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彪悍小农妃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毒帕子

第三百一十九章 毒帕子

  林月凤继续翻着手中的册子。

  册子中林老头写的几句小字批注,却跟慕风毒发时的情况极像,猛然想到自己为慕风抑制了毒后,自己收下特意接了他吐的毒血的手帕,林月凤低喃,起身房中四处翻找,虽心中跟着不平静起来,还是连喊王雪梅。

  “我那条粘了慕风毒发吐出的血的帕子呢?雪梅……”

  “身子刚好又起来了。要找什么喊我就成,万一扯到伤口怎么办?”

  王雪梅看她不顾身上有伤从床上起来,房中一阵乱翻,虽无奈,想着她的身子,还是心疼说着,上前扶着她向床边扶。

  “不了,雪梅,我想坐坐,睡了几天再睡我就成木头了。我那天昏迷后,你出来可否见到我怀中装的一方带血的手帕?”

  王雪梅的话,林月凤淡然道直问她手帕。

  “手帕?你是说一方淡紫色苏绢做的,上面绣着一道金色闪电,还有些血的帕子?”王雪梅还以为她有什么事,虽茫然,还是问着她。

  “是,就是那方手帕。那帕子哪儿去了?”

  虽然那帕子上绣了什么林月凤当时根本没主意,但上面有血她还是急切问着王雪梅。

  “帕子脏了,林婶婶嘱咐我把它洗了,还有你房中你之前换过来那身同样带血的帕子我都洗了。”

  说到那帕子,王雪梅虽疑惑她那样的帕子到底是谁的,想着上面脏脏的血,还是道。

  “洗了?在哪儿洗的,用什么洗的,你可不可以带我去看看。”

  王雪梅这话,林月凤想着慕风的毒,紧张看着她要求。

  “就在咱家院中我用手洗的,院中不是有水井吗?怎么了?”

  王雪梅这才意会到可能出了什么事,说着忐忑询问。

  “没什么,你的手我看看。”

  王雪梅这话,林月凤听的心中一个咯噔,还是说着她拉过她的手来看。倒没发现什么异常,虽然如此,她心中还是忐忑,顿了下再次问。

  “那洗衣服的水你倒哪儿了?”

  “就倒在咱院中前两天大山叔种的桃树根上,也没和其他衣服一起洗。怎么了?”

  看只是个手帕,她就这副表情。

  虽然王雪梅满心的疑惑还是说着,忐忑问。

  “你带我去看看那桃树,另外你洗衣服的盆子可是我房间平时用来洗衣服的盆子吗?”

  虽然林月凤不清楚那毒是否会通过这些途径传播,想到慕风那毒的古怪,还是急问。

  “恩,你的衣服我就用你房中的盆子洗的,其他人也没再用过。因上面有血,我只跟它和你那件带血的衣服一起洗的。你当心些。”

  王雪梅虽不理解,但之前林月凤曾对她对她交代过,她房间吃的喝的,都可以动,但她放药材的房间中那些东西千万别动。

  因那些东西她在里面有时会炼药,可能会带上对身体不利的东西。

  所以她那件血衣和手帕,她就放在她的盆中洗。

  “好,你先吃下这颗药,不怕亿万就怕万一。要有什么不舒服痒怎样的,一定告诉我。扶我去桃树下看看吧。”

  看王雪梅伸手扶自己,虽然她的手看着并没什么反常,林月凤还是从怀中掏出颗百草丸交给她,看她虽迟疑还是放进嘴中吃下,这才要求。

  “这,前天我倒的时候还说树终于活过来了呢,怎么就枯萎了。这……”

  两人包括刘氏都因这动静过来,听了王雪梅简单说了情况,一起到院角落处的一棵桃树边。

  这几天只顾照顾她,刘氏还真没注意到院中树的不一样,到前,看着之前发了芽也长抽了些微嫩枝的树枯萎的不成样,刘氏神色大惊道。

  “那手帕上带有毒血,一种很厉害,我也无法判断的毒。树成这样,就可见毒性强悍了。雪梅,你手伸过来。”

  刘氏急变的神色,林月凤虽满心忧虑还是向她道,说着伸手把上王雪梅的脉。

  “凤儿,雪梅不会也被这毒影响吧?”

  女儿凝重的神色,刘氏虽看她为她诊脉,还是忐忑问。

  “暂时看没事,脉象也没反常。但移防万一,雪梅你还是多当心些,平时尽量用香皂泥洗手或是用陈醋泡下水。这毒这么强,回来我爹要问起来你就说它自己死的,等枯死烧了就是。”

  确定王雪梅的脉象并无反常,林月凤虽然神色有些放松,想到有些病的难以控制和潜伏期,还是慎重对她交代,对眼前的树,林月凤从包包中再次拿出个瓷瓶打开,倒在一边的树根处交代。

  “好。”

  刘氏应声,看林月凤黯然轻叹,对她这神色,虽同样忐忑,还是强笑应道。

  “放心的,雪梅,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林月凤心底虽忧虑,还是转头对王雪梅安抚。

  “恩。也许只是虚惊一场呢,我手上当时又没伤,只是洗了下衣服,应该没什么事的。”

  王雪梅虽然心中忐忑,看她和刘氏都这样,眼下并没什么事,她还是宽慰对她们道。

  “恩。娘,你帮我去找下慕风吧,我有事找他。”

  虽然王雪梅宽慰着说没事,林月凤心头忐忑却是增升。

  不管那毒是否对她有什么影响,她都决定研制那毒,前提就是再借那家伙的血一用。

  “好。娘这就去。。”

  刘氏神色虽同样凝重,还是应着,转身出去。

  “希望只是我多想了吧。慕风呀慕风,你到底是什么人?又到底招惹到什么麻烦的人,怎么会好好中这样的毒?”

  刘氏离开,林月凤吩咐王雪梅去用醋和自己特意放了百毒草药粉的水洗手,自己坐在凳上,想着自己之前的紧张和慌乱。

  她才知道自己已无意间把刘氏甚至王雪梅这些人当成自己最在意的东西。虽如此,想到造成她困惑和忐忑的罪魁祸首,她还是轻叹反问,对慕风的身份第一次起了怀疑。

  “丫头,我还以为你不想见我呢,没想这么快就找了我来,可是后悔赶我走了?”

  很快慕风到来。

  慕风看刘氏点点头,给慕风沏了杯茶又拿了两碟糕点离开,看着坐在自己对面长凳上的女子,轻笑问。

  “有人说你跟前些天遇刺身亡的慕王殿下很像,这件事你怎么看?”

  虽然身体依然有些虚,林月凤还是喝了口眼前盅中的参茶,半是调侃半是试探问。

  “慕王殿下?你说的可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也既前些天不但京城就连临江镇都广为传播的慕王殿下?”

  慕风失落一叹,轻笑反问。

看过《彪悍小农妃》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