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彪悍小农妃 > 第四六四章 翠浓的怪异
  这宫女两宫女自然清楚,皇上最近最得宠的吴贵妃身边的贴身叫崔浓的。

  看她带着几个丫头,臂弯中挎着个篮子过来。

  想到崔浓跟随的主子,两丫头惊慌跪地。

  “见过崔浓姐姐,我们只是看到两个人,才……”

  “什么人?值得你们这么看着连活都不干了?”

  翠浓对她们的话,不客气清问。

  附近就是贵妃主子所住的院落,这些丫头偷懒,她依靠不给个敲打,还真以为她们在这边是白吃白混的了。

  “翠浓姐姐赎罪,我们姐妹刚才看到慕王殿下带着个姑娘,不对,是三个姑娘……”

  “其中的个身着素衣的姑娘,好象殿下跟她关系很不错……”

  两丫头倒是把刚才看到的一幕说明。

  “刚才你们确切看到殿下和个姑娘路过?那姑娘你们可认得?”

  深知主子心思的翠浓,一听,可不了得了。

  招手让身边的丫头去一边摘花瓣,她则拉着两丫头问。

  “那姑娘我们怎么能认得,,再说她一身白衣脸上也带着面纱,我们……”

  听她好好对慕王身边的女子感兴趣。

  两丫头心中虽好奇,还是跟她说着她们看到的。

  “刚才我问你的话记得不能告诉他人,若传扬了出去,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翠浓看问了她们许久也没问出个原委。

  虽满心狐疑,殿下不是说只守边疆练兵吗?什么时候跟姑娘一起进京。

  但她还是凝重对两丫头交代,看她们点头,心事重重喊过一边摘了花瓣的丫头,带着那些丫头离开。

  “什么?你说慕王殿下带给女人进宫,他对她还和颜悦色说话一起出宫?”

  翠浓到了她主子的寝宫。

  比几年前更加仪态端庄又美艳无双的吴贵妃,对她带回来的消息。

  狭长的眉眼轻扬,带着满满的不置信,震惊还有些别样的妒忌在内道。

  “娘娘,奴婢刚才听院中丫头说的,慕王殿下不但对那女人柔声说话,两人走在路上还拉拉扯扯的……”

  翠浓之前就一直伺候吴贵妃,主子的心思又如何不知。

  再次说着她打听到的一切。

  “也许那女人是他带着进宫见皇上或他人的吧?”

  吴贵妃不由多看了眼身边的丫头。

  为什么她感觉这丫头好象比她还关心着他呢?

  她还是出声阻止她下面说的话,淡然反问,招手让她下去。

  “奴婢告退。”

  翠浓听她这么说,看了她一眼,跟着恭敬退下。

  “辰风,你不说不管什么时候心中都有我吗?就算我为贵妃,你的心还是有着我的吗?为何这次出去你就带个女人进宫,她和你到底什么关系?”

  吴贵妃独自在寝宫中。

  想几年前因自己嫁给他人,偷跑到寝宫拉着她手说跟她走内心一直有着她的男人。

  她整个人都不安宁起来。

  人有时也许是这样,拥有的时候不知对方的好,失去了才知道后悔。

  吴贵妃当时是家族利益加上她羡慕皇宫中的奢华,还有皇上的宠选择了皇上。

  慕风那次是在她被皇上正式封为妃的夜中喝多了拉着她的手说的话,那一夜之后他就离开京城,去了深山习武。

  他本只是一时失落,加上年轻气胜,所以才会做出那样的行经。

  几年的成长和历练,慕风早已不是当年不谙世事的亲王殿下了。

  可以说他心中早已释怀,释怀着当年的卤莽和不懂事。

  吴贵妃万千宠爱集一身,然而皇上宫中女人众多,终究还是念着他的好。

  也许是,永远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吧。

  失落反问,吴贵妃一想到慕亲王身边可能有其他女人,整个人都烦躁起来。

  过了会儿,她招呼了翠浓以外的宫女去宫中打探这件事。

  “太后,慕亲王找的给太后治病的神医?”

  宫人打听到的消息,吴贵妃心头赫然放松口气,还是狐疑低喃。

  “娘娘,话是如此,可一个神医,女子可是年轻非常,以奴婢看比娘娘还年轻得多。我大名皇宫那么多太医,都没她个毛丫头医术高吗?”

  翠浓看贵妃这样,眉头微蹙,还是大胆问着心中的疑惑。

  “而且我听那些公公说,殿下对那女子一路低声说笑……”

  翠浓虽感觉自己这话一出,吴贵妃看向她的目光跟着不友善起来,还是道。

  “是这样吗?”

  吴贵妃跟着看向那回来禀告消息的丫头。

  “太后身边的公公确实这么说的,两人出来太后的寝宫就一直低说着什么,殿下对那女子的态度很温和。不过娘娘,我想她也许只是跟殿下说太后的病才如此吧?”

  宫女不明白贵妃娘娘好好让她出去打听这些做什么。

  看贵妃娘娘满脸的怒意,恭敬说着。

  “也许吧。也许是本宫想多了。毕竟殿下身份尊贵,又怎么会看上那么个戴着面纱见不得人又态度嚣张不懂礼数的毛丫头……”

  听了宫女说的太后寝宫传出来的关于林月凤的种种。

  吴贵妃心头紧张这才有所放松。

  想慕王一直对太后孝顺有加,加上他这些日子为太后的病的操劳。

  虽然内心还是有那么点芥蒂,其他人面前,她还是端着贵妃的架子,有礼道。

  “那女子若下次来宫中,你帮本宫传下信,本宫倒想见见一个年纪轻轻却有如此孤傲和医术的女子到底是怎样个不同的人儿。你且下去吧。”

  吴贵妃神色隐晦不定,顿了下淡声对丫头交代,让她退下,这才拿过眼前的茶喝了口。

  “娘娘,要不要奴婢拖人去查查这姑娘的来历?”

  翠浓看都这么说了,主子还这么沉静,再次大胆请缨。

  “翠浓,本宫为什么感觉你比本宫还紧张慕王殿下呢?本宫是怕他一直醉心武学和带兵,不懂女人家的心计被人蒙骗,你这又是紧张什么呢?”

  虽然翠浓的话说到她心上,吴贵妃还是看向她皮笑肉不笑问。

  “娘娘,翠浓还不都是为了娘娘着想嘛。翠浓知道娘娘和殿下叔嫂情深,更担心太后的病。如果女子是个庸医,这样个人,翠浓自然不会视而不理了,娘娘,你就忍心太后的病因殿下被人蒙骗所耽搁吗?”

  翠浓心神一震。

  连忙收敛脸上的天不怕地不怕情绪,恭敬低身对贵妃,俨然拿太后安全和慕王殿下的安危做借口。

看过《彪悍小农妃》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