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彪悍小农妃 > 第三百三十五章 红衣妖孽男
  “你,你给我喂了什么?”

  被迫喂进喉咙的东西,绿衣只觉一股难以忍受的辛辣从喉咙滑下,整个喉管好象被火焰炽烤。

  “好东西,你这人太冷,需要温暖和热量。我的东西不但会让你周身一点点变暖,更让你周身奇香,吸引各种昆虫和虫子省得你这么臭。”

  林月凤看绿衣不顾身上的毒,挣扎从地上起来伸嘴乱抠,浅笑低语,说出的话却让绿衣还有在场的人头皮发麻。

  耳边响起怪异的沙沙声,离她近的蚂蚁和虫子正向她脚边爬。

  “闪电,快把这个给水水绿翘和你吃下。”

  抬眼,林中还有周围草丛中的动静,林月凤神色微变,说着递给闪电三颗药丸。

  闪电虽狐疑,还是接过走向凉亭,随她过去,三人吃下,当场昏睡过去。

  她们刚睡不久,林中的沙沙声更近,接着密密麻麻数不清的虫子蚂蚁向绿衣涌来。

  就像一团吞噬人的烟雾,瞬间袭向绿衣。

  “啊……”

  惊呼声戛然而止,绿衣眨眼的工夫被从脚漫到头顶。

  “这……”

  无名挣扎着走向胭脂,那些黑衣人则如白日见鬼样看着周身都是虫子先还站着跟着颓然倒地被虫子淹没的兀自扭动的绿衣身前不远面带浅笑的女子。

  只是瞬间,绿衣变为一堆白骨,那些虫子什么的也在她随之洒出的带着怪味的药粉下快速散去。

  “你们……”

  浅笑看着眼前众人惊骇的神色,林月凤走向那堆虽中毒坐在那想起却瘫软的黑衣人跟前轻启朱唇。

  她的到前,众人脸不但黑气弥漫,就连双瞳光芒都有些扩散。

  “你说,无名是你们收买来对付我的,也是他自己要针对我的?”

  其中个黑衣人被她指点,双唇颤抖,在林月凤杏目微拧不满轻吭了声,连忙出声。

  “是我们收买的无名,不是,是我们主子。和我们无关呀,姑娘饶命,饶命呀姑娘……”

  那人内心跟着崩溃,挣扎爬起来向她连连磕头哀求。

  “很好,无名,上次我赠你药是看在绿翘诚心为你求药的份上,这次我依然看在她的面上放过你,因我答应过她,不伤你性命。以后你最好不要出现在我还有我家人跟前,好自为之吧。你们三个,醒醒,醒醒,我们走吧……”

  那人的话,林月凤看都不看那人磕的额头直冒血,淡说道,走向无名。

  扔下一个瓷瓶,踉跄走向凉亭中昏睡在那儿的三人。

  对她们三人身上扎了一扎,她就带着三个虽醒却好象梦游般的三人从他们眼前飘然而去。

  “无名,无名……”

  胭脂看无名呆楞抱着自己并没伸手捡地上的瓶子。

  虽然难以置信林月凤会给他药,更困惑那叫绿翘的女子到底跟他什么关系。

  想是解药,为了活命她还是急切看着无名连呼。

  无名从眼前早消失了几人踪影的方向扭头,看那些黑衣人已横七竖八的已有几个躺下去再也没了动静,只有那么一两个在苦苦挣扎。

  带着连他都说不出的慌乱,快速捡起脚边的药瓶倒出其中的一颗绿色药丸塞进胭脂嘴中。

  他则咬牙割破手指,扶着吃了药依然无力的胭脂踉跄而去。

  林月凤这边几人好歹集镇入口拦了辆马车。

  林月凤上了马车,看闪电她们几人完好在前这才“噗”得吐出一口血,跟着陷入黑暗中。

  耳边随之水水几人的惊呼,虽然她很想睁眼安抚她们,也好想告诉闪电把她身上慕风留给她的玉诀去找万汇酒楼三楼那的人让他们去处理西风亭那儿的尸体。

  肚子处的剧疼,特别是周身的疲倦,让她就这么陷入黑暗。

  她的吐血和昏迷,车厢中几人脸色跟着而变。

  “绿翘,照顾水水,我为姑娘逼毒。”

  虽然林月凤一直撑到眼下才吐黑血昏迷,闪电扶着她的同时握上她的手腕。

  她的脉象极为不稳,似波浪翻滚又一时若有若无。

  虽然她不清楚她到底中的什么毒,闪电当机立断把身边因姐姐这样哭的泪人样的水水推给绿翘,双手对上林月凤的肩头。

  就在闪电几女坐着马车上为林月凤的毒忙乱之时,西风亭边无名两人离开后,一边林中飘然过来一道身影。

  周身火红,到得地上躺着已没了气息的黑衣人和绿衣的尸骨前,脚上同样大红骚包却带着高底的鞋子跟着落下。

  踩在他们之前动手飘落在地的枯叶上,叶子的茎连声音都没。

  明明一身火红,上面用金银丝线勾边的骚包锦衣长衫,却让这人穿出别样的风姿。

  加上来人皮肤白皙带着不健康的苍白,墨发用一枚白玉做底上面带着妖艳如血花纹的发簪固定,五官绝美,双唇红的妖艳。

  凤眸一只眼角处点着嫣红的朱砂,一只眼角下则有朵怪异的红色小花。

  红唇微扬,万种风情流泻,笑却不达眼底。

  说不出的妖艳又邪魅。

  不是他微开领口处那突出的喉结,就这张脸说女子都不为过。

  “世人都道我红邪,取面画骨让人闻之色变,没想天下还有比我红邪还要狠辣邪肆之人,且还是那么个巧笑甜美的可人儿。有意思。”

  来人低眉,绝美雌雄难辩的容颜上涌现我见犹怜的愁绪。

  让人不觉沉迷其中的低沉男女难辩的声音从妖艳的红唇发出,嘴角笑意盈盈。

  说完眼神转向脚边的绿衣的骨架,轻叹呢喃。

  “只是可惜了,这女子丑就丑了,还破坏了那么俏丽的一张脸,让我最近寻找做扇的材料就此失之交臂。”

  低喃后,他双眸跟着移向她周围的那些黑衣人身上。

  “男人终究是污浊,就是死了也这么难看又肮脏,还是女儿家好,特别是美女。唉……”

  明明是男人,却出声这么嘲讽无视男子,说着,他素白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指入怀,拿出个小瓷瓶,随他拔下瓶塞,倒出些粉末。

  粉末飘落在绿衣的尸骨和那些黑衣人的尸体上,转眼那些尸体上都发着袅袅轻烟。

  “跟这些人一样臭。”

  男子狭长的凤眉微蹙,素白手在鼻前轻扇,轻松闪向一边。

  等他落脚到一边的凉亭处,绿衣的尸骨还有那些黑衣人的尸体随那些轻烟消散,成为一滩滩带着灰烬的血水,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快速蒸发。

看过《彪悍小农妃》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