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职业挖宝人 > 第三十九章 逃出生天
  “你到底是谁?”周子玉听到有人叫他中尉,顿时大惊。自己的身份可以说得上是绝密,除了顶头上司,压根就没有几个人知道,这邢杰的小舅怎么会知道?

  “别那么多废话,上吧。”小舅暴喝一声,就再一次的冲了上去。手中的军刀反握,没有什么虚招,只不过是速度快了很多,一道乌光直接就划过了那女祭司的脖颈。

  这样致命的伤口却没有出现想象中的鲜血四溅,反而迅速的愈合。对于小舅快若奔雷的一记袭杀,那女祭司精致无比的脸上却罕有的露出了一丝丝讥讽。

  不过就这短短的停顿,却让周子玉抓到了。青城山的剑法本来玩的就是速度流,情急之下拼命的招数更是快若流星,而女祭司的芊芊玉手却不知什么时候探出,同样刺向周子玉的左胸,以命换命吗?

  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周子玉也是全身的力量完全爆发,上半身极速的扭动,在那电光火石之间,手中玉剑直接就捅进了那女祭司的酥胸之中。

  既然已经拼命,那么出手狠辣自然不用多说,一转一剜一挑,那闪耀着红光的红宝石心脏就落在周子玉的手中!

  与此同时,女祭司的手也是刺入了周子玉的肌肤,只差一点,必然是穿胸而过,那样的话可以说周子玉死定了。

  红宝石心脏的脱离,让这原本明**人,身材火爆的彩绘女祭司瞬间就停止了运动,然后就在周子玉的注视下,快速的化为了一团黑灰!

  周子玉抛了抛手中的红宝石心脏,盯着邢杰的小舅问道:“玉剑我可以给你,但是你必须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现在区区一个中尉都这么牛逼吗?老石这秃驴真的是越来越不会教人了!你不用问了,我是不会说的。”小舅冷笑一声,伸出了手来。

  “你不说就算了,看来你也认识石佛,我自然会去问他,不过你还是小心点吧,那科莱丽到现在都没有动静,我想恐怕是死定了。”周子玉耸了耸肩说道。

  “那是我的事情,还用不到你来管,快点上去吧。”小舅漫不经心的说道。

  随手把玉剑扔给小舅之后,周子玉便向出口狂奔而去,头也不回的随口说了句:“一定要小心,邢杰那小子重感情,你要是有个万一,我想他绝对会崩溃的。”

  “嗯。”

  然后周子玉的耳边就传来了向深处跑去的脚步声。

  ……

  随着短剑开始离手,眼睛就开始充血,周子玉觉得自己眼前开始慢慢变得一片血红,而太阳穴就像是要炸开一般。

  杀光所有人!这个念头开始充斥着他的大脑。好在这样的状况不久前刚刚经历过一次,周子玉还算有些经验,大概能估量出距离自己彻底疯狂的时间来。

  “还能坚持二十秒钟!绝对要赶上邢杰他们,不然就死定了。”这是周子玉在迷失自我以前最后的念想。

  透过眼前那浓浓的血色,依稀辨认的出前方正在飞奔的是伊萨贝尔等人,周子玉强行打起精神,大喊出了一句:“给我剑鞘!”

  然后就在伊萨贝尔的娇喝声中,彻底的迷失了自己。

  ……

  “嘴里是什么?怎么好像是酒?味道还怪怪的?”周子玉眼睛还没有睁开,脑子里第一个念头却是自己的小腹之中就像是有一团火,在那里剧烈的燃烧,然后才是发觉有人在给自己的嘴里灌酒!

  “妈的,是谁?这么烈的酒,是要杀人吗?”周子玉一个翻身就蹦了起来,破口大骂道。

  不过却看见邢杰在那里嘿嘿的笑着,阿齐兹在那里笑呵呵的收钱,霍尔一班人却是哭丧着脸,万般不舍的套着钱包。科莱丽则是紧闭着双眼,死活不知,一身是伤的躺在地上。

  至于邢杰的小舅则是一脸不争的看着自己,指着自己的手都开始了颤抖,好一会后才抱怨道:“这石佛的手下真是越来越不成器了,连第三杯都坚持不到,看来真的要好好操练才行啊。”

  收获颇丰的阿齐兹过来后拍了拍周子玉的肩膀说道:“这个是霍尔自己酿造的威士忌,在橡木桶里可是放了五年。平时视为珍宝,今天拿出来是因为你救了大伙儿。虽然酒精度达到了70,不过才两杯你就醒了过来,看来你这酒量不怎么样啊。”

  听了这话,周子玉的脸都在抽抽。有特么的用这样高度数的酒来救人的吗?这简直就是在谋杀!而且还拿自己昏迷的时间来打赌?这都是什么人啊。

  不过转眼间周子玉就释然了,他知道,到现在这些人才算是真正的认同了自己。虽然灌自己威士忌有些简单粗暴,但是都是男人嘛,一起流过血,一起拼过命,这样建立起来的友谊才是最牢稳的。

  他又不是傻,能和你共享自己的威士忌,这就证明霍尔这个莽汉子从心底完全的接纳了自己。

  “……由于地下建筑群发生了坍塌以及发现远古病毒,导致考古队多名队员受伤和受到感染,现在已经送往耶路撒冷进行紧急救治……最新得到的消息,其中有三名队员已经遭遇不幸。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官方为了控制病毒的传播,现在已经联合发出声明,批准暂时完全封闭神庙。现在让我们为那些正在接收救治的队员进行祈祷吧。”

  伊萨贝尔在众多的媒体前发布着双方高层已经商量好的消息,那双目含泪,纤弱的,正在伴随着抽泣声微微颤抖的双肩,让所有的记者都感到了这名美丽的女学者心中那无边的悲伤。

  楚楚可怜的姿态,让这些一贯刀刀见血的大咖级别的记者也是我见犹怜,新闻发布会上只是简单的提出了几个问题后,就轻松放过了伊萨贝尔。

  “伊萨贝尔,干得漂亮!那堪比好莱坞影后级别的演技啊。这活儿只能你来干,要是我或者阿齐兹上去,绝对会被那群鸟记者给喷死。”小舅佩服不已,对回到营地的伊萨贝尔连竖大拇哥,表示出自己无比的敬佩之情。

  阿齐兹邢杰一帮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伊萨贝尔,楚楚可怜?纤弱的双肩?见鬼去吧,她让一只手都能把邢杰给虐到死!

  好吧,就像张无忌的老妈说的那句可能是自夸的名言一样,美丽的女人不可信,越是美丽的女人越会骗人!

  “你们男人就是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生物!”伊萨贝尔绷着脸,甩下一句话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中,独剩下一群大老爷们在基伯昆兰的风中凌乱。

  尼玛,这打击面也太广了吧,一棍子打翻一船人啊。

  ……

  这次考古到这里就已经可以说是告一段落了,至于后边怎么进行二次挖掘,那是克林特考教授和埃里克森教授头疼的事情。

  至于同济会那边,自然有董事会高层和他们打交道,不外乎相互扯皮罢了。什么精诚合作,什么纳粹1945,在巨大的利益面前,统统都是浮云。

  这些事情对于邢杰来说,就是一句话的问题,关我屁事?小舅,阿齐兹,霍尔他们安然无恙,三百万酬金也已经到了兜里,其他的就没有什么可以关心的了。

  至于小舅和科莱丽在那大厅之中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小舅不说谁也不可能知道。

  反正小舅背着科莱丽出来的时候,浑身都是伤痕累累,鲜血淋淋。科莱丽的左腿被齐膝扯掉,肌肉翻卷,森森白骨就那么暴露在空气之中。浑身都是被冲击波卷起的碎片划的伤口,道道深可见骨。

  “伤太重了,当初能活下来就已经是运气了。”苏醒过来的科莱丽笑着对邢杰说道。

  知道自己已经成了废人的科莱丽这个时候反而又恢复像以前那样,一脸的灿烂微笑,邢杰可以看得出来,她这是真正的开心。

  至于以后会发生什么,没有人告诉邢杰,按道理来说科莱丽这种人绝对会被处死,但是要不是她舍命拦截,这里的人最少还要再死上一半以上!对于死去的人,她可能是罪大恶极,可是活下来的,那个不是欠她一条命?

  而科莱丽临走时说的那句话,邢杰也告诉了小舅。而小舅呆了半天之后只说了愚蠢两个字,便转身离开。

  至于是说他自己还是说科莱丽,邢杰表示不清楚,爱情这东西谁能说得清呢?

  基伯昆兰五月份的阳光原本是明媚的,而带着荒野大漠气息的微风吹过,却总让人感到莫名的燥热。

  埃米独坐在一块巨石之上,神情悲伤无比。因为当周子玉杀掉女祭司的同时,米勒也死了。

  米勒的死让埃米悲伤不已,不过同样经历过地下那一场混乱的她当然知道,不杀女祭司?那么团灭是绝对的!孰轻孰重,她的心里自然明白。

  一个古典杯出现在她的面前,杯中的威士忌散发着焦香,闪耀着棕红色光芒。

  “要不要来一杯?霍尔酿的威士忌味道真的很棒。”

  “谢谢你,杰。”

  埃米接过杯子,一口就喝了下去。那可是七十度,没有稀释过的高浓度威士忌,这样喝?一醉解千愁?

  “咳!咳!咳!”

  埃米在那里剧烈的咳嗽着,咳的撕心裂肺。邢杰笑着轻拍埃米的背部,替她舒缓着。待埃米好一点后,笑着说道:“好酒,很够劲是吧。等下好好睡一觉,米勒是死了,但你不是还好好的活着吗?过段时间你去中国,我给你当专职导游!”

  “谢谢。”

  “不用谢,难道你不认为我们已经是好友了吗?”

  “嗯,是好友啊。”

  看着邢杰远去的背影,埃米终于笑了起来,很漂亮。

看过《职业挖宝人》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