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一百零一章 是她逼离婚的
  这个交易,岳巧莲也算是暂且答应了。

  目前她最想要“除掉”的就是曲染,要让她一辈子都别想再跟贺臣风沾身。

  苏文柳尽管也清楚曲染和贺臣风的不适合,但始终若不是万不得已,也不想去伤害曲染,毕竟,曲染的善良好心是苏文柳喜欢的。

  苏文柳再次找上曲染的时候,尤其还是单独要求和她见面时,曲染就明白苏文柳想要做什么了。

  “我们家的臣风小子啊,每天在我耳边说着曲染染这个女人多好多好的,说得好像是天上有,地上无,好像全天下就只有他这么一个女人,说得我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苏文柳悠悠的开口,诉说着贺臣风在家里的行为,此刻她唇角也是染笑的,笑容里仿佛都是幸福感,这样的幸福感是模仿贺臣风,其实苏文柳很清楚每当贺臣风在提及曲染的时候,他的脸上有多嘚瑟,心情有多么的愉悦畅快,但今后暂时有一段时间可能都无法看到贺臣风那样舒心的笑容。

  曲染也听着,不动声色,似乎就是在等待着苏文柳此次前来的真正目的。

  “我明白臣风对你的感情,可是,曲染,这一次,我可能要食言了,你和臣风终究是不适合的,就算我不说,你也应该明白你们之间的不适合。”苏文柳语声沉重,一字一顿的言辞里贯穿着严肃,无比的严肃。

  其实,她不想对曲染这样残忍,可是现在的残忍跟往后的残忍比起来,苏文柳宁愿现在曲染和贺臣风先受伤,在伤过之后,伤口自然而然的有一天会愈合。

  “染染,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就算暂时拥有,可有一天,终究还是会失去,让你离开臣风,我也很内疚,但是却不得不这么做。”

  贺老太太始终也是有为难的,仿佛有满满的难色写满脸上,她不是完全想要伤害曲染的。

  曲染听着头,反而之前在面对岳巧莲嚣张跋扈,鄙夷奚落的态度时,她并没有如此的难过,反而在面对面的听着贺老太太极为礼貌,也很为难的语声时,曲染的愧疚加深,其实最不应该的就是她,明知道和贺臣风之间的距离,却自不量力,套用别人看好戏的话就是,灰姑娘想要挤破脑袋入豪门,飞上枝头想当凤凰。

  “老夫人,我明白的,我和臣风早就在你找我之前,我们就结束了。”

  贺臣风这一次铁定是真的生气了,毕竟,她是一个让人很失望的人。

  “曲染,虽然我不看好你和臣风在一起,但你可以和臣风一样叫我奶奶,以后有什么事情,能做的我都可以帮你,但是,奶奶唯一的要求是,再也不要和臣风有任何瓜葛了。”

  既然注定不能在一起的话,还不如早点放手,早点忘记彼此,才能重新开始。

  曲染点头,毫不犹豫的答应,只是眼泪竟然却在这个时候很不争气的落下,她不想哭,却偏偏泪水疯狂落下,在贺臣风奶奶面前,她就好像是死皮赖脸的赖着贺臣风不想放手。

  她急急忙忙抹去眼泪,“对不起,老夫人,我知道怎么做的,以后不会和贺臣风见面,不会和他有任何交集……”

  言语也是倾注了悲伤,却在极力的掩饰。

  其实就是在这个时候,贺臣风奶奶更加的可以确定曲染的人品,她是个不错的女人,若不是结过婚,有过婚史,家庭背景远远不如贺家的话,或许,将来贺臣风有她,会很幸福的。

  只是,总会身不由己的事情,无法圆满。

  苏文柳伸手抱紧了曲染,“对不起,曲染,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

  是她这么无情的让他们分开,这一刻就算明知道是亏欠内疚的,依然还是毅然决然的让曲染离开,苏文柳也不好受。

  ——

  曲染的难受,在苏文柳和她的助理离开之后,难受疯狂的翻涌,好似如大风大浪般卷起,活像要将她给吞噬一般,原来真的可以如此的心痛,那样痛不欲生的感觉几欲要停止了她的呼吸。

  曲染紧紧的捂住胸前,泛滥的疼痛已开始蔓延遍布全身每一个角落,前所未有的疼痛深深的积压在他的心底,这一次苏文柳的找上门,她有预感,绝对不会像岳巧莲那样的简单,即便是收了钱之后,也还能和贺臣风好上一阵子。

  这一回,是必须要断个彻底了。

  曲染被苏文柳要求离开贺臣风的事,全部落入了单宇阳眼里,没料到来找曲染,竟然还能见到贺老太太。

  “哭什么哭啊,我不早就告诉过你,你和贺臣风是绝不可能的。”单宇阳慢条斯理的开口,神态和言辞里有不少幸灾乐祸的成分,明白着就是在取笑曲染。

  一度陷入悲痛与难受中的曲染,耳畔响起熟悉的声音时,看到单宇阳的刹那,难过仿佛开始顷刻间转变成怒气,也更加执拗的不愿意在单宇阳面前哭,像是在抹去哭过的痕迹,速速的擦掉眼泪,口气不悦的说,“你又来干什么!单宇阳,我真的不明白,你这样阴魂不散缠着我不放是什么意思!”

  要知道当初要离婚,婚内出轨的人是他,现在紧缠不放算什么。

  单宇阳一听,火气沸腾,“曲染,你是真不明白,还是装不明白啊!我想和你复婚,我不要离婚了,我后悔离婚了,当初要不是你和贺臣风在一起激怒我,我怎么可能冲动的去签字,不可能的,我是不可能去签的。”

  单宇阳紧蹙的眉梢间跳动着火焰,狠狠的攫住了曲染肩膀,他的态度很硬朗又很狰狞,尤其来自于单宇阳脸上的神情认真又凶狠到令曲染后怕。

  “曲染,你要是没和贺臣风勾三搭四的,我当时不会放弃你的,是你让我失望了。”单宇阳低低的开口,这话语里是没有一丝丝惭愧之意的,全然被怒气所取代,也把所有的错误都推给曲染,仿佛他们变成这样,离了婚,都是因为曲染的错。

  曲染听闻,一时半会当真不知该说什么好,隐约觉察到这个男人已是彻底丧失理智,完全不像以前的他,以前的他或许是婚内出轨,但也不至于厚颜无耻到这个地步。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