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临时男人
  曲染懒得跟他解释,“你别管我这笔钱拿来做什么用,一千万,我们就复婚,否则,其他免谈。”

  这一次向单宇阳要钱,她是理直气壮的。

  不仅仅是单宇阳要求她事情,更是之前的婚姻,他的确是应该要做精神赔偿的。

  “曲染,一时半会我拿不出一千万,但是,我跟你承诺,在未来一年之内,我一定会给齐你这一笔钱,前提是你必须和我复婚,我们马上把离婚证拿回来。”

  单宇阳认真的提条件,他看起来很严肃,似乎也能隐约觉察到来自于单宇阳的危机。

  一年,不长不短,也可以说是很短的时间,一眨眼的功夫罢了。

  可是,曲染却不确定自己到底能不能坚持一年……

  “不行,我必须要一千万,如果你给不了,就别来找我。”

  曲染回想起了之前贺瑾航跟她建议的,或许国外能够寻找一个好的突破方式,能够将她的病情治好,但希望却也是很渺茫。

  对于曲染而言,即使是再渺茫也必须试试看,可这试试看的前提却是需要一大笔钱才行。

  为了活下来,哪怕是能有一丝丝的希望活着,她这一刻是变得“贪婪”了,也不顾一切了,仿佛单宇阳也是这颗救命稻草。

  单宇阳眉心拢得更深,明显就是不解曲染为什么忽然间好像很缺钱的样子。

  “曲染,不如这样,你要是急着用钱,这些你先拿去……明天我让邓允再送一笔过来,可是这周我们一定要复婚,我答应过你的钱,一定会给你的。”

  单宇阳言辞里充满了急促感,分明这个“复婚”对他的未来是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一刻急着塞一笔钱至曲染手中,试着让曲染心软答应他的要求。

  曲染心知肚明单宇阳的急切,他越是急,她越跟他耗,“一千万!一分都不能少!你这点钱,是把我当乞丐吗?我曲染原来在你眼里一直就是个摇尾乞怜的人,一点蝇头小利就能随便打发走,难怪在当时你那样明目张胆的出轨徐潇潇。”

  说着,曲染将刚才单宇阳给她的一笔钱重新扔回了他的手中,举止坚决,眼神里更是坚毅的。

  “不是,曲染……”

  “既然你急着复婚,一周之内,什么时候给我的账户打了一千万,什么时候我就跟你去把离婚证领回来,我们复婚。”

  曲染说完便转身,背影是异常的刚强冷硬,她其实可以想象到单宇阳是绝对不会给她这一笔钱的,就算是迫切想要利用她,也不可能慷慨到这地步。

  的确,单宇阳一时半会是掏不出这一千万的,但却必须和曲染复婚,否则,他在单家的地位不保,最后肯定是由单易飞来继承所有单家的事物。

  单宇阳与曲染出来的时间太长,汤可晴有些担心曲染会不会被单宇阳欺负,可没想到他们两人果然是在讨论复婚的事情。

  汤可晴怒气逼人的冲上前去,“别说是一千万,你他妈的就算是给曲染一个亿,曲染也不会跟你复婚!起码身为曲染的朋友,我一定不会看着曲染继续遭你的罪,妈的,在你们单家她还没吃够苦啊!”

  或许单宇阳的母亲倒是没给她苦受,可是一个男人让女人独守空房,尤其不仅仅是独守空房,竟然还找上了以前的旧情人,和旧情人上床,复合……

  这样的事,任何一个女人都受不了的。

  “曲染,你给我脑子清醒点,这个男人曾经是怎么逼你离婚,怎么羞辱你的,你要给我重新记起来,他绝对不值得你复婚。”

  汤可晴一直就是看单宇阳不顺眼,表面看上去好像温文儒雅的,可实则就是个败类,彻头彻尾的人渣。

  曲染见汤可晴激动,便也准备和她离开,停止这一切的谈判,争执。

  此时此刻,任何的争执争吵对她来说都是奢侈的,曲染甚至都不确定自己下一秒会是什么结局,死亡?还是能一如既往的呼吸着?

  这其中有太多太多不确定的因素,无法预料。

  汤可晴被曲染适时地制止,却是不满极了,“喂,曲染,我跟你说,你不要拉我,这次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你也是,为什么这么蠢啊,难道你不知道他跟你复婚不是因为爱你才这样做的,他肯定是有其他目的!”

  汤可晴把单宇阳这个混蛋是从头至脚的看个透彻了,一有事就找曲染,没事的就是就一脚把她给踢开,这样的男人留来有什么用!

  始终相较于汤可晴的激动,曲染是很平静的,“我不也是有目的的。”

  她需要钱。

  有钱什么都能做。

  汤可晴忍不住厉吼,“你需要钱是吧,明天我就给你打钱到账户上,还有,你跟我说,你是不是为了钱什么都能做!”

  果然是认识了四五年的朋友,曲染的心思,她是一眼就看穿了。

  “曲染,你要是能为了钱什么都能做,你找贺臣风啊,就算找临时的男人,随随便便一个也比单宇阳强,一千万,贺臣风定然会眼睛都不眨的给你,你又何必跟单贱男交易!”

  汤可晴越说越激动,“我手头上暂时是没有一千万啦,全部冻结在那该死的股票里了,但是我手头上能有多少我就给你多少,甚至我卖首饰卖包卖衣服,都会把这一笔钱给你凑齐,你答应我,你不能和单宇阳复婚,难道你在他那的亏还吃得少呀!”

  如果是贺臣风的话,汤可晴定然会举双手赞同。

  可这人换成了是单宇阳,这样有“前科”的男人,犯了第一次错,就一定会犯第二次,第三次错,曲染跟着他只有苦受。

  即便曲染或许也是为了钱才答应和她复婚,可单宇阳阴险狡诈的家伙短时间之内是不能和曲染离婚的,他那样的定然是想家里的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这样的相处模式,即便是在不喜欢对方得情况下,对于女人而言也是一种折磨吧。

  听着汤可晴愈发认真又一本正经的话语,曲染深知汤可晴较真了,“可晴,干什么呢,我跟他闹着玩,耍他玩的呢,你说单宇阳那样抠门的男人怎么可能给我一千万啊,我要一千万干什么呢!难道拿一千万给林月琴和曲灵她们去挥霍啊!我可没这么伟大。”

  曲染唇角努力挤出笑容,试图来化解此刻汤可晴心底的疑虑与担心,她不要让汤可晴担心。

  有可能未来有一天,她若是毫无预警的离开,可能最担心她最想念她的人就只有汤可晴了。

  即便曲染这么说,汤可晴心里还是挺乱的,仿佛是没法去相信曲染的话,她明明刚才看起来就是需要一笔钱的,甚至……汤可晴也会不由自主的想这,她该不会是因为对单宇阳放不下,心里真的想着要复婚吧。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