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职业挖宝人 > 第一章 回家
  

  不说以后路上的折腾,现在邢杰可是要回家了。

  既然现在阿齐兹报销机票,那么坐个商务舱不算什么吧,不然的话小气兮兮的坐个经济舱,那多给他的组织丢脸不是吗?

  美联合也是堕落了,想象中的堪比维密超模的空姐倒是没有,空婶倒是有一群,这让原本打算过过眼瘾的邢杰大失所望。不过闭上眼想想埃米,再想想伊萨贝尔,心里就冷静了很多,毕竟能和这两个妖孽相比的实在是太少了。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人山人海,彩旗飘扬,嗯,这种情况肯定是没有的,接机的都只有邢杰自己的家人。

  这也很正常,邢杰得罪了一个不该得罪的人,把对方打的那么惨,当时闹得那么大,以至于那个搞建筑的亲戚到现在也没有把工程款拿到手上。

  至此,亲戚对邢杰虽然还达不到痛恨的地步,但是两家以前还算是亲近的关系,现在则是冷淡了很多。

  对此邢杰也只是笑笑,自己搞出来的破事儿还是自己摆平的好!

  不就是一个想多要点钱的破落户吗?仗着有些许靠山有什么好神气的?

  堵门?

  还不够丢人的!

  给你五十万,快点滚吧,别在这里碍眼。

  不过回家后最好想想,这样的一笔钱拿着花,真的好吗?

  在北上广眼都不眨的甩出五十万自然不算什么,可是在这种四五线的小城市里,也算得上土豪级别了。

  就像是邢杰想的一样,这钱,拿着烧手啊。

  半年前还是穷屌丝一枚的邢杰,不过是出国躲了半年风头,回来后就狂成这样?干什么能半年挣这么多?洗盘子打零工?别逗了,我说是真的,特么的你信吗?

  那剩下的就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这条道了,亡命徒?我嘞个去!

  于是,什么冤家宜解不宜结了,小杰责任心重了,不打不相识了等等借口接踵而来,原本还是死敌的两家,第二天就坐在了一个包间里。

  ……

  转眼间邢杰在家中已经呆了三个多月,各位猜的不错。这邢杰的确是过上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新买的花园别墅虽然不能说是面向大海,但是勉强可以说得上是春暖花开。

  银行账户上那一长串零让一家人看的头晕目眩,这笔钱虽然可以让一家人在这个小城市里过得舒舒服服的,不过一向掌控邢家经济大权的邢妈则是天天说一些成由勤俭败由奢,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诸如此类的沉重话题。这让邢杰不禁仰天长叹,同情的看着自己老爸,这么多年以来,怎么熬过来的?

  “再忍忍,再忍忍,习惯了就行了。”邢爸在邢杰的耳边轻轻地说道。

  ……

  今天是个好日子,邢杰的心情不错,因为周子玉来了。理由很是冠冕堂皇,昔日基伯昆兰一別,走的匆忙,邢杰答应的几顿饭没有吃到嘴里。现在趁着来这里公干一定要好好的吃回来。

  这有何难?

  在那荒郊野外的鬼地方,不仅食材缺乏,还有一笔记本的禁忌,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吃,每当邢杰看到优质的食材却只能采用粗旷的处理方法都忍不住在心中痛骂不已。

  现在回来了,还有好友前来,岂能不好好的过一把手瘾?

  老院子里埋了四年的酒刨出来。

  菜市场王老太家的三黄鸡是出了名的肉质鲜美,买回来。

  呦呵,张大爷,您种的二荆条品相不错哈,小子借用一些您老一定不会反对吧。今儿有雨,您就别出来送我了,手里的拐棍那么粗,打的人很疼啊。

  邢杰呲牙裂嘴的在那里处理着手中的三黄鸡,动作娴熟而且有种韵味。

  三杯鸡,简约而又不简单。

  十月份的小城,虽然已经是寒风乍起,枯叶纷飞。但是在这样的天气中,兄弟二人吃着热气腾腾的三杯鸡,再加上香醇的美酒,实在是人生一大快事。

  不得不说周子玉这小白脸的人脉还是挺广,在邢杰老家这种小城市里竟然也认识不少人。

  说是来这里公干,只不过是出去转了转,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亲戚家的工程款当天就结清,邢杰在派出所里的案底也被消了。

  这的是多牛逼的大神才能做到这一点?

  不过想不明白就不想了,这也是邢杰的优点之一。不管怎么说,青城山未来的扛把子,那可是自己的兄弟啊,而且是一个战壕里拼死一战的兄弟。

  “杰哥,这两天去帝都不?杨教授前两天还在哪里念叨你来着。”

  “我去干嘛?那厚厚一沓子翠玉录上全都是蝌蚪文,我可是一个字儿都不认识,去了也抓瞎。像这样的专业事情,就应该是杨教授和克林特考教授那些专业大神们去搞才行。

  你和我也就是打打下手,做个饭,当个保安什么的就行了。千万不要去做自己不熟悉的东西,不然肯定死的很难看,这句话可是我的老班长教给我的,简直就是至理名言,我这辈子就靠它来当我的指路明灯了。”

  “你一厨子想得太多了。杨教授说自从基伯昆兰回来后再也吃不到你熬得浓粥,正好我来这边办点事儿,就请你去一趟。”

  “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杨教授身处帝都,又是院士级别,想吃什么没有?像我这种半路出家的野路子,在基伯昆兰那鬼地方还行。至于帝都?那就呵呵了。说吧,到底是想要什么?”

  “给我一只翠玉棒!”

  周子玉的这句话让邢杰半天都不再说话,没错,那三只翠玉棒都在自己的手里。当时情况危急,小舅是把这玩意扔到了邢杰的手里让他保管。

  但是令邢杰惊愕不已的是,回到地面之后,没有一个人提起这件事的。就算是私下里把这三根翠玉棒放到小舅的枕头底下,等到邢杰回到中国之后,打开行李却发现,翠玉棒静静的躺在行李的最底部。

  小舅到底是在玩什么?

  不是回去当队长了吗?为什么又把进入地宫和开启最终之锁的翠玉棒私下里交给自己保管?

  这些还都能用小舅是个文物保护者来解释,但是周子玉又是怎么知道的?

  邢杰看着周子玉的眼睛并不说话,但是意思却已经很明显。

  “是你小舅刘凤梧告诉我的,不然我怎么会知道?”

  周子玉夹起一根翅中放进嘴里,闭上眼,好像是在品味三杯鸡的鲜香。

  “我是受小舅之托,暂替保管。但是没有他的同意我是不可能交出去的。还有,这玩意代表着什么,我想你很清楚。死了那么多的人,你们却还是只留意那培养皿吗?真想要的话,让我小舅给我打电话就行了。”

  邢杰有些愤怒了,因为他的一脚,踢出个神庙。如果没有那女祭司和后边的事情,邢杰绝对会把那趟基伯昆兰之旅视为自己人生的巅峰之行。

  但是为了那个破地宫,死了太多的人了。

  可就算如此,还是有人想要里边的斯芬克斯这些战斗生物。为了获得力量,还要多少人命才行?难道真的要用人血把地宫灌满不成?

  “好了,别在那里装什么悲天悯人了,你小子心黑着呢。诺,电话,你小舅的。”周子玉递过来一部铱星电话后说道。

  电话中传来呼哧呼哧的声音,小舅好像是在奔跑,而且速度很快,

  “全部给他!”好半天,小舅才只说出了这几个字,而且声音被压倒很低。

  “我小舅去那里了?”邢杰合上电话之后问道。

  “不清楚,好像是爬山去了。”周子玉笑着说道。

  邢杰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放下了碗筷,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不一会就拿出一个盒子,交到了周子玉的手上。

  三根翠玉棒就并列放在盒子当中,晶莹剔透温润圆滑,闪烁着属于顶级翠玉才有的光芒。

  “要这玩意干什么?”

  “谁知道呢?反正是杨教授联系的你小舅。至于干什么,你以为我会操那份闲心?好了,等会我打个报告,锦旗和五百块少不了你的。”周子玉没心没肺的笑着,不过眼睛里却是流露出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来。

  然后就一口喝掉自己的杯中酒之后,转身就离开了。

  “妈的,骗自己的兄弟真的好吗?我怎么觉得一点都不爽快?”邢杰看着周子玉远去的背影喃喃的说道。

  等到实在看不见之后才回到了餐桌边上,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后就狠狠的扔了出去。

  “草了,我缺那五百块钱?一模一样的顶级翠玉加上最好的雕工做旧,可是花了老子几十万!就换了一面破锦旗?真特么的够了!”

  气坏了,不过回到他自己的卧室,拉开一个小抽屉。看着里边整整齐齐的放着六根同样的翠玉棒,得意的笑了起来。

  “这王八蛋,还算够朋友。不过我也没有亏待他,和原先的一模一样。要是这样也能开的话,只能证明透特就是一傻逼,连特么的防盗锁都不会!”

  然后就衣服也不脱,趁着酒劲,直接就躺进了被窝中呼呼大睡起来。

看过《职业挖宝人》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