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职业挖宝人 > 第十三章 无耻的行贿
  台阶,这些人要的不过是台阶罢了。

  既然邢杰都说要为这些人请功,这个理由不用白不用。

  至于八处上头的人心里怎么想的,其实也很清楚,不外乎是给这个什么储备营一个下马威罢了。军队里都这样,是不是好汉不是看你的隶属部队,而是看你的资历。

  储备营是干什么的,大智虽然没有明说。但是邢杰大概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不外乎就是那些大统领的亲属卫队,这次特意过来镀镀金,和当年叶眉他们所做的事情差不多一样。

  只是没想到经验不够丰富,另外觉得自己的本事比较牛逼,结果没想到一开始就撞到铁板上了。

  不过这些人的运气不错,如果这铁木真背后藏起来的是斯芬克斯或者变异雪豹,白鬼这些,他们这支小队全军覆没都有可能。

  巴尔斯被李四石和杨教授他们留下来了。

  至于大智和老虎则是开始复述整件事情的经过。当然,作为拯救兄弟的英雄,这两个混蛋流露出的则是极度的嚣张。

  当兵的,就是经不得激。虽然大智和老虎对储备营有救命之恩,但是这样嚣张可就惹了众怒。内部斗争不用高的刀光剑影,是条汉子的话,就把塘瓷缸里的酒给一口闷了!

  熊熊的篝火,慢慢的舔着已经涂满油脂的整羊。清香冷冽的青稞酒被巴尔斯全部都给端了出来,作为成吉思汗陵的发现者之一,他的名字将永远被镌刻在那块碑文之上。

  明天邢杰就要和大智他们会八处回报这次的发掘经过。至于铁木真之墓的后续挖掘,将全权交由李四石他们负责。毕竟铁木真当年也只占用了那处遗址的一部分,至于后续的部分,天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竟然没有涉足半步。只使用巨石和金砖来封死,于是堂堂成吉思汗铁木真竟然沦落到给人看大门的地步。

  这真的是让人无法想象。

  “杰哥,这次多亏你了。”

  “说什么废话呢?都是当兵的兄弟,说这些可就太见外了。对了,我还一直不知道你的名字。”

  “杨明,本想和你一起回帝都,但是我这边还有任务。下次吧,我请你去东来顺。”

  “这没问题啊,咱们帝都见。”

  这就够了,都是男人,没必要拖拖拉拉的。约好下一次见面的时间,这就够了。

  当邢杰转身就要离开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些小事,便又停下了脚步。

  “兄弟,你那个康克族的捕猎术那学来的?”

  “这个啊,是我们的教官教的,不过我看你好像也会啊。”

  邢杰点了点头,便不在问什么。教官?嗯,想必是赵雷吧,这个莽汉竟然混到了帝都也不说一声,鄙视他。等到巴桑回来后一定要去找这个家伙去喝一场!

  ……

  整个八处的格局现在已经变得让人认不出来了。前两年意气风发的叶少将,现在一直处于病休的状态。而目前坐在掌门人宝座上的则是老王的父亲,王少将。

  原本以为他老子高升了,老王就会嚣张一些,没想到整个人都变了。以前有事没事就会跑到文秘处,和那些小姑娘在一起逗闷子吹牛逼,而现在虽然依旧和那些小姑娘说笑,但是不管怎么说,却是也收敛了很多。

  资料递交,相互勘验。视频存档,程序交接。

  反正一整天邢杰忙的都是脚不沾地。

  尤其是那副黄金棺和晶状体,被巴桑他们运回来之后就直接入库,并且一直处于最高等级的看管状态。这件东西真的很重要,它是邢杰小队的功勋这一点没错,但是现在邢杰小队可是在王家的麾下!

  这东西带给邢杰的名望,是功勋。带给王家的就是政治上的资本。

  有了它,王代处长终于可以去掉那个代字了。

  王少将的心情是愉悦的,内心是澎湃的。这样的功劳不说多,只要把那个铁木真的陵墓给挖掘完毕之后,自己的那个少将没准有可能也会往上升一下。

  只是当他看到邢杰递过来的报销单时,好心情顿时就化为了乌有。整个心脏都感到一阵扭曲,即便他再不介意钱财,但是看到这一趟的支出费用竟然高达一千万美刀,让他则是再也忍不住拍着桌子咆哮了起来。

  “你这个混蛋,到底在鬼子那边干什么了?竟然花了那么多钱?”

  “也没什么啊,就是买枪,雇佣国外顶级的文物走私贩子,购买情报,等等。诺,您看啊,这个可是全部的详细清单。埃默斯还是看我是熟人,特意给我打了个九折。还有,这钱可是我先垫付的,王叔,你可不能过河拆桥,翻脸不认账啊。我家里可是啃了好几天的咸菜疙瘩了,全家人就等着我拿钱回家买米下锅啊。”

  王少将当初也是在东瀛呆过一阵子的,具体的情况也都知道。再说以邢杰的身家,也根本不屑于在这个上边捣鬼。并且听自己儿子说,邢杰自己还承担了相当大的一部分开支。不说别的,只是说‘海德拉’里的穆勒,他的雇佣价格就是相当的高昂。

  只是理解归理解,但是这个经费嘛,实在是太高了,以后外派的人如果都像邢杰这样干的话,八处的人以后恐怕都要喝西北风了。

  强忍着心疼签上字之后,指了指大门让邢杰赶快从眼前消失。他现在终于是知道老对手叶援朝当时的心情了。邢杰是块宝不错,能给他带来想象不到的丰厚回报,但是这小子也是个惹祸精,花钱阎王。赶走吧心疼,留下来用吧,光是给他擦屁股都能得心脏病。这也是有一得必有一失吧。

  “王叔,这个是在天山那边弄来的青稞酒,巴尔斯酿酒的手艺极为精湛。味道相当不错,你尝尝。”

  邢杰说完后,就把两瓶酒给放到了王少将的桌子上,然后一转身挥了挥手中的单子后就离开了。当然,酒瓶旁边那一方小小的黄金印玺就不用在意了,虽然上边刻着回鹘蒙文,看着好像是铁木真前殿里的随身小玺,但是邢杰不说,谁会知道?没准是巴尔斯自行打造的,想必是作为青稞酒的商标吧。

  这谁说的了准?

  早就听老王说过,他家的老太爷就是喜欢印玺这种东西。既然看见了,那就收了一枚。毕竟这玩意和整个陵墓挖掘的收益比较起来,真的不算啥!

  办公室的门被轻轻的合上了。王少将拿起了那枚印玺仔细的看了几眼。掏出手绢,哈了一口气,轻轻的擦拭了一番后,就小心翼翼的放进了一则卷宗盒子里。

  “这手段低劣到极点的行贿也能干得出来?这个混蛋就是来恶心我的!”

  王少将自言自语了一句后,就拧开了瓶盖,给自己倒上一杯,轻嘬一口。

  “嗯,不过这酒到还是不错。”

  ……

  叶家。

  “这是我给老爷子弄来的酒。还有,这个是我特意给阿姨收的虫草和藏红花。”

  “就没有我什么东西吗?”

  “有啊。五斤今年刚下来的,最纯正的莫合烟。用报纸卷着抽,味道一级棒。”

  “这个是好东西,来,来,来,先给我卷一根。”

  邢杰找来一张报纸,麻利的卷好一支后就直接递了过去。打火机点上之后,就看见头发已经全白了的叶少将在那里极为惬意的抽起烟来。

看过《职业挖宝人》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