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彪悍小农妃 > 第五四零章 万春楼的真正用途
  “身为京官却不分青红皂白,只凭眼见就随意判人生死,这样的官也不过如此。”

  这官吏的到前,林月凤不亢不卑道。

  “哪里来的不懂事物的女子,竟敢阻挠本官断案,来人……”

  那官员正是京兆尹。

  看林月凤竟阻挠他断案,那人看她也只是穿着[普通管家小姐的衣服。

  全然不把她当回事,当时就清冷怒斥,吩咐一干衙役把她拿下。

  她这么一说,不但有一干衙役,那之前那中年男子身边的青衣下人跟着到前。

  “谁敢碰她……”

  要是之前这些酒囊饭袋,绯月自不放在眼中,也全然不会担心。

  可现在林月凤的身体情况,看这些人不怕死的朝她抓去。绯月大怒,清冷低斥,长袖一挥。

  身影上前护着她的同时,那些挨着林月凤的人纷纷给他震地四散飞跌而去。

  “公子,你们是……“

  京兆伊也被绯月这一震,震的同样跌撞到一边桌子。

  “身为朝廷命官却不问原因就对人下手,你说要你们这样的人有什么用?即如此,我还不如直接杀了你,告诉你们皇上一声。”

  绯月一把揪起那官,直拽到跟前,说着,大手直接掐上那官员的脖子清道。

  “你,你,我乃朝廷命官,你敢……”

  被人揪着脖子,京兆伊这才知道后怕。

  面容急变,惊恐得脸上豆大的汗水跟着落下惊道。

  “朝廷命官?你给我听好了,这件事本公子还真管定了。这位小姐你知道她是谁吗?她就是最近给宫中太后治病的女神医,更是咱大名的月凤郡主,你说她有没资格管这事。”

  那人的话,绯月不屑反问。向他说着林月凤的身份,说完清冷拽拖他起身。

  “应该的,应该的……”

  绯月这一说,那人这才知道惊恐后怕。

  连连应着,跟着绯月的拽扯起他。

  之前的中年男子看他这么怂,也知道自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爬起来趁乱转身而走。

  “想走?”

  绯月却好象早知道他会这般一样,手臂一伸,一道常人看不到的真气,硬把那人拽了回来。

  “好汉饶命,饶命呀,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中年男人被绯月这一手拽的虽跌坐在地,爬起来惊恐连连磕头求饶。

  “不要跟本公子说饶命,一切等到了刑部衙门再说。”

  绯月清冷说着,提着那人对一边的人道。

  就这样那京官胆战心惊跟着林月凤一行人去了刑部衙门。

  通过这一番过堂审问,林月凤和绯月连同刑部的人又发现个秘密。

  这万春楼不但是京城最大的酒楼茶楼,它还有个秘密竟是处一些人秘密联络点。

  这些人身份虽然问知道这些的中年男子他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但这些人聚众这么聚会,加上利用中年男子暗害这曾不知一次不接待他们的酒楼掌柜。

  林月凤还是感觉这酒楼有问题。

  要知道那人虽然是正吃东西突然倒地口吐白沫,身体抽搐而死。

  通过对他的尸体剖析,这人死的致命原因就是之前就被人喂了毒。

  然后通过刑部的审问,中年男子承受不了刑法倒是说出了这些。

  “目前最主要的就是找到那掌柜的,问明那些聚会的人到底是什么人?”

  林月凤说着,当时和绯月回到京兆伊府衙。

  可他们去了,就发现有人正对掌柜的起杀心。

  等林月凤两人拿下那干侍卫,掌柜的她到前,已回天乏术。

  “怎么了?”

  绯月看她抚上掌柜的手腕,面色凝重神色跟着绷紧问。

  “已没用了。掌柜的,那些聚会的到底是什么人你可知道?”

  “多谢姑娘,在下已不成了。你为我们酒楼的伙计谋了条生路,我很感激。只是那些人,在下也只是无意间听说过,说到云王……”

  掌柜的靠在那,嘴角不断有血逸出。

  看着跟着林月凤等人到前的酒楼伙计,想着酒楼中其他伙计,对她算是托故,同时说着那些人的身份,还没说完,他就剧烈咳嗽,在林月凤和绯月连声询问的同时,他双眼已慢慢闭上。

  “云王?刑大人,云王又是谁?”

  看掌柜的死在眼前,林月凤再看一边哭的肝肠寸断的伙计。抬头问着跟他们一起的刑部大人。

  “云王殿下,是先皇的族弟,当年……”

  那大人倒是神色凝重向她们说着这一切。

  无非是跟先皇争夺帝位,整个被先皇彻底斗败,却不甘心再次从边境卷土而来的王爷。

  “大人,这件事非同寻常。我希望你不要说露出半个字,万春酒楼的伙计我也给你保证,一定会对这件事守口如瓶。你快去告诉皇上或慕亲王殿下吧,毕竟事关国之大事,我们不好插手。”

  听完掌柜的托付把酒楼交给她打理。

  林月凤对那大人交代,同时对他提说着这件事的严峻。

  “好,郡主,下官这就亲自进宫找皇上说明这件事。”

  刑大人说着,恭敬胡送两人离开。

  虽然这林月凤没什么背景,但钱府钱正豪的亲自到场,他对她多少还是恭敬。

  “刑大人,你快去找皇上说明这件事吧,凤儿,老爷子还担心你出来出什么事呢?没想你这丫头出来倒给为大名江山立了这么大功。”

  钱正豪对那大人道,陪着林月凤和绯月,对她出来散心也能遇到这样的事既无奈更多是宽慰道。

  “我也只是尽绵薄之力吧。算到现在,我来京城也有些时日,不知我爹和娘他们到底怎样?等过些天,我就回临江镇。”

  相对钱正豪的欢欣和担忧,林月凤淡然轻笑。

  和慕风的这段感情,她虽然性子冷,但她付出的不比他少。可没想,他却这么决绝。

  她的解药他没付,却没事,看来他身上的毒已解了。

  也许就像兰馨郡主和傅君瑶说的吧,人家已不需要她了。

  既如此,她留在京城还有什么意思。

  “凤儿,你要回去了?”

  她的话,钱正豪有些诧异。

  今天他去早朝遇到傅天豪,虽然他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傅天豪确实被皇上谴责,更重要听他见了自己跟自己争吵的话,太后好象也找过他,甚至当面说了,傅家和慕王殿下的婚事全不作数,因他们根本拿不出那玲珑佩。

  而傅天豪的说法,玲珑佩是被林月凤拿走的,当然他的话他是完全不信。

  而林月凤和傅家的关系,他更坚信,这其中可能有着他们根本想象不到的原因。

  而这一切问题可能都出在傅天豪她那夫人身上。

看过《彪悍小农妃》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