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彪悍小农妃 > 第三百六十三章 霍氏说真相
  都“民妇昨天确实已经没气,也一直以为自己死了。都多亏了回春堂的女神医月姑娘她这两个下人正好路过救了民妇。”

  通过霍氏的诉说,众人才知道。

  她本来已经死了,因牢房中林月凤死去,案子了解,她就有村人给拉回去找了个乱葬岗给掩埋起来。

  半夜她醒了,醒来她感觉自己被人埋在土中,上面还有板子,她呼救就遇到这两女子。

  两女见了她问了她事情的原由,听她说正是赵大娘带她去一处巷道,然后一个女子刺伤的她。

  又听说赵大娘只所以这么对她,只因赵大娘的儿子大牛喜欢她。

  赵大娘反对之前是死命阻拦编排她们,没想就在那天她突然改变态度说她就只有那么个儿子,既然儿子这么喜欢她,非她不娶,她就只有勉强接受。

  两女明白原由,跟她说了她们的身份又说了林月凤被陷害的事。

  霍娘子虽然跟大牛有点感情,可他这么歹毒的娘,她还是决定帮她们。

  于是出现早上的这一幕,而闪电和绿翘前一天早上跟着大黄找凶手却是跟着大点一直在衙门后门的角门口俳徊。

  之后她们就等到了假死被放停尸房却被许怀安找的人带出来的林月凤。

  通过林月凤交代,两女隐身起来,给众人就连林大山他们的感觉依然在追杀那真正的凶手。

  等到晚了时间她们就跟着那抬着霍娘子出衙门的人到乱藏岗救了她。

  当然这些事霍氏并不知道。

  “这样呀,看来月姑娘不但是女神医还是在世华佗呀……”

  霍娘子这话,一边看热闹的街坊和人点头赞许。

  “可不是……”

  这倒间接为林月凤赢得个美名。

  听她这么说,再听周围那些人的议论,许县令惊慌的心总算落下。

  “原来这样,那不知霍娘子你要告谁?前天伤你的人又是谁?可是那林月凤?”

  许县令点头,对她告状的原由狐疑问。

  “民妇要告赵大娘,就是她伤的民妇,民妇和她本是同村中人,只因门妇得她唯一的儿子马大牛的喜欢,她嫌民妇是个寡妇还带着个女儿就拒绝阻止我们,就在前天早上她突然跟我说,说她就马大牛一个儿子,既然儿子死活要跟我在一起,她做娘的也少不了只有默许。没想她……”

  霍大嫂倒是向许县令说着赵大娘对她的前后变化甚至找人在巷道刺伤她的事。

  “这样的事?那赵大娘现今在何处?”

  许县令听她这么说,看她又哭的悲切,再次问。

  “赵大娘那天找的人刺伤民妇,民妇死命的捂着胸口逃走,就在路上,民妇见到位姑娘,民妇跌倒,那姑娘本要救民妇,却被她诬陷成是害民妇的罪魁祸首,大人呀……”

  虽然赵大娘是马大牛的亲娘,想她对自己做的事,再想着家中四五岁的女儿,霍嫂子哭泣向许大人说着实情。

  “姑娘?霍嫂子,可是那天被冤枉成凶手的姑娘不成?”

  许怀安看情况差不多了,跟着询问。

  “是,就是那位姑娘……”

  许县令这才想到牢房中被说服毒自尽的叫林月凤的女子。

  “这么说,那姑娘本没罪,都是那赵大娘一手导演的这一切?”

  许怀安再次问。

  “可以这么说,大人。”

  霍氏虽不清他和县太爷到底什么关系,还是肯定回答。

  “爹,看来一切都是那赵大娘做的,爹为何不拿赵大娘到前问个清楚。”

  许怀安提议,当时就有衙役去传赵大娘。

  没人想,衙役上门到了霍嫂子说的村庄,扑了个空。村中人说赵大娘根本没回来。

  “赵大娘没踪影?难道是她知道事情败露逃脱了不成?”

  许县令和众人等在大堂,一直等到去传人的衙役回来,听到这消息狐疑问。

  “如今情况看来已经明了,就是那赵大娘做了亏心事感觉事情败露逃了去。”

  这时,之前说身体不适的刑师爷出面道。

  “看来事情只能这么判了。”

  许大人想了下无奈,只有这么说。

  “既然赵大娘畏罪潜逃,被她所伤的霍氏说明了真相,那是不是说明林姑娘就没事了呢?”

  对于这些随后的事,许怀安并不关心。

  真相大白,他没想这霍家嫂子会死而复生,但林月凤欠自己的恩情他算是帮到她了。

  想她在其中已没什么关系,他倒出面问着许县令。

  “这个自然,来人,放林姑娘……”

  许县令爽快应道,出手招呼衙役放林月凤。

  “大人,林姑娘已于昨个儿上午自尽牢中……”

  衙役看县太爷还在犯糊涂,心中无奈还是出声提醒。

  “这……”

  他这话,许县令脸色跟着而变。

  看着今天开堂突然到来的这么多乡亲,他管辖的地方发生这样的事,上面追求起来,他这乌纱帽也别想要了。

  “我家姑娘精通救人之术,我们姐妹也跟姑娘学得一手,不知许大人可否带那林姑娘上前我们看下,也许我们能救也不一定。”

  看许县令脸色大变,满脸慌张,坐在大堂上取下帽子连抬着袖子擦着额上的冷汗。

  其中的利害闪电自然比谁都清楚。

  想林月凤之前交代她的,如今事情都向姑娘之前说的方向走,她和绿翘互看了眼,上前抱拳恳请。

  “这个……”

  许县令面有为难,更多的是欣喜。

  他一边的刑师爷脸色则跟着而变,甚至身影一个趔趄差点跌摔在地。

  “刑师爷,你这是怎么了?”

  刑师的变化,若说老爹许县令是怕自己头上的乌纱帽因此丢紧张恐慌倒也说得过去,他刑师爷只是个师爷,却这么大动静,许怀安不由多了个心眼问。

  “我,我,学生没事,没事,只是突然有些不适,我,我……”

  刑师爷听她这么问,闪电两人连同许大人都看向他,脸上汗水直冒,捂着肚子满脸哀求道。

  “刑师爷既然身体不适,暂且下去歇息吧。还请姑娘快跟在下去后台看看那林姑娘,看是否有得救。”

  一心只担心头上乌纱帽难保的许大人,直接下来大堂对闪电两女邀请。

看过《彪悍小农妃》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