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彪悍小农妃 > 第二八四章 无耻还要标无辜
  “你慢慢想吧,反正我今天要跟刘狗子摊牌,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我都不会再跟他继续生活下去。”

  林苗苗清楚她一时难以接受自己这些想法。

  其实她也清楚,这种事,要成功她就可以和刘书顺永远在一起;要失败,她可能从此再翻不了身甚至没命。

  淡看着她说着依然向刘狗子家门口去。

  “苗苗,你,这孩子……”

  陈氏慌张回神,嗔恼说着还是后面跟着她到前。

  “谁呀,林苗苗,你们母女来干吗?”

  刘狗子听到敲门声,开门来看。

  看到门前的林苗苗母女,想林苗苗对自己做的事,刘狗子当时铁青着脸问。

  随他说话,里面跟着出来几个年轻人,都是刘狗子平时玩的要好刘氏族中的年轻人。

  “狗子我想跟你谈谈。”

  刘狗子的不客气,看他当着那些人的面这么给自己脸色。

  林苗苗神色尴尬,顿了下才道。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欠我的钱还有你们吃我的喝我的,我也不要你多,一百二十两,拿过来我给你休书。”

  想到集镇她和刘书顺的种种。

  她的表情还是那么楚楚可怜,想到她让自己戴绿帽子,刘狗子清淡看着她说着转身。

  “狗子……”

  刘狗子的反映,他身后那些刘氏同族的人,其中个狐疑抓住他的手臂问。

  “别拉我,这样的贱货我玩腻了,不成吗?你们欠我的钱最好一分不剩还我,要不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们。”

  同族兄弟的拉扯,刘狗子冷脸看向那人,冷冷对林苗苗母女说着进门。

  “刘狗子,你个混货,我闺女哪里得罪你了?你这样羞辱她……”

  刘狗子的气愤而走,虽然他那些同族的兄弟没有再拉他。

  他的话,陈氏看身边林苗苗眼中泪水跟着弥漫,虽然女儿的心思她懂,陈氏还是不满看着刘狗子离开的背影发怒道。

  “就你闺女表面纯洁骨子中比荡妇还****的性情,你问她我羞辱她了吗?我的话给我记住,三天,三天时间不把那些钱还上,林苗苗你等着。”

  陈氏的叫嚣,院门口的刘狗子愤然扭头,双眼通红看着她们,抓着身边的门用力关上。

  “刘狗子你,你就是个混蛋。”

  虽然刘狗子没有当面说出她和刘书顺的事,他的话,林苗苗看他家门口几个刘氏族中的年轻人跟着狐疑责怪看着自己。

  跺脚怒道眼中泪水弥漫,好象自己受了多大委屈。

  “混蛋?我家狗子对你多好,怎么就混蛋了?倒是你,林苗苗你说你一个跟刘书顺之间不三不四的破鞋,你有什么资格在我们狗子跟前横,狗子这样算对你客气了。就你这样的相公不恭刺伤相公的行为,浸猪笼都不为过。”

  林苗苗的怒怨,之前说话的年轻人不爽抱臂,对林苗苗低斥。

  “可不是,什么玩意,也就狗子把你当宝,你却不知好歹刺伤他。要我我直接打断你的腿再休了你,看你还有脸在林家村出现。”

  另外个年轻人跟着附和,显然为刘狗子报不平,也显然刘狗子受伤的罪魁祸首他们都知道。

  “你们,你们这些混小子,不知道原委别胡说,苗苗是不对,两口子哪个没吵过架,苗苗只是失手才不小心伤了狗子……”

  几人的话,陈氏看一边女儿只是哭。

  气的老脸发青,愤怒斥责他们为女儿辩解。

  “失手?我们失手拿杀猪刀砍你下也叫失手,可以吗?臭不要脸的女人,还有脸到狗子家门口哭……”

  陈氏的叫嚣更引起那些人的不满。

  “你们,你们这些天杀的,我跟你们拼了我……”

  陈氏听这些人这么过分,铁青着脸怒说着,卷起袖子就向其中个人扑去。

  可她上前就被那年轻人一推,整个人跌倒在地当场杀猪般大哭起来。

  这一哭闹,整个林家村再次沸腾起来。

  “陈氏一回来就闹腾,还到人家刘狗子门口闹腾,你说这人脸皮有多厚……”

  “可不是,我刚在门口听说是刘狗子要休她那妖精样的闺女,她就这么闹起来……”

  “闹?以我,娶到这样个媳妇,我不打断你的腿再休了你,让你在村中没脸见人才怪。狗子虽然平时混,这样做已够客气了……”

  “谁说不是,就她那闺女,人狗子想娶还娶不来个好的。”

  ……

  一些本在门口乘凉远看着这边动静的人跟着过来,看着地上和那几个年轻人哭嚷争吵的陈氏还有她身边脸色难堪的林苗苗指点议论起来。

  “有完没完呀。林苗苗,我话说的够清了,欠我的东西吃我的喝我的一分不少的还我,我自给你休书,要不就你身为媳妇刺伤相公的行为,我刘家的族规你就没好果子吃。”

  这动静也让关门进去的刘狗子,再次忍耐不住开门,清冷看着正满脸尴尬拽着地上陈氏的林苗苗道。

  “我……不是你动手打我,我怎么被打急了才不小心刺伤你,刘狗子,做人说话可不能睁着眼说谎。”

  周围人的议论和指点,就差对着她们母女吐口水的架势。

  林苗苗这才有所担忧,自己那么做,真不会惹的林家村的人都排斥她们吗?

  眼下,她知道自己不能跟刘狗子硬来,嘴巴动了动。

  眼中泪水再次流着,满脸委屈对刘狗子控诉抬袖拭着脸上的泪。

  “我呸,我睁眼说谎话,你怎么就不跟她们解释下我为什么打你?你敢说吗?你个臭婆娘。”

  刘狗子看周围有些人当时对自己指点议论起来,对眼前的两人更是唾弃。

  他脾气是坏,可对他林苗苗,可是从她进门就一直压抑着自己的脾气。

  他这话再次引起那些人的猜测和议论。

  林苗苗只是哭,陈氏则一边瞪眼“刘狗子,你说话给我讲点道理,什么我闺女睁眼说谎,不是你动手打她,她又怎么会被打急了不小心伤了你?”

  虽然闺女有那个心,眼下陈氏自为女儿说话。

  “我不讲道理?你敢说你闺女没在集镇和人勾勾搭搭吗?你敢不敢?如果不信,咱可以找风详药铺的掌柜来做证。我话已说的明白,别给脸不要脸,滚离我家的门,再在这里说三道四,我刘狗子拿杀猪刀砍了她。”

  陈氏的血口喷人,刘狗子心中怒火更胜。

  他刘狗子虽然混,最起码还知道脸面,不是不想把这件事闹大,他面子上不好过,就这恶心的婆娘对他做的事,他早在回来后就把她和刘书顺的事说出去了。

  自己已够客气了,这对母女还在村人面前装可怜博同情。

  刘狗子恼恨说着,回身拿出把杀猪刀怒道。

看过《彪悍小农妃》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