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彪悍小农妃 > 第四三九章 家不成家的老林家
  “凤儿回来了……”

  林月凤赶车,林老头坐在车厢中。

  一进村就遇到个熟人,老林家同族林月凤之前叫族叔的人,看她回来,欣喜打招呼。

  “是呀,回来村中办点事。叔,你先忙。我跟我爷回家处理点事,晚点咱们再诉。”

  毕竟之前也算对老爹他们还算不错,林月凤放慢速度说着,赶着车继续向家门去。

  “凤儿……这……”

  那人看她说着打马就走,面有难色,俨然想到什么想出声,看她已经走远,只有轻叹摇头而去。

  “爷,咱家到了。我跟你进家拿了东西咱就去族长和里正那儿,我有事想找他们帮忙。”

  老林家门口,依然是之前的旧木门。

  门前没了他们在家,门口厚厚的落叶没扫,说不出的荒凉。

  林月凤当先下车,扶着车上拄着拐杖的林老头下车,小心扶他到门口。

  “开门,开门……”

  虽然当时他们说了那间林老头和林王氏所住的房子给林王氏,院子的所有权还是有她们的份的。

  林月凤到前,也没迟疑,直接敲门喊叫。

  可喊拍了半天,院中一点人声都没有,这反常让林老头狐疑低喃。

  “人不在家?”

  林月凤同样狐疑,就在她用力推门时,门从内应声而开。

  “这是……”

  院子跟院门口一样,一点人气都没。

  落叶满地,甚至院中还有些微青草,连之前林王氏养的两只鸡鸭都没了踪影。

  正门和一边的门都关着。

  “凤儿,长发叔回来了……”

  爷孙两的喊门声,惊到隔壁家的一户人。

  王婶子看他们爷孙两回来,挑着个担子到前道。

  林月凤已经从里面出来,院中她四处都看过并没林王氏的身影。她的房中也是乱七八糟的,房间的灰都很厚。

  门口看王婶子过来,林月凤有礼问好,说到林王氏狐疑问她。

  “王婶好,林王氏她人呢?”

  “她呀,自半个多月前,林铁柱被人从集镇送回来,那混小子过了没几天就离开了。就在七天前,有几人到来村中,说这房子被人卖了,林王氏哭闹着阻拦,那些人根本不理会。后来也不知怎的,那些人打砸了一顿,林王氏气的背了过去,之后第二天她就离开林家村了。”

  王婶子看林月凤直接喊林王氏称呼,再看一边林老头沉默不语。

  顿了下向她们道。

  “离开了?从那她再也没回来过吗?”

  林月凤虽狐疑还是问。

  “是呀,不知整天搞什么,你说好好的一家人被她那搅事精搞的。你们爷两晌午要吃饭就去我那儿吧,这院子要住也得收拾过后才能住。”

  王婶子想当时林王氏在这个家的种种,看林老头神色黯然,转化话题,对她们招呼。

  “不了,我们晌午有饭吃,多谢你了王婶了。爷。你说那东西——”

  林月凤淡笑说着,问着林老头。

  对林王氏和这院中究竟发生的事,她是一点都不想理会。

  “我进屋去找找,唉,那败家娘儿大半个月把好好的家弄成这样?人也不知去了哪儿?”

  林老头说着,颤微微进去。

  他因行动不是很便,支配着林月凤找。

  看她并没找到他说的什么盒子,林老头看着乱成一团的家烦躁低喃。

  “爷,你说那东西会不会在她手中?”

  看并没找到他说的东西,林月凤扶着他向外问。

  “当时抱回你爹,我记得清楚。你爹身上有件上面绣着个字,好象是这样的字的小白狐裘。那狐逑你大伯,不是,是林大海那小子小时候还穿过,后来被她给收拾起来。对了,还有枚红玉簪,那是你亲奶从头上拔下来放在你爹襁褓中的,她好象送给你苗苗姐给她做及笄之礼了,只可惜这些东西……”

  林老头面有难色,想着那东西对林大山的珍贵。

  说着林大山当时身上的白狐逑又说到林苗苗手中的红玉簪。

  “看来今天是白跑一回了。发簪和狐逑等见了他们再说。我想去下族长和村正那,有事需要他们帮忙。爷,你跟我一起先去族长那吧。”

  林月凤看他说到这些失落又黯然的神色。

  想起之前林大山他们生活的困窘,虽然心中有那么点埋怨老人。

  她还是制止他的念叨,扶着他出外。

  老林家族长那儿。

  林月凤就村中养牲畜的事对林家族长商议,自然是养兔子,猪,鸡鸭鹅这些。

  她给他打了包票,让他给掂量着看找人养,反正不影响他们平时的生活。

  兔子,谁养的话他这里给收个名单,她按名单发兔子,一家两只,养好,生的兔子崽去昌和酒楼卖,她给高价钱。

  猪和鸡鸭鹅也是,她供应小猪崽和鸡崽。

  族长听她这么说,自然欣慰,就说给她跑这个腿。

  族长家吃了晌午饭,林月凤又去了下村正那儿。

  她因要做酸菜鱼和水煮鱼,辣椒需求量大。

  所以她就想村正能够帮忙,给她找个合适的人种辣椒,她按斤收,只要晒干,她自高价回收。

  就在她刚跟村正说后没多久,李大娘到门了,听她说这回事,二话不说接下这差事。

  鱼塘这些她也说了,鸡鸭这些的粪可以喂鱼,安排了这些后,她才带着林老头回镇上。

  一路上看林老头沉默不语,林月凤也没理会他,只是赶着车走着。

  快到集镇口,林老头开口了。

  “凤儿,你说你奶个大活人好好能去哪儿呀?她的房子又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爷现在是心疼她吗?”

  先不说他和林王氏对林大山做的种种,就是林王氏屡次算计她的事,林月凤不悦低斥,回眸清问他。

  “我,我没有心疼,我只是想好好的家,凤儿,你可是怨爷之前那么对你们?”

  林月凤的冷清,林老头神色有些忐忑,迟疑了会儿,才试探问。

  “按理说我该怨你,但当时那情况下……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你安心跟我们,我和我爹娘水水自会孝顺你。如果你要放心不下他们或想念他们,你大可以去找他们,我不阻拦。”

  说到内心对林老头的态度,林月凤也不隐瞒,冷冷道。

  “我……”

  林老头再也说不出什么。

  老人的不语,林月凤扭头看了老人一眼,看老人眼中隐藏的泪水,虽有些不忍心,想着那些死喂不奸的白眼狼,她还是决定忽略老人的心情。

  轻叹“不说这些了,我们回家吧。”

  就在她们入集镇口掉转车头向一边的大街上走时,路边斜地中冲过来个人。

看过《彪悍小农妃》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