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彪悍小农妃 > 第四二六章 这才是他的目的

第四二六章 这才是他的目的

  “就跟我生分,丫头,如果我说我只想娶你呢?”

  好象很失望林月凤会反对一样,绯月轻叹,当然他进来时那两白衣人已识趣走开。顶点小说更新最快

  “娶人有这么个娶法?”

  不明白这家伙到底什么用心,林月凤不满挑眉。

  “我怎么说你都不相信我对你的感觉,还一直认为我对你好只为了你这张脸皮。相对美人脸皮,本尊更喜欢有意思的人。就是你,你让本尊有了莫大的兴趣。”

  相对林月凤的清冷和愤怒,绯月轻叹,说出的话让林月凤直接闭口。

  不想跟这货说话,既然他抓着自己有目的,她等着就是,再跟他废话只能把自己气死。

  “看来无论本尊怎么说你都听不进去。好,你在这静静吧。不过本尊的耐性是有限的。”

  绯月说了一通,发现某丫头不但捂着两耳朵连头都扭向一边不看自己,说着背手而去。

  “绯月,你等等。”

  虽然这家伙半真半假的话让人猜不出他的目的,这些人的行为,特别是这家伙如今的气色和神色。

  哪有半点当时中毒的样子。

  这么说,这家伙当时是装的,甚至被自己看病的少年都是装的。

  先不说他被自己屡次算计轻松解毒,就是自己最后那毒的强悍,林月凤对这家伙心中是陌名恼火。

  身手强悍,用毒解毒更是一绝。

  她可不会认为他是只简单的对她有兴趣。

  虽然他真正的目的她不知道,但她还是意识到一点。

  就他对他那几个手下的态度,自己屡次算计他,他还对自己这么客气,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想明白这一点,林月凤想到家中的爹娘水水这些人,看他要走出声阻止。

  “改变主意了?”

  绯月温和浅笑,笑容却让林月凤心头陌名反秫,这是唱戏唱上瘾了吗?

  “你就这么带走我,我爹娘他们知道会担心我的。”

  林月凤倒没有再问他担忧道。

  “他们知道你跟我在一起。只要我们成了亲,我自带你回去见他们。”

  绯月道。

  “你认为可能吗?”

  对他只考虑自己从不考虑他人是否愿意的行经,林月凤清笑反问。

  之前他接近自己甚至救自己都是骗局,他这话又有多少真实的。

  林月凤虽笑着反问,心中却在暗想着离开的方子。

  “非常可能,想知道原因吗?”

  绯月回答,扭身坐下话家常般道。

  林月凤不语。

  “好,我就告诉你吧。你是慕辰风在意的女子,虽然他表面对你无情,限制你的自由甚至限制你的亲事。他这样却是为了保全你。因为在知道我去救你那天早上你没及时回去,他可是急的当场毒发吐血。”

  绯月咬牙道。

  林月凤内心有些动摇,难道真是她误会他了?可他为何要这么做?

  “保全我?”

  “因他忌惮一个人,就是那天我让你帮我救的少年,他真正的身份是火焰门门主。慕辰风的屡次受伤都是被他所为,我是他主人。”

  绯月下面的话,林月凤再难平静。

  “为什么?”

  “同是亲王,他是大名百姓甚至朝中大臣谈之竖大拇指的亲王殿下,我西冥亲王却整天被我父王吐糟,说我废物,除了醉心武学就是玩。所以他必须死,只有杀了他,我才能得到应有的尊重和一切。”

  妖孽无双,说出的话让林月凤脸色瞬间煞白。

  亏她还认为他除了性格邪魅外,本质并不坏,没想为了尊严和面子,他竟谋划了这么多。

  “现在可知道我要做什么了吧?”

  看林月凤俏脸煞白沉默不语,绯月有些满意。

  “他不会来救我的。”

  虽然林月凤猜不出他要做什么,还是看着他正色道。

  “我们等等看。他死了,你就是我的,再也没人能从我手中抢走你。”

  她清澈如水却满带倔强的眸子。

  绯月跟安慰小女友样抚向她的发丝,说完转身而去。

  “看好夫人,如本尊出外她出丝毫差错,你们的脑袋就当心些。”

  绯月对那两人交代,铁门应声关上。

  直到门关上绯月的脚步走远,林月凤这才看向房间。

  吃喝的都有,房间也很精致,一扇窗子都没有。

  看来他是自己做诱饵对付慕风了。

  想慕风和她的种种,他突然的改变,林月凤虽然心中还是有些芥蒂,却隐隐担忧起来。

  他的毒到底有没有压制住?他是否气恼自己拒绝闪电的求救?他会不会来。

  她期盼着他来,另一方面她又不希望他来。

  绯月这么做一定做了防备,他来不是正好掉到人家的圈中吗?

  时间在林月凤既紧张又忐忑的担忧中悄然而过。

  不觉过了第三天,好歹绯月离开的门口有处小洞,有阳光射进来,她倒能依稀分辨白天和黑夜也隐约感知时间。

  三天的时间,铁门绯月自离开后再没开过门。

  吃喝的,会有人及时从一边的小洞送进来,就连出恭的粪桶都有。

  她就被这么软禁了三天。

  “不成,我不能坐以待毙。”

  三天的时间,林月凤无论在铁屋中怎么敲怎么打怎么按都没啥用。

  甚至她想着可能有机关,依然摸不到头绪。

  这天,她实在被急坏了。

  刚吃过第二顿饭,她就直到铁门口拍着门呼喊。

  虽是喊叫,她的目光却看向头顶和门口的方向。

  不觉发现现象。

  这铁门明明门口就被太阳光照到,却毫不热量,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她之前看到的太阳光根本是虚的。

  铁房子外可能还有另外个空间,看来从房门口出去根本就是奢望。

  唯一的办法就是后面。

  虽然她所在的房间,下面铺着石条,房间除了她吃饭用的碗并没其他工具,自己要挖地道谈何容易。

  想着房子背阳的方向,林月凤跟着过去。

  怪异的发现手摸的地方烫手。

  烫手,说明后面是没人把守之地,要不也是力量薄弱之地。

  确定了这一切,林月凤回来。

  再那人送这天最后的一顿饭时,她本好好的吃,因那人就在外面看着,显然是怕她自杀或做什么手脚。

  毕竟第一天林月凤曾想着用碗做手脚,没想那人看着,看她吃完直接让她拿碗过来。

  她没理会,结果那人就发话了,如果不拿碗他只有请尊主回来,要不第二顿的饭她就别想了。

  她还以为是这人说气话,没想这人竟真的那天晚上不给她那饭,连饿了她两顿。

  为了肚子,她只有吃完乖乖把碗筷提过去。

  在她吃完最后口饭时,她突然出手了。

  猛然一摔碗拿起块破了的瓷片毫不留情对着自己手腕一划,这还不算,划了手腕她还直接朝脖子来了一下。

  “你,

  门口那人显然没想到她刚老实下来,突然弄这么个动静。

  看她颓然倒下,手腕和脖子处鲜血直流,脸色瞬间煞白,说着就要转身叫人。

看过《彪悍小农妃》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