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甜妻热恋中 > 第六十四章 始终没等到她
  曲染在极致愤怒之下做出的冲动行径丝毫没料到会被贺臣风撞见。

  尤其伴随着单宇阳的兴奋度是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无法控制,见到曲染这样“主动”的接受单宇阳的爱意,单宇阳格外的自豪,“我就知道你喜欢我的,你和我离婚还不是因为和我赌气对吧……”

  是的,一定是这样的。

  单宇阳眸底里载着不少得意之色,一副将曲染从头至脚看个清楚明白的样儿,好像就是那样的笃定曲染始终还是爱着他的。

  听着这样的话,曲染已经在心底把他给骂个一百八十遍了,彻底不知廉耻的家伙,但脸上却是鬼使神差般的,配合的笑容。

  “是啊,就是跟你赌气呢,因为你太可爱了,太值得我爱了……”

  真他妈的可爱到了极点。

  她笑得没心没肺的,在贺臣风的角度,看向曲染的笑容,就是那样的灿烂如靥,如此的笑,是在他面前不曾有过的,此时此刻的贺臣风却不得不去怀疑自己爱人的能力,就算他已经努力了,却始终没能得到这个女人的心。

  贺臣风这一刻不管曲染的话语是真心,还是赌气,心下已经是无法压制的难受。

  “要做.爱就回自己的地盘去做,别污了我的地盘。”

  贺臣风冷冽又愤怒的言辞砸向正在“缠绵恩爱”的曲染耳畔,听到贺臣风的声音时,她所有的笑容僵硬在脸上,连全身上下也立马给僵直了。

  她真的是疯了,刚才的行为……

  这一刻,曲染心下大叫不妙,可是她竟然连回头望向贺臣风发声之地的力气也没了,很被动的没去推开单宇阳,只有心脏在狂乱的蹦跳。

  可是,单宇阳却在这个时候俨然是占据了上风,继续得意洋洋的,甚至是幸灾乐祸的从曲染身上缓缓的起来,也即刻握紧了曲染的胳膊,亲昵的紧贴在一块,看似异常的甜蜜。

  曲染则是傻眼了,仿佛任由着单宇阳怎么做,她就是没有反应,忘记了推开这个混蛋,就那样傻乎乎的眼神望向贺臣风。

  贺臣风眼神如炬的逼向曲染,眸子里跳动着旺盛的火焰,他是在责备曲染的,也是有诸多的火气难以浇灭。

  不管曲染到底说的是不是真心话,但贺臣风其实很清楚,曲染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是不快乐的,若不是他勉强的话,可能两人根本没有任何的交集。

  “抱歉,贺少爷,这段时间我老婆给你添麻烦了,如果贺少爷有什么要求,你尽管开口,我单某人一定会竭尽全力的满足你的要求。”

  单宇阳轻悠悠的开口,慢条斯理的口吻里好像他是多么的绅士风度,是多么一个正人君子。

  这话也无疑是让贺臣风心底撩起了愈发大的火气,空气里的气氛格外的令人窒息。

  而曲染也是在这个时候被所谓的“老婆”称呼给震醒了,和单宇阳相处几个月的时间里,他从来没有如此叫过她,现在倒是装模作样起来了。

  曲染也终于找回了声音,“单宇阳,你发什么疯,你给我滚。”

  她没料到单宇阳除了渣之外,还有更渣的时候。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单宇阳已经恶毒到了他不要的女人,别人也不能给这个女人幸福吗?

  如果单宇阳是这样想的话,她会比他想象中还要过得更好。

  可是,单宇阳是绝对不会让她好过的,“染染,干什么呢,现在事情既然已经曝光了,就没什么好隐瞒的啊。”

  说着,他还刻意扭曲事实地揽紧了曲染的肩膀,耀武扬威之意的向贺臣风挑衅。

  贺臣风周身的气压是越来越低,情绪在濒临爆发的边缘。

  “不是,贺七,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他在陷害我,他就是想要陷害我……”

  曲染急急地开口,想要解释,但越说到最后,看进贺臣风眼底的不信任,那样漠然至极的眼神。

  “贺七。”曲染喉间发热。

  “滚!”

  “贺臣风,你就这么不信任我!”曲染也无疑是失望的,只是刚才她和单宇阳的举止也确实是让人很难以信任的。

  单宇阳则是拖拽着曲染离开。

  “你放手,混蛋,快点放开我,我干嘛要跟你走。曲染拼命的挣扎,却也敌不过单宇阳的执意而为,尤其贺臣风这个时候是肆无忌惮的。

  “刚才还说很爱我,你这女人怎么说变就变了,如果你是怕贺少怨恨你,你大可不必,贺少身边的女人多如牛毛,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他不会生气的。”

  单宇阳很笃定,这样的话更是要让贺臣风识趣的放手。

  “对吧,贺少。”单宇阳继续挑衅的道。

  贺臣风眉峰之间已经跳跃着渗人的火花,“滚。”

  “贺臣风,我不……我不走,我要跟你解释。”

  其实,贺臣风应该要相信他的,单宇阳这样一个渣男,她怎么可能重新和他复合。

  可是,贺臣风的呵斥他们离开,加上单宇阳的横行霸道拖着她往外走,曲染几乎没有任何的招架之力,除了被单宇阳给拽着离开。

  只是,不管单宇阳现在是什么态度,是耍她也好,是真心想要复婚也好,都不是她想要知道的。

  “单宇阳,你给我放手,别不要脸了,你和我已经结束了,结束两个字你懂吧!脑子给我放清醒点!”

  曲染愤然的甩开了单宇阳,火气冲天的。

  可单宇阳却不想罢手,“该清醒点的人是你才对,你看到贺臣风的态度了没,哪怕他明知道你和我其实已经结束了,对你没有丝毫的挽留,甚至恨不能让你立刻离开他身边,你还不知道自己在他心里完全没有地位吗?”

  “喂,关你屁事啊,有没有地位,和贺臣风好与不好,都不关你事,你给我滚蛋,以后不要惹我,更不要管我的事!”曲染怒吼声激烈,推拒着单宇阳的力道里是难以发泄的愤怒。

  原本,她已经想得很清楚了,不管贺臣风家人多么的反对她,遇到这样爱她心疼她又真心爱她的男人是很不容易的,她想要竭尽一切力量的,不顾所有的阻挠的,坚定的要和贺臣风在一起。

  然而,如果是贺臣风要结束这段感情的话,就算她再怎么死皮赖脸也已经没用了。

  “单宇阳,你真是太卑鄙可耻了,我恨你,我恨死你了,你不爱我,你给不了我幸福,难道你就要毁了我的一切吗?”

  好自私自利的王八蛋。

  曲染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眼底酸涩的胀痛着。

  “曲染,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们复婚吧,我和徐潇潇,我明白了,我和她已经再也回不到过去了。”单宇阳终于愿意开口承认自己的错误,他此刻抱歉的神情与举止都是真心的,是真诚的。

  哪怕他是真的后悔,曲染也已经没了任何感觉。

  当初在和单宇阳离婚的时候,她不是没有想过有一天单宇阳一定会后悔的,甚至,曲染那时候想着到单宇阳回头求复婚的时候,她一定会狠狠的折磨他。

  可偏生现在她连折磨他的心情都没有,完全不想理会这个男人。

  “叫你滚就滚,你究竟要厚颜无耻到什么地步。”

  今天要不是他的话,她和贺臣风就绝对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曲染……”单宇阳还想要解释。

  曲染已经不想听他说一句话,哪怕是一个字也嫌多余。

  只是单宇阳可不会就这么罢手,“你以为贺臣风是真心吗,他马上就要和颜家的千金大小姐颜雅真订婚了,你算什么呢!”

  单宇阳极度鄙夷奚落的口吻,纵然曲染是背对着他的,但依然还是能清楚的感受到来自于单宇阳脸上的轻蔑之色。

  “你们曲家的公司顶多也只能算是个小公司罢了,更何况现在你爸爸惹了一身骚,自身难保,连公司大概也会被人收购,你觉得贺臣风那样的家庭,能让你进他们家的门?别痴人做梦了!”

  单宇阳是百分百的可以肯定曲染和贺臣风没有结果的。

  只是,这些好像跟他没有一点关系吧。

  可曲染也一清二楚的听到了曲家所面临的危机,之前父亲就让她尽快出国,但是曲染却没料到曲家的情况已经恶化到难以收拾的地步。

  曲染就算心下骇然抗拒,但却不愿意在单宇阳面前表面出来。

  只是,单宇阳仿佛觉得目前他与曲染的状况就算看起来好像不协调的,好像也是复合无望的,却很肯定曲染一定会回到他的身边。

  曲染无心去跟他辩驳,想着曲家,以及父亲所要面对的一切,她的心撕裂的难受着,这一刻急于要回家问个清楚明白。

  其实,这个时候的贺臣风,在公寓里他也是在等着曲染回头跟他解释的,或许刚才有单宇阳这个混蛋在这儿搅事没法说个清楚,可这会儿,若是曲染和单宇阳并不是藕断丝连的话,若是曲染的心下还或多或少会想着他贺臣风的话,曲染一定会回头的,可是,她什么都没做,贺臣风也始终没能等到她……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甜妻热恋中》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