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彪悍小农妃 > 第四六二章 太后的病
  半个时辰后,马车到了皇宫。

  因是慕风慕亲王的马车,青云拿出令牌,守宫的小黄门直接放他们入内。

  过了端阳门。

  改为软轿,慕风坐得是他的亲王轿撵,林月凤则是顶小轿,一同去了太后所在的寿辰宫。

  “慕亲王驾到。”

  得得门口,看慕风走向跟着下轿的林月凤三女跟前去。

  随行太监高声呼喊。

  慕风前面领头,林月凤和绿翘两女后面跟着而行。

  因是第一次到皇宫,绿翘两女则有闪电路上给了交代,让她们进了皇宫只要跟着林月凤就成。

  其他不要随便看也不要随便走。

  两女乖巧只跟在林月凤和慕风身后,和林月凤一样低垂头跟在慕风和迎接他们的公公身后。

  跟着他们七拐八拐,终于到了一处大殿面前。

  “殿下请进吧,太后老人家早等着你带的女神医入内呢?”

  公公到一处大殿正殿住脚,对慕风道。

  “走吧。”

  慕风回头对身后三女道,三女跟着他先后入内。

  穿过长长的走廊,进入里面的内殿。

  进去,就见到一位上了岁数,两鬓头发斑白,却毫不掩饰周身雍容华贵的老夫人。

  老人虽上了年纪,保养极好的皮肤,还有那虽上了年纪毫不掩饰年轻时芳华的五官。

  “风儿来了,快,到母后身边来。”

  老人坐在正中的位置上,身边有两个宫女服侍。

  看慕风进来,老人虽带着精明却毫不掩饰眸中慈祥之色的眸子看着他,招手让他上前。

  不用说这妇人就是太后。

  “儿臣见过母后,母后金安。母后,身体不适就好好歇息……”

  慕风几步上前对她行礼,看她轻笑伸手相扶,顺着她的手起身扶过老人道。

  “我这整天睡,不起来活动活动,整个骨架都快睡散架了。这几位姑娘是……”

  太后虽被他扶得坐在一边,还是看向一边乖站着的林月凤几女问。

  “母后,这几人是儿臣在外给母后求的神医。今个儿儿臣特意带她们进宫给母后看病。”

  慕风淡声对太后解释,说着,对林月凤三人示眼色。

  “你看我,你不提我都给忘记了。几位姑娘快起来,快……”

  林月凤对古代这些人见到大人物就给人跪拜行礼这样的习俗,虽然她由衷反感。

  但她还是带着绿翘两女一起跟太后跪下请安。

  这请安她也不知请的对不对,也只是按之前看的古代电视上行礼又问候。

  太后对儿子的提醒,歉意道,看她们三人半跪行礼,连声道。

  “殿下,可以为太后看脉了吧?”

  慕风和太后之间的母子之情,虽然林月凤有那么点欣慰。

  古代皇宫中,太后对他的疼爱和信赖,虽然让她欣慰。

  但太后的脸色,从她进来,她就一直远观太后的脸色。

  看她跟他说着满脸带笑,脸上的黑气,林月凤还是有礼问。

  “好。林姑娘,请上前为太后诊脉吧。”

  慕风点头,低声安抚太后道。

  林月凤上前,就有丫头拿过来方帕子垫向太后手腕。

  “哀家不用这些,姑娘姓林。看姑娘年纪轻轻,可否诊断出哀家的病来?”

  太后淡声阻止。

  看林月凤倒不客气上前抬手抚上她的手腕。

  虽然眼前的丫头一身素衣,素纱遮面,女子清澈如水的眸子,恬静就这么看着从骨子中发出的清雅之气。

  太后还是感觉出眼前的姑娘很年轻,小儿子的话她从没怀疑过,但这姑娘的年龄,对她的医术她还是狐疑问。

  “太后可是感觉胸口有时会说不出的沉闷,沉闷起来的时候好象胸口有块大石头重压,伴随着胸闷头也决裂的疼,特别是午夜醒来,那疼更是强烈。晨起之时会有瞬间眩晕,虽一会就好,却整个晕又夹杂着难以忍受的刺痛……”

  听太后怀疑自己的医术,林月凤把着她的脉,清淡问着她,看她点头,再次说着她的病症。

  “所以太后你晚上一般都难入睡,睡不久就被刺疼的头疼疼醒,醒来又好些。很长时间都这样,不知小女子说的对是不对?”

  说完,林月凤问。

  “这……”

  太后身边除了那两丫头还有的一个嬷嬷,叫崔嬷嬷的神色震惊看向她。

  心中则惊叹,何至对不对,就跟她亲自伺候在太后身边一样的情形。

  不但她,太后,甚至太后身边的两丫头都满眼震惊看向她。

  “确实这头疼病折腾了哀家很多年,哀家也吃了很多药,可都没啥用……”

  震惊只是瞬间,想儿子一直关心自己的身体。

  太后倒是多了个心眼,说不定她的风儿担心她的病早跟崔嬷嬷打听好了她的病情,告诉她也不一定。

  看她放手,对自己这头疼胸闷的毛病,太后由衷道。

  “那是他们没找到真正的病因,太后胸闷和头疼,如照单一病情看,就会被人给误诊。太后这病其实头部有毛病,因大脑供血不足加上脑袋处有病患,才让你产生胸闷的感觉。”

  对自己的诊断,林月凤自信道。

  “是吗?这么说是脑袋有病?脑袋的病怎么治?”

  她的话,想自己找宫中的太医,甚至很多郎中都看过。

  都说她是心头有病才引起其他。

  这丫头的判断倒和其他人不一样,虽然她说的病症完全适合她的病情,对她的话,太后还是不置信问。

  人脑袋可是最重要的,她倒真想听听她怎么个治法。

  “若是其他人,民女不清楚他们是否可以治,但遇到我,民女有自信为太后医治。只要在太后的头上做上个小手术,一切病痛胸闷之患也会好转。”

  看自己的医术和诊断被怀疑。

  林月凤虽无力,还是认真道。

  “脑袋上动手术?姑娘,你在说笑吧?人的脑袋怎么可以随便动,再说姑娘你这手术又是什么东西?”

  太后没出声,倒是太后身边的崔嬷嬷直接出声,自然问出在场大部分人心中的疑惑。

  “手术不是东西,就是在太后的头上开刀,把脑袋处的病均对身体有害的东西弄干净。”

  看自己西医的技术被人说成东西,林月凤沉静道。

  “是吗?既然姑娘说的这么神奇又自信。那姑娘可否先给我开些药,让我今晚好睡些,如果真有姑娘说的那么好的效果,哀家才能相信你之前的话。”

  太后淡淡笑了,笑却不达眼帘。说着看向她,对她说的脑袋开刀的行为不认同也不接受,甚至太后老人家还心有些微怒。

  还神医,不但病情说的人有些难以理解,连给她太后开刀的话都说得出来。

  但想这丫头是宝贝儿子找回来的,太后还是清看着林月凤问。

看过《彪悍小农妃》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