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彪悍小农妃 > 第四二二章 欠你个人情
  

  “还敢瞪我们,尊主醒来,知道你对他做的事,到时候别说你瞪你的两招子都别想要。”

  红枫看她被打一巴掌,嘴角含血,还用这种苦大仇深的目光看着她们。

  想尊主的忌讳,不由幸灾乐祸道。

  “是吗?我就看是我的双招子被挖也是你们的手会砍?”

  虽然这两女子轻功厉害,听到她们的声音还在几丈外很快就到了眼前。

  自己的行为虽然有些不妥,但她并不认为自己扯下绯月的衣服给他解毒有什么错。

  反倒这几人到来,不是担心他的情况,反而揪着这些不放。

  林月凤对这两女的心思,清冷挑衅。

  “臭丫头……”

  她的话,红莲脸色一沉当时就要出手。、

  “莲姐姐,尊主的身体向来是他的忌讳,我就看尊主醒来怎么处置她。”

  旁边的红枫倒是个有脑子的,看红莲说着又对林月凤出手。

  及时阻止,看向林月凤的目光也有着幸灾乐祸的成分在。

  两人几乎鼻孔朝天的神态,林月凤不是双臂被反剪着按压在地又这么的一番折腾实在太累,她恨不得对她们刮鼻子嘲讽一番。

  半个时辰后,差不多已快晌午。

  被红莲两女扶在软轿上的绯月终于呢喃出声,长长的睫毛眨巴了下睁开。

  “尊主。”

  他一醒来,两女巧笑上前低呼。

  “恩,黑鹰,你们两爪子还不从她身上拿下?”

  绯月眨巴了眼回神点头,当看到一边正被黑鹰两人反剪按压着的林月凤,墨眸微凝。

  两人听说,慌张放开林月凤,低头退下,心中却是暗暗叫苦。

  看来这丫头对尊主来说真不简单,也不知尊主会怎么惩罚他们。

  “谁主使抓她的?”

  绯月起身红唇微启。

  几人惊恐低头不语。

  林月凤虽被放开,奈何身上穴道被点,只有狼狈坐在那,心中却是怪异。

  这家伙看起来人畜无害,怎么轻飘的两句话这些人就吓成这样。

  不但大气都不敢出,之对自己怒目张扬的两绝色女子,放在身侧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两男人,明明身手比这两女的强,此时的表情却宛如做错事的孩子低头,眼都快贴着脚尖了。

  “本尊虽然脾气是好的,也一直要求跟着本尊不用顾及那么多规矩戒律,你们的行为却越来越不像话了。你们两的爪子,说,要自己动手也是本尊帮你们?”

  林月凤的狐疑中,绯月雌雄莫辩的声音响了。

  虽然他脸上带着一贯的温和笑容,说出的话却让黑鹰两人脸色突变。

  “手下自己动手。”

  黑鹰大着胆子抬头,说着,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把发着寒意的利刃,对着他之前抓拿林月凤的手腕砍去。

  “啪嗒”随他闷哼抱臂踉跄跌下,他断了的手落在脚边,溅起一滩血花。

  黑鹤看黑鹰砍下手臂,双眼虽无奈,还是认命也砍了之前抓林月凤的手。

  “下次长点记性,这是特效疗伤药下去制血疗伤吧。你们呢?刚才可是谁打了她?”

  绯月看两人都砍了手,随手扔过来一个瓶子。瓶子落在黑鹰两人脚边,看两人虽疼的不成,听他说制血连忙出手点穴制血捡起药瓶而去。

  绯月这才看到瑟瑟发抖跪在林月凤身前不远的红莲两女。

  “尊主饶命,饶……”

  红莲连连磕头,可她求饶的话还没说完,已被绯月大手一抓,直抓到前。

  看着在自己大手抓挣扎面容痛苦又绝望的女子,绯月清问。

  “饶命?”

  “尊主,手下,手下……”

  红莲双手紧抓着他抓着自己脖子的手踢腾哀求。

  后面话没说,绯月另一手跟着出手,抬手对着她头顶一拍,把红莲拍的踉跄跪跌在前,手又对着她身前几下。

  “啊……”

  绯月甩手,红莲身体已被他甩跌在一边。

  “不是看你这些年尽心伺候本尊的份上,本尊早拧下你的脑袋。回去吧。”

  绯月看都不看红脸跌趴在地面色煞白周身筋骨好象被人抽掉的红莲,说着,起身到前。

  “丫头,疼吗?”

  对着林月凤身前两点,绯月看着跟着起身的林月凤,修长的手抚上她一边被红莲打了的脸问。

  “不疼。既然你没事了,我也该回去了。”

  眼前他潋滟的眸子,林月凤竟再说不出半句其他的话,也没有挪开脸,只是看着他道。

  “好,我送你回去。你们都先回去吧。”

  绯月点头,交代着那几个人,当先出去。

  “走什么?这么高,你怎么爬得下去。”

  林月凤面对绯月真不知该用什么心思。

  这男人心思难测,为了她重惩他这些手下。

  所以出去林月凤直接去一边矮身抓着有些干的石皮向下,她刚探脚过去,就被绯月抓住手臂拽起来,带着她直接用飞。

  虽然他只是手臂裹着她的腰向下,林月凤自觉双手放在他们之间轻推着他的胸口。

  “不怕我突然松手,你掉下去?”

  虽然绯月当时昏了过去,他的意识却清晰。

  看小丫头在他醒来能保持平静以对,下个山谷却这么做,绯月不由唇带玩味出声。

  “毕竟你救过我,你要松就松吧。”

  虽然心中感激这男人,可这男人对自己的手下的冷情。

  对他的做法,林月凤还是有着浓浓的排斥。

  “是吗?”

  绯月反问,裹着她腰肢的手一松。

  身体腾空,林月凤没求救也没呼救,身体向下直坠,眼则看着下面,寻找着最佳让自己受伤最轻的落脚地。

  “臭丫头,你就不会对我服软,讨好些吗?”

  在她看准一个长草堆想着抱头直接跳下去时,腰间一紧,她再次被人带上,对她的冷静,绯月凤眉微蹙问。

  “你的手下对你服软讨好有用吗?”

  想他对他那几个手下的态度,林月凤没正面回答,反而反问。

  “他们是他们,你是你。你就不会对本尊服软些吗?”

  绯月对她这风牛马不相及的回答明显不满。

  “让我求饶你很有成就感?”

  不明白这男人的脑回路,林月凤想自己被抓也不知爹娘水水会怎么想,心中虽担忧,还是清淡反问。

  “你爹娘水水他们去求慕辰风救你,那家伙不但没出手却让他们在雨中跪了几个时辰。”

  绯月真说不出什么话。

  刚经历过生死劫难的丫头,多少会紧张会后怕不是吗?为何她比之前都冷静。

  想到她家的情形,还是好心提醒,眼则盯着她。

  “谢谢你。绯月,不管怎样,我林月凤欠你个人情。我也在这儿给你承诺,不管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帮的地方,尽管说。我林月凤刀山火海在所不惜。”

  林月凤心口陌名一揪,爹娘又被自己所累了。

  虽然她知道自己如今的能力根本不能帮他什么,她还是发自内心的道。

看过《彪悍小农妃》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