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彪悍小农妃 > 第三百七十四章 装吧
  一心中欢喜她满满醋意的话,也有些微恼下人的多嘴,但房中自己起身时吐的血,慕风还是为难。

  “你不会房中真有其他女人吧?”

  林月凤再次问。

  “想什么呢,我心中除了你哪能装得下他人。不过我房中有些乱,你要进,让我收拾下。稍等……”

  林月凤清淡好象洞悉一切的眼神,慕风没来由心虚。

  说着,放开她的手向身后的房间走。

  虽然他走路的姿势没变,依然那样的优雅,但他到门口一晃扶上门板跟着进去的身影,林月凤还是看到了。

  装吧,就看你能装到何时。

  想他明明身体不适,有着严重的内伤却在自己跟前装,林月凤心头暗道,趁他回身洒了些药粉。

  “收拾好了,进来吧。”

  很快慕风出来,孩子般站在门口道。

  “干净了?听马叔说你出了意外,没事吧?”

  虽然他手放在门板上风淡云轻邀她进门,他放在门板上微攥的拳头,林月凤还是问。

  “你看我不好好在这儿吗?我能有什么事。抱歉,我……”

  慕风强压下心头翻腾不断的气息,感觉喉头一甜,连忙住口。

  “真的没事?”他这反映,林月凤皮笑肉不笑给他最后的机会问。

  “没事……”

  眼前眸带甜笑狡猾小狐狸般的俏容,慕风本能宽慰,却因喉头再次泛上来的腥甜,低呜当场吐出一口血。

  “还说你没事,都吐血了,走,跟我进来。”

  林月凤嗔恼说着,拽着他向房间去。

  “我没事,我……”

  吐了一口跟着又上泛的腥甜,慕风连声辩解,话一出跟着又吐出一口血。

  “别动……”

  林月凤神色微变,一把把他推坐在里面凳上。

  “你做什么,疼呀。”

  出手就朝慕风心口隔衣服扎了一针,那银针扎的很深,慕风只觉心口被什么突然一袭,疼的他闷哼出声。

  “现在可知道疼了?当时受伤的时候不疼吗?坐好。”

  看他因这一疼,额头上冷汗弥漫,脸色煞白。

  林月凤反问,又跟着一针。

  “丫头,你扎针时可不可以提前说一声,一下一下的,很疼,呜……”

  慕风刚缓过气又被扎一针,疼的他放在椅子边扶手上的手蓦然紧握,看她没再对自己扎针,只用她纤细白嫩的手隔着衣服在他身上摸按,狐疑还是抱怨道。

  他话还没说完,在他心口附近按压的小手猛然用力,不是有着良好的自制力,慕风恐怕早当场蹦跳起身。

  “活该,谁让你伤成这样还逞强,你这情况再不治,别说疼,过几天连命都没了。”

  看他这时候才老实,林月凤嗔恼说道。

  “心疼我了?”

  眼前的丫头虽凶神恶煞的,她的话,慕风虽疼的五指抓紧,还是浅笑问。

  “我又不喜欢你,干吗心疼你?”

  看他明明疼的眉头紧皱额上大汗凛凛还对自己谈笑风声,林月凤不客气道。

  “不心疼我,你干吗那么生气?还说不喜欢我……”

  眼前的她眉带怒意,微都的唇瓣还有因生气瞪大的眼睛,随着她的小手在自己身上摸按,疼的有那么点销魂,好象随着她按压一跳跳的疼,慕风还是淡笑抱怨。

  “不是看你答应我回来带我去京城赚那笔医药费,我才懒得管你。脱衣服。”

  他故态重施的样子,林月凤不是想他身上有伤,恨不得再给他一下。

  这死男人,害她担忧,如今还没事人样的跟自己耍嘴皮子。

  林月凤全然不知自己这话让慕风眼中的欣喜跟着暗淡起来,咬牙切齿道。

  “啊?你摸也摸了,按也按了,还弄得我心口痒疼的难受,又要我脱衣服……你,你不会是感觉我身材棒,就想……呜,臭丫头,你就不会轻点呀。”

  虽然她生气的样子都让人欢喜,想着身上的伤,慕风还是为难道,林月凤银针又给他一下,疼的他闷哼出声。

  “让你受伤不告诉我,快脱,不脱,我等下扎你的更疼。”

  明明个大男人,明明额头满是冷汗却孩子样跟自己耍嘴皮,林月凤气的牙疼,拿出一把银针在他跟前晃。

  “可不可以不脱?”

  虽然身上很疼,虽然心中有她,想当着她的面解衣服慕风不觉红了脸,这丫头到底有没有男女之别。

  “怕我轻薄了你不成?一个大男人婆婆妈妈,你不脱,我就不跟你去京城了。”

  看他一副贞洁妇样视线自己为洪水猛兽的反映,林月凤无语,这男人之前那么厚脸皮,现在倒矫情起来了。说着拿起身边的银针起身要走。

  “别,我脱。你这丫头真的霸道。”

  听她说不跟自己去京城,慕风想都没想,嘴上不情不愿的样子,脱衣服的动作却是飞快。

  “伤得这么重还没事人一样,你都不感觉疼吗?”

  随他上衣脱掉,露出他精干白皙的身体,小腹八块肌肤清晰可见。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他的身体,也不可否认他的身材很好。

  让她这个向来不看人外面的人都有些口干舌躁,但他小腹处蔓延至腰侧处包着长长上面还带着血的纱布,林月凤秀眉跟着蹙起。

  小心拆开上面的纱布。

  当看到那是条长长皮肉外翻的刀伤,她还是心还是慢了两拍。低头查看他的伤,想着他没事人的样子心疼问。

  她却不知问这话的时候,她的声音颤抖的不成,眼圈也跟着红了。

  “没事,只是就皮肉划了下,并不深。”

  眼前的女子,问着自己的时候,双眼中的微红。

  想她被人砍被人所伤成那样都没有丝毫动容,为自己却红了眼。慕风还是喉头一紧,柔声道。

  “都这样了,还说没事。伤口发脓了,虽然闪电给你服了退热的药,脓和炎症不处理,还是治标不治本。”

  伤口小腹处不深,腰腹处因皮肉外翻可以清晰看到里面的骨头。

  看他伤成这样,还说没事,不是看他伤成这样,林月凤声带心疼更带着微怒说着,打开旁边自己带来的医药箱拿着工具。

  针线,镊子,手术刀,这些。

  看她拿出来这么多怪怪的东西,那刀都有几把,尖尖的刃如博翼翼的柳叶刀。

  慕风虽不知她要如何处理自己的伤,看她拿这么多铁家伙,未免心头发秫。

  看她清洗了下伤处周围,拿了把柳叶刀在一边点燃的蜡烛上烧,心情虽紧张,还是轻笑打趣。

  “是准备把我烧了也是炖了?”

  “你想哪样?这个东西,咬上。”

  看他明明双瞳微锁还说这样的话,林月凤淡笑反问,拿起个软木塞扔给他。

看过《彪悍小农妃》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