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彪悍小农妃 > 第五二四章 女人的妒忌

第五二四章 女人的妒忌

  “回皇上,林月凤可是我……”

  说到林月凤跟他们的关系,虽然白家兄弟还没回来说明确切消息,钱正豪倒抱拳向皇上说了林大山的身份。

  “你说林月凤的爹娘是你们钱白两家的的表少爷和白家二爷?”

  钱正豪这话,慕辰夕星目微迷。

  心中暗惊,好险,好歹他没直接给慕风和林月凤指婚,要指了婚,这个皇弟的力量不更大了吗?

  “是的。“

  钱正豪全然不知皇上的心思,恭敬道,说完还得意对卫国公挑挑眉。

  “这……”

  卫国公也没想林家竟还有这样的身份,一时有些蒙。

  这论身份,他家瑶儿那跟人家完全不能比呀。

  就算她亲生爹娘是他家妻妹夫妇,林月凤身份配慕王殿下这是妥妥的呀。

  “原来这样呀。如此朕倒真不知怎么说两位了,也真的难以在你们两家女儿身上抉择。”

  看卫国公神色微黯,明显不再出声。

  皇上多少猜得他的心情。

  现在他要以身份阻拦慕风和林月凤,太后知道还不跟自己闹。

  但若不阻拦,想着钱白两家手中的兵马,就一个卫国公他都如坐针毡,要是钱白两家,估计他会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的。

  这不,俨然谁都不得罪的姿态向两人道。

  “这,皇上呀……”

  两人一看皇上这是两方都不得罪,甚至有意打消这个念头。

  钱正豪是挑衅看着卫国公,卫国公想着女儿的一腔芳心,直接急了。

  “好了,两位爱卿不必说了。这件事朕还真不好插手,不如就看他们彼此的造化吧。”

  可傅天豪话还没出声,就被皇上制止,说着,明显他不想理会他们之间的争吵。

  两人离开。

  走在大街上。

  “你就得意吧。不过是个跟人私奔女的骨血还真当宝了……”

  卫国公一想到女儿的婚事就这么被搅黄,出来皇宫大门,那是恨不得跟钱正豪拼命,当时就很不客气说落着林月凤奶奶当年跟人私奔的事。

  “你说谁私奔女?总比某些人,明知道得不到皇上和殿下点头,就背后施阴招的好……”

  钱正豪一听他这么嘲讽曾姑母,当时就怒了,跟他怒骂着,两人当时就干了起来。

  就在钱正豪和傅天豪打架的时候,京城最大的酒楼。

  酒楼平时也只有达官权贵才能进出。

  今天也是个好日子。

  六月十三。

  也是今日很多达官贵族小姐公子聚集的地方。

  傅君瑶得老爹给了保证,说只要他去请皇上下旨一定可以让她如愿嫁给慕王殿下。

  所以这一大早她就带着丫头出门,见了自己那些姐妹炫耀。

  当然她这炫耀招惹的有人眼红有人妒忌,自然也有人心生不满。

  这人就是兰馨郡主。

  她虽被太后封为郡主,本以为自己跟太后的关系只要她当面说明,太后姑妈一定会答应她。

  没想太后不但训斥了她,第二天就着人给她赐婚。

  一想到皇帝表哥还真给自己赐婚,她是恨不得杀人。

  这不,听得隔壁厢房中有人说着得慕王和太后喜欢的种种,兰馨当时就找了个借口入内。

  “我说谁呢?原来各位都在呀,刚才谁说太后中意她,还准备给她和慕表兄指婚的?”

  兰馨本就是个跋扈的,别说这些小姐之间,就是那些贵妇人中间,因她家和太后家的关系,她都敢造次更别说这些傅君瑶平时的玩伴。

  这不,看她们这些也只是京城中三品,四品官员的女儿家在一起说着这些,兰馨直接看向众人问。

  众女悱恻,互相对看低头。

  兰馨郡主对慕王殿下的心贵女圈中都知,再看她现在的脸色,谁还敢多说。

  “你,是不是你说的?“

  看自己一问,这些之前唧唧喳喳惟恐人不知道的女子都噤若寒蝉。

  兰馨心中怒火更甚。

  当时指着傅君瑶旁边一个女子清问。

  “不是我……”

  那女子只是四品大员的女儿,听她直问自己,连忙摇头否认。

  “不是你?那你给本郡主说是谁……”

  纵然如此,兰馨依然不放过她,说着上前揪住她的衣领直拽到前问。

  “我,我……”

  那女子平时见了兰馨就是躲着,今天被她这么找茬,一时惊恐又为难。

  口中支吾着,眼则无奈歉意看向傅君瑶。

  “不说是吗?背后枉议些根本没影儿的事你们可真大胆,不说给我打,打到她说为止……”

  这丫头的害怕,兰馨全然不顾。

  清冷笑问,说着眼神清冽扫过在场的人,说完突然把这丫头推到她一边的跟班身边。

  “够了。是我说的……怎的了?”

  傅君瑶平时跟兰馨是基本井水不犯河水。看兰馨这么跋扈嚣张。

  兰馨对慕王的心思她也是知晓的,按理说太后宠着她,她又是太后亲侄女。

  她嫁给慕王殿下倒是无可厚非之事,但太后并没有给他两指婚,反而有意跟她和慕王凑成对。

  甚至说了慕王小时候给自己定情信物的事。

  这傅君瑶看自己的跟班被她这么要挟又训斥,当时就不满意了。双唇抿了抿,出声阻止,跟着上前。

  “怎的了?就你,你还想慕表哥的王妃?你看看她的德行,长相虽然说马虎,可我们这些人比她好看多了。还有她的身份,三品大员,你爹的国公身份,我想你还不清楚吧?要不是当年他救过皇帝表哥,就你们这样的大老粗,你以为你爹那样的泥腿子能是国公吗?”

  傅君瑶的出声,兰馨怎么不认识她。

  想着她那大老粗唯妻是宝的爹,而她也正好有幸听说卫国公这国公身份到来的由来。

  当时就鄙弃看着傅君瑶嘲讽,当着全部女子的面,不但评价着她的长相,连她爹的老底都给掀了。

  “你,不许你这么说我爹,不管我爹国公身份怎么来的,太后确实曾带过慕王殿下去过我家,慕王殿下还送我他贴身的信物给我做定情信物……”

  兰馨的嘲讽和奚落,傅君瑶一听她这么嘲讽老爹,当时就叫嚣说着。对于自己和慕王这点事倒不隐瞒说明。

  “是吗?是慕表哥送你的定情信物?口说无凭,有能耐你拿出信物证明你的话,要没信物你就是故意造谣,就你这在外打着太后姑妈的名声四处说你和慕表哥的种种的行为,被姑妈和表哥知道,你吃了不了兜着走你……”

  傅君瑶这话,听她说慕王在她小时候送她玲珑佩什么的。

  慕表哥身上的玲珑佩兰馨可是知晓的,这兰馨既妒忌又怨恨,更多的是不置信,当时看着傅君瑶叫嚣同时不忘拿身份压她。

看过《彪悍小农妃》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