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彪悍小农妃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死讯
  这天子夜。

  临江镇衙门大牢门口,悄然进来三个黑衣人。

  随其中个在一边洒了些粉末,看门的几个衙役困意袭来,很快歪斜在一边睡了起来,还发出清晰的呼噜声。

  “走……”

  其中个黑影出声,三人轻松到了里面,关上门,外面本靠着劳门的两衙役跟打了个瞌睡样跟着清醒,揉着眼继续守在门口。

  三人进来,牢房中的那些人跟着昏睡过去。

  “姑娘……”

  三身影到前,拽下脸上面巾,俨然是闪电,绿翘和白灵。

  “林姑娘的药可真厉害,随意一点就让这些人被我们控制于无形。你们说话吧,我去为你们把风。”

  白灵想他们这一路的畅通无阻,满眼敬佩说着,走向一边。

  “你们来了,闪电绿翘,我爹娘她们还好吧?”

  林月凤从牢房中起身,看着两人,想爹娘离开时的神色,忐忑问。

  “她们都还好,姑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什么话你不能当着你爹娘他们的面说,非让我半夜到来呢?”

  闪电想自己对刘氏林大山说的话,今晚见她的神色和白天他们到来简直判如两人,神色明显轻松沉稳得多,但她还是不解问。

  “我爹娘是老实人,出身乡民又没经历过这些事,所以我才找你半夜来见……”

  林月凤解释,对于她找她们来说的事,拉过她们一阵低语。

  “你说这里跟你一起关着的那大娘没看清就指控你?她人在哪儿,我这就结果了她,看她还怎么害你。”

  绿翘听完,脸色跟着而变,放眼在她牢房周围看着问。

  “她被关在其他地方。我进来就被当重要嫌疑关进里面。今下午过堂,我死咬着不认识那死了的大嫂也不认识那大娘,她的话根本不成立。如今案子陷入僵局,所以……”

  林月凤轻笑向她们简单说了案子的进展,说完又对着她们咬了阵耳朵。

  “这大娘当真可恶,没看清楚就这么冤枉人,好,你等着,我们这就去把那杀害大嫂的人给抓起来。只是林姐姐你的伤,听说你进来就被打了几板子,你没事吧?我给你又在房药带了些伤药。”

  绿翘听完,满脸怒火,看她只是淡笑摇头坐了回去拿起她们带来的糕点小口吃着,想到她的伤再次问。

  “这点伤可都多亏了许公子和孙公子一起招抚,那些人并没怎么苛责我,就算当时打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说到自己被打的事,林月凤脸上带着淡然的笑意。

  “许公子?”

  她这话,闪电狐疑。

  “恩,许公子,县太爷家公子许公子,到时候我还要少不了问你家主子给他讨个赏。”

  林月凤淡笑点头道。

  “我家主子……呵呵,到时候还麻烦姑娘亲自跟他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就先回去了。只要找到那人证我们就可证明姑娘清白救姑娘出狱了。”

  林月凤这么说,闪电尴尬低笑。

  看来主子的身份她已清楚了,看了下天对她说着对绿翘示意。

  三人跟来时一样轻松离开。

  “唉……看来慕风身份果然不简单。”

  林月凤之前还有些不相信,闪电的反映再加她之前听到的那些话,林月凤如今已能确定慕风就是慕王。

  虽然心中失落,想他对自己的种种,唇边还是带着恬静的笑靥。

  就算今生不能和他在一起,能结交他,她一点都不后悔。

  因只有他明白她,也只有他懂她。

  虽然她坚强,在这时代也是,可骨子中她还是希望有个肩膀为自己依靠,可以让她挡风遮雨。

  林大山两人对自己的爱,带给她的感觉只让她陌生又窝心。

  闪电几女离开,刘氏林大山两人房中再次犯了愁。

  “山子,你说算计凤儿的幕后主使是否就是京城中的,她们已经知道凤儿的身份了?”

  想到林月凤只有他们两知道的身份,刘氏急的又快哭了。

  “不会的,应该不是的。要真是的话,他们早对我们出手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林大山自闪电说了情况也是担忧的不成,虽然闪电说林月凤是为了演戏,可他们不是傻子。

  虽同样忐忑他还是宽慰着他同时也用这借口宽慰着自己。

  闪电回来,看她们一直等着他们,倒把林月凤告诉她的向他们说明。

  “姑娘说她有人证,当时那大嫂被刺,她看得清楚,本想出手救那大嫂,结果被那大娘给撞上。她让我们这就去找那人来对质,找到真正的凶手,姑娘自然就没有事。”

  “只是被人误会?”

  闪电带回的消息,刘氏心头虽放松口气,对林月凤被抓的原因还是耿耿于怀。

  “姑娘已告诉了我们真正凶手的踪迹,我和白灵很快就能把他捉拿归案,到时候真相大白,姑娘就没事的。”

  不明白自己这话明明是好消息,刘氏还忐忑难平的样子,想姑娘跟她说的追人的秘方,她可是亲眼见她驱使蝎子找人。

  闪电肯定点头。

  “那就好,凶手就麻烦几位了。”

  刘氏听说,心神这才放松。

  听她和绿翘白灵回去就说去找凶手,这才欣喜含泪看着林大山,泪水再次涌出来。

  “这是好消息,你看你又来了。闪电和白灵的身手相信那人一定会手到擒来,只要抓到,咱凤儿还能出不来吗?”

  想闪电说的话,说闺女亲眼看到是个无赖跟那妇人争执之后刺伤了她。

  林大山心跟着放下,宽慰着刘氏跟着睡下。

  “白灵,我和绿翘去抓那凶手,就和王雪梅在这里,出什么事立刻给我告诉隔壁院中的守门老人,他那有只信鸽会尽快找到我的。”

  厢房那边,闪电交代白灵,她则进去拿了林月凤放在药房桌子上的大黄。

  出来把林月凤在牢房中交给她的一小片布在大黄面前晃了晃,大黄当时爬了出去。

  她和绿翘连夜追着大黄而去。

  林月凤这边,早上她用早膳时还好好的,县太爷再拉她出去过堂审问时,看管她的衙役回去就说她已中毒死在牢房中,临死还留了封血书。

  县太爷一看,当时就结了案。

  因血书上清楚写着,说她心情不好当街杀人,如今被关,她心有悔意已死谢罪。

  林月凤死,案子结,那大娘也跟着无罪释放。

  林大山和刘氏白灵她们亲自到衙门听审,本以为可以迎得林月凤洗清嫌疑,完好回家。

  没想却是这样的消息,刘氏当时就哭晕过去。

  林大山和水水也是。

看过《彪悍小农妃》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