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彪悍小农妃 > 第四四五章 又遇杀手
  “你说什么?柱子他怎么了?”

  她的话生生制止林王氏向前走的步伐。

  “他当街抢人钱财,好巧不巧的抢一个京城到来临江镇的小姐的,如今已被人揪着去衙门了,你说他还有活路吗?”

  看林王氏眸子中的震惊和忐忑,林月凤凉凉道。

  “这孩子,这造孽的。他怎么能……凤儿,奶奶糊涂,奶奶给你保证再也不给你添乱了,只要你帮我救柱子,他……”

  林王氏虽难以置信,想孙子上午回去问她要钱不得而走的情形。

  再想好好的家因他欠人钱村中的地契都被卖了,林王氏恨不得直接不管他。

  可林铁柱再不肖,也是她老林家大海唯一的根苗。

  林王氏低身对林月凤跪下哀求同时对自己的脸连抽恳求。

  “别,你别跪我。我只想问你,我爹小时候我亲爷奶穿在他身上的小狐裘你可见过?”

  看林王氏抽自己耳朵向她裙摆伸手,林月凤淡声制止跟着后退了步。

  看跟着住手看向自己的林王氏,她也不想跟她再废口舌直问。

  “狐裘?你要那做什么?”

  她的话,林王氏皱眉想了会儿,看来才想起来。对她好好问这些,狐疑问。

  “自然有用意,我爹的东西为何我不能要。你只说给不给?不给你就等着给林铁柱收尸了。”

  看林王氏因自己说到这些,眼珠子骨碌转的起心思。

  林月凤说道,再次提说林铁柱的事。

  “狐裘我可以给你,但你必须先帮我救出柱子……”

  虽然不知她好好要狐裘做什么,想着孙子,林王氏还是向林月凤讨价还价。

  “狐裘拿来,我才能帮你跑这个腿。当然了,我有的是时间,就怕你再耽搁你那孙子真会被人给喀嚓……”

  看林王氏这种情况下还跟自己讨价还价,林月凤凉凉说着手对着脖子比了个杀头的手势。

  “我,你等等,我这就回去给你拿来。”

  林王氏虽不相信,为了孙子,还是咬牙说着转身回去。

  很快她拿来了件白色的小狐裘。

  虽然那狐狸毛有些陈旧,毛色还是不错,这么多年都没打结也没什么杂质,果然是好东西。

  “好了,东西我收下,回去等着你大孙子就成。”

  看她捧来件小衣服,林月凤一把抢过她手中的东西,说完扭身而去。

  “柱子呀,你个混犊子,你怎么就不争些气。你娘跟你妹拿着家中的钱走了,你又这么不正干,你爹又那样,真把我这老骨头折腾没了,你才甘心吗?”

  林月凤离开,留下林王氏风中凌乱。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想自己那不成器的孙子,苦恼反问,林王氏眼中泪水跟着弥漫。

  “爷,我奶说的小狐裘可是这件?”

  林月凤找了人给许怀安捎了个口信,然后到了店中,找到正跟水水嬉戏的林老头把手中的狐裘拿给他问。

  “就是这件,这件狐裘还是当时云大嫂把自己冬天常穿的狐裘围巾截短缝制的。凤儿,你这狐裘是……”

  林老头接过来翻看了会儿,欣慰点头。

  说着这狐裘的来历,终究还是忍耐不住问。

  “林王氏拿给我的,她现在生活很好,虽然家中田产被林铁柱那混帐给卖了,林大海对她还是不赖,最起码每天吃的菜都是菜心,咱们买菜都没那么精细。”

  林老头问完,神色尴尬又忐忑的神色。

  知道老人依然在意林王氏,想他生病的时候人家唯恐他拖累人家一脚踢开,他却还念着人家不忘。

  对老人这劣根性,林月凤虽然很醉,还是耐着性子道。

  “这就好。她好就成。”

  林老头心这才放宽。

  虽然这些天他一直在想,想当年自己的服软让林大山一家遭遇的种种,毕竟是一起生活多年的两口子,他现在生活很好,他也希望林王氏也能好。

  第二天。

  一大早林月凤带着王雪梅林大山夫妇,水水林老头一起向林老头说的唐家庄进发。

  本想慕风的对手已经被他打压下去,他也离开了,路上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

  他们在快接近唐家庄的路上被一伙黑衣人围攻。

  “这些人来者不善。娘水水,我平时教你们保命的手段都可记得?”

  看拦住他们去路跟着向他们冲来的那些黑衣人。

  林月凤随手一抽,腰间皮鞭逼退一人,手腕一甩也撂倒一人。

  及时护着林大山水水林老头他们到一边安全的地方,看王雪梅也跟自己一前一后护着他们。

  林月凤虽然及时洒了药粉,那些药好象对这些人根本没啥用。

  看着停顿片刻跟着向他们而来手拿大刀和长剑的黑衣人。

  林月凤压低声音对刘氏和水水提醒。

  “记得,姐。百毒丸我给爹娘爷爷每人一颗。”

  小小的水水双唇微抿,眼神透着坚决,说着,一手拿着把林月凤交给她防身的小匕首,一手紧抓着身前挂在腰间的香囊,守在娘和爷爷身边。

  香囊中林月凤放着让人闻着可以昏迷的药粉。

  不但她,刘氏虽然双唇都因紧张微微发颤,也手拿匕首,另一手放在身前的香囊边的小绳上。

  “雪梅你护着我娘水水和爷爷他们,我和爹去对付这些人。爹,咱们冲进去。”

  放眼看了下眼前几人。

  之前有二十来人,被自己撂倒一个,另一个手腕也打伤。这些人除了好象对她们的毒早有防备,并没什么威胁。

  这些天跟着白灵绿翘习武的同时,水水和林大山也被她督促着练着。

  看了下周围的地形,他们就在一处山林中,为怕再出意外。

  林月凤对王雪梅交代,对林大山说了声,父女两一起冲进那些人中。

  林大山之前打猎就有一手,加上这些天多少跟她们练过,跟那些黑衣人动手一点都不示弱。

  只是对方毕竟冲他们的命来的,林大山拳头对着人打伤或直接挥开,最终还是因一时不慎手臂被对方的刀划了个口子。

  “爹,对这些人不要客气。不是我们死就是他们死。”

  林月凤听林大山闷哼一声,及时出手,手中长鞭缠上一个人,另一手手中匕首扎上一人的心口,出脚把那人踹飞。

  鞭子一甩挥开伤了林大山的那人,过去,匕首直捅进那人心口,对林大山道。

  本以为只是眼前的人,他们父女就可轻松对付。

  没想,就在他们眼看把那些人不是撂倒的起不来,就是腿脚打断的起不来身时,为首黑衣人,显然没想到他们一家人这么凶悍。

  小丫头连同小小的小孩子都凶悍的能手中匕首对着靠近他们的人挥舞,跟着后退手指放在嘴中吹出声口哨。

看过《彪悍小农妃》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