢。

  林月琴还没有进入曲家的时候,曲静虽然还小,可是对林月琴很排斥,就是打心底里的不喜欢她,或许在超市里的走丢就是因为不想看到林月琴才会躲起来吧,躲着躲着就走丢了。

  想起曲静的失踪,回想起来,曲染就格外的害怕,甚至还会想到当时她的难受,责备,悔恨,小小的心灵里充满了畏惧与惊恐。

  林月琴这些年来藏心思藏得很深,对她的好,到头来全是假的,只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也只是为了从曲荣山这儿捞好处罢了,不然,怎么会在曲荣山出事后就立马变脸,甩手走人,所有的恶劣狠毒全暴露出来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