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彪悍小农妃 > 第二五八章 刘狗子之怒
  林苗苗被刘狗子扯到一处角落中,打得林苗苗跟刘书顺差不多一个样子,这才住手。

  “我告诉你,你个贱人你给我听清楚了。对你这样的破鞋,我刘狗子瞎了眼才把你当宝。我只说两个条件,一是现在就跟我回去林家村,二,如果你继续留在集镇跟刘书顺勾勾搭搭,我刘狗子就算不要你毁了你,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

  看地上被自己得蹲在一边,双手抱腿哭成一团的林苗苗。

  想她当着自己的面做出的那些事,他再没了一点耐性。

  粗喘对林苗苗说着狠话。

  “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绝不。”

  林苗苗从腿间抬出那张被泪水浸湿也被他巴掌抽的肿的通红的脸倔强道。

  “不跟我回去,你们就等着吧。哼……”

  林苗苗含泪的哽咽,刘狗子眼中杀气弥漫,对林苗苗又不客气踢出一脚,愤愤而走。

  “不,不……”

  他的愤然而走,林苗苗才想起自己这样做的后果。

  书中有女子和人合离,女子的家世和男方相当,两方大人达成协议才可以。

  自己这样做,想村中女子不守妇道的后果,之前她不了解,小时候她她看过个女人,虽然她当时还小。

  却清楚知道那女人外面有了其他男人,她们被人抓到偷情,女的被宗祠的人当场判浸猪笼,男的被驱出族谱,永远离开林家村。

  当时她不懂,刘狗子的话,想她和刘书顺的事暴光的后果。

  林苗苗惊恐的周身颤抖,不顾被他连番毒打和踢踹周身的疼痛,咬牙从地上爬起来。

  “我没有偷人,一切都是你污蔑我……”

  求生的欲望加上为了摆脱刘狗子对自己牵制的林苗苗,从后冲上去,发狂拔下头上发簪朝正背对她而走的刘狗子后腰刺去。

  “你个贱人,你竟用发簪刺我,看我不打死你,我……”

  刘狗子听着身后她的怒喊,赫然扭身,发簪还是对着他手臂刺了一下。

  手臂上的疼痛,刘狗子痛呼低呜,恼恨抓过她刺了自己的发簪扔在地上,一手抱着受伤的肩头,抬脚向林苗苗踢去。

  “贱人,劳资供你吃供你喝,给你吃好的穿好的,你就这么报答我。我不弄死你们我还是我刘狗子吗?”

  看着躺在自己眼前墙边的女子,口鼻向外冒血,双眼也紧闭没了动静,刘狗子才停手。

  带着小心上前踢了她一下,看林苗苗随自己脚的踢踹,歪在一边的头只是晃了晃没动静。

  这才恐惧变了脸,口中怒骂,抱着受伤的肩头踉跄而去。

  “有本事你就打死我,打不死我,你永远都别想再跟之前样欺凌我。刘哥哥,我,我……”

  随刘狗子离开,本靠在墙角落中的林苗苗悠悠睁眼。

  确定他已经走了,这才唇边带着凄美的笑,挣扎扶着一边的墙站起来。想刘狗子对自己的恨,又想就在不远的药铺中躺着的刘书顺,林苗苗说着挣扎上前,终究因伤的太重,几步后昏了过去。

  临江镇,慕风所在的院中。

  脸色有些苍白的风一,到前对一处向阳的书房中正看着书的慕风低呼“爷……”。

  “不是让你继续跟着林姑娘吗?你好好回来做什么?”

  慕风的眼从眼前的书上移走,对他的回来狐疑问。

  “手下看到一件事,不知该不该跟主子说,所以……”

  想自己看到的事,风一表情有些为难,还是小声道。

  “说。说了继续去跟在她身边,爷总感觉上次那人还会找她麻烦。”

  风一这样子,慕风虽凤眉微蹙,不耐烦道,想到林月凤在自己面前被人刺伤的事,脸色跟着凝重起来。

  “林姑娘的堂姐被人毒打,气息奄奄躺在一处胡同中,手下要不要通知林姑娘去看看她。”

  主子的不耐烦,风一神色闪了闪,还是对他说着自己看到的事。

  “爷让你寸步不离跟着她,你管这些没用的人做什么?去,继续跟在她身边,如果她再出什么意外,我拿你是问。”

  风一的话,慕风脸上表情跟着变的严肃起来。

  那丫头亲眼见她堂姐被人欺负都无动于衷,虽然他也纳闷林苗苗母女可是她的亲人,她怎么就那么冷清。

  风一的话,慕风还是放下书,不悦怒训,说着继续看着手中的书。

  “是,手下这就去继续跟着林姑娘。”

  本想回来在主子跟前讨份赏,没想却被主子训斥了顿,风一神色虽狐疑,还是恭敬应着,转身出去。

  “真是没用的东西,连爷的吩咐都听不懂。”

  风一离开,慕风这才不悦说着,继续拿着书看。

  可说陈氏。

  大街上看刘狗子毒打刘书顺,听衙役到来,仓皇而去。

  “哎,我说你跑那么快做什么?翠蛾,娘还正愁满大街的找你们难找呢。没想真的遇到你。你,你的脸怎么回事?谁打的。”

  一处幽僻的茶炉外,发觉身后并没人追来的陈氏轻喘低头找了个地方,坐在那些正喝着茶的茶客中间。

  她刚坐下,斜地中冲出一个人,粗喘抓上她的手臂,跟着坐下来道。

  当看到陈氏抬头,红肿几乎快让人认不出的脸,来人吓了一跳惊问。

  “娘,你可要为媳妇做主呀,娘……”

  陈氏看清眼前是林王氏,想自己这两天内心所受到的煎熬,林大海对自己所做的种种,含泪抓着林王氏的手臂,哽咽出声。

  陈氏见自己哭得像个孩子,林王氏内心烦躁轻叹。

  她一大早起身坐着村中人大清早到集镇的马车来集镇,只可惜她到来,才发现对儿子的事她竟一无所知。

  连他在哪儿做事都不知道,所以她就一直在街上逛,直到快晌午才看到个熟悉的身影。

  衣服是陈氏从林家村离开时的穿着,身影也像她,所以她就卯足了劲不顾身体走点路就头晕眼花的虚弱追上她。

  本以为她们娘儿们在集镇跟着大海好吃好喝,没想也只两天的时间,她不但神情憔悴了许多,双眼通红浮肿,脸更是肿的不成样。

  “好了,有什么慢慢说,娘听着。”

  林王氏心头虽无奈,这么大岁数还让她操心,但她耐着性子拍着她的手劝。

看过《彪悍小农妃》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