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彪悍小农妃 > 第三百二十三章 许嬷嬷的目的
  而在临江镇一处低矮的民房中,绿翘看床上的无名终于醒来,上前递给他一碗药,想着自己答应林月凤的话不满问。

  “师兄,那女子不是恶人,为何你还要针对她?你跟她之间有仇吗?”

  “没仇。”绿袖的询问,得到的是无名两字冷冰冰的回答。

  “那跟她可有什么冤?”

  他的话,绿袖不死心再次问,这次干脆是沉默。

  “没仇没冤,你干吗要对人家姑娘动手?你可知道,上次你身上中的毒还是她给的解药?”

  师兄这样,绿袖再也难掩心头的不满说落着他道。

  “那又如何?”

  没想她这话,换来的却是无名的清冷反问。

  “如何?你杀人家,人家不但不记仇还给你解药,你还如何?难道,你都没有点愧疚之心吗?”

  这个从小被自己喜欢的男子的冰冷和无情,绿袖终于忍耐不住心头的不满怒问着他。

  可她的咆哮和恼火,换来的是无名干脆闭眼不理会。

  “你,我不管你了,你怎么变成这样,变的这么陌生又让人捉摸不透呢?”

  他这样子,气的绿袖几乎要跳脚。

  带着怒意,她重重放下给他熬好的药碗放在他床边,起身出外,坐在门槛处看着天上的星星发呆。

  “唉。”

  可惜床上的无名,只是睁眼轻叹了口,跟着闭眼不语也不动。

  却没人知道,这天下午,曹氏绣坊旁内的一处偏院。

  有个青衣女子提着菜篮子匆匆入内。

  “事情办的怎样?无名不是说再有次绝不会失手吗?为何怎么这两天不但没给回影,连个人影都没。”

  厢房中一位身边有着两个绿衣丫头的嬷嬷,抬手让那两丫头退下,才对跟着走进她身前的青衣女子问。

  这女子看一边脸,清秀非常,另一边脸上有着块狰狞的疤痕,疤虽然很浅却整个坏了女子的这张脸。

  “许嬷嬷,绿衣从外打听的消息,也是无名今天下午给我传的消息,说事情没成功。本来他可以在那天晚上得手了,突然冒出来个男子坏了他的事。不但他没有杀了她,自己还受伤,他昏迷了两天天才转醒。”

  女子低头,翻着臂弯中的菜篮子对许嬷嬷道。

  “一个突然冒出来的男子?那男子的身份他可清楚?”

  许嬷嬷听闻,眉头微皱,低喃再次问。

  “手下没问,让他继续盯着找机会动手吗?”

  绿衣摇了摇头,再次问。

  “不但让他继续盯着找机会动手,还要让他查出那坏我们好事的男子是谁。要不就让他等着给青霞收尸吧。”

  许嬷嬷点头,再次交代。

  “是,奴婢告退。”

  林衣恭敬点头,说着挎着篮子出外。

  这许嬷嬷就是之前在曹运芳绣坊出现的许嬷嬷。

  “臭丫头,不管是不是你?老身绝不能让你坏了夫人这些年苦心经营的一切。”

  许嬷嬷看绿衣离开,阴沉说着,抬脚出外。

  “曹夫人,绣坊打烊了?我家夫人本来让我去调查那丫头的真实身份,可她家人却百般阻拦,没办法,老身估计只能在这叨扰几天了。”

  许嬷嬷走出两步,看曹云芳带着两个丫鬟过来,轻笑上前寒暄。

  “不急,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们谨慎也是应该的。再说她毕竟有人家那家人养大,又怎能割舍呢。如今看来,许嬷嬷你们是相信那丫头就是傅姐姐妹妹的女儿了?”

  相对许嬷嬷的解释,曹云芳淡笑摇头,对她的话,欣喜问。

  “夫人是怀疑,老身不止一次找人去她家问情况,可那林夫人嘴巴严实的紧,更重要那丫头也根本难以接近。我们要保证,还真有些困难。但老身想,应该是八九不离十,要不怎么会那么像我家夫人那张脸。”

  曹云芳的询问,许嬷嬷无奈一叹,好象很难着手的样子。

  “这事也不能急,只有暗中调查。这几天,我在绣楼一直忙,不知嬷嬷在这儿住得可惯?”

  许嬷嬷的为难,曹云芳同样无奈,还是看向她安抚找着其他话问。

  “还好,就是还要再叨扰夫人些时日,给夫人添麻烦了。”

  许嬷嬷轻笑伏身对她寒暄。

  看曹云芳点头,又交代了声那些下人,这才跟她一起向内话着家常。

  “我家夫人承蒙你这么年一直牵挂,也是福分,只可惜我家夫人自那年后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唉。”

  许嬷嬷看曹云芳见到自己开口闭口不离她的傅姐姐。

  虽满满的不耐烦,面上却不动声色道。

  “是呀。我来只是看看你,如今看来我也是放心了,缺什么尽管让下人找我,我这人虽没什么本事,这点家还是当的。”

  曹云芳看许嬷嬷一听自己说到她家小姐,神色跟着失落不语。

  虽然不清楚自己那小姐姐到底生了什么病,上次见她她好象气色还不错。

  许嬷嬷这样,她还是打住继续跟她话家常的话客气道。

  直到曹运芳离开,许嬷嬷身边两个绿衣丫头,其中的一个看着她带着丫头离开的身影,阴冷对许嬷嬷提议。

  “曹夫人没事就来说夫人的种种,莫非她发现了什么不成?”

  “不清楚,老身也奇怪,她好好的找我说夫人和她当年的事做什么?难道她怀疑夫人了?”

  丫头的提醒,许嬷嬷老脸阴沉猜测低喃。

  “虽然她给我们透漏了一个这样重要的情报,可她也太多管闲事了。嬷嬷,要不要手下……”

  另外个绿衣面容冷清的丫头,对许嬷嬷的狐疑清冷道,说着手在脖边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少安毋躁。别忘记咱夫人真正的身份,要明目张胆对她动手,一定会有人警觉。”

  丫头的提议,许嬷嬷看了眼一边,阴沉吩咐。

  “我们真要接那丫头回京吗?”

  许嬷嬷的话,两丫头看了她一眼,虽满满的无奈,对她跟曹运芳说的那些话,还是狐疑问。

  “在这处理不掉,只有路上再解决了。反正不能让她到京,更不能让老爷看到她那张脸。”

  许嬷嬷沉吟了下再次交代。

  “话是这样,可临江镇杀一个人轻松,如果处理不掉必须带她回京呢?”

  许嬷嬷的话,其中个相对年纪小点的丫头担忧问。

  “先过些天看看情况,无名真的得不了手,我们可以再找其他杀手,我就不信她个毛丫头有多大能耐。只希望绿衣能调查出那丫头身边的男子是谁。知己知彼,我们才能做到万无一失。”

  两丫头的忐忑和担忧,许嬷嬷沉吟压低声音,说到她们的计划和此行的目的,唇边带着阴冷算计的弧度。

  “师兄,你又出去找那姑娘的麻烦了?是不是?”

  绿翘和无名所在的草屋前,前一天天黄昏,绿翘满心哀怨坐在门口的石凳上,看无名捂着肩头回来。

  虽起身扶着他入内,看无名不着痕迹推开她的手向屋内去,愤怒放开清问。

看过《彪悍小农妃》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