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彪悍小农妃 > 第二二零章 痛扁林铁柱
  “姨夫,你怎样?姨夫……”

  随林月凤离开,她临走前在铺子门口撕毁了欠条。

  刘夫人的姐家儿子起身,虽然他被按爬在地,毕竟年轻受了几脚并没什么,看刘松跟着起身,鼻青脸肿就连嘴角都破了,上前扶起他连问。

  “家门不幸呀,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呀,那孽子……”

  刘松被扶起来,眼前虽没少东西被她们弄的狼藉满地的店,再想自己被打,都是媳妇儿子做出这样的事,沉痛怒道,一个摇晃晕了过去。

  “林姑娘,有心事?”

  宋奎看林月凤前面走着,不时看天口中还不断轻叹,忍不住问。

  林月凤打了刘松一顿。

  算是为死去的原身也为自己穿越来受到的种种迫害和算计雪了耻。

  毕竟这些是前身和他们之间的冤仇,虽然她找人打了他一顿。虽然她不清楚刘书顺这些人渣算计她的事是否有他参与,看他那么大岁数因他儿子那么。她心还是没来由的沉重。

  虽然说父债子还,子不教父之过。

  真打了他,也解了她心中一直压抑的那口恶气,她的心却一点都高兴不出来。

  宋奎两人的询问,林月凤淡看着他们交代,独自在街上迈步。

  “没什么。你们去忙吧,今天还谢谢你们了。对了,许大娘的病,你们可以带她去回春堂看看,那里的月姑娘看病很不赖。”

  “好。老猫咱回去就带大娘去回春堂看看,我也正好听说月姑娘医术高超,也许你娘的病让她看了就愈全了呢。”

  林月凤离开,远远还听到三人的话。

  “只希望以后都好好的,开拓了店面我就陪爹去唐家庄看看,以后就这么守着她们。”

  林月凤看了下头顶的太阳轻叹期待。

  这些天遭遇的种种和闹心事,那些算计她或陷害她的人,多少都受到了惩罚和报应,她的心总算平静下来。

  前世刀口舔血,过了今天没明天,她真的过腻了。如今,她只希望看看病经营着生意的同时就这么守着他们。

  她却不知,她闲适背着手在大街上走着,路过一个赌坊。

  赌坊中正有个人被几个大汉从里面踢打出来。

  “滚,没有钱还来赌什么,没还清欠给我们掌柜的债,你就别再想再进我们这里一步,还有我告诉你林铁柱,欠我们赌坊的钱尽快给我们还上,要不我就不是跟上次样砍你一只手那么简单,我会把你的脑袋拧掉当球踢。滚。”

  这人正是林铁柱。

  看来林大海拿了陈氏和林王氏算计林月凤没算计成结果落到林苗苗身上的钱还债,并没管好他这儿子。

  这不,才还了人家的赌钱就又来赌了。

  “不就欠你们一点钱吗?至于这么对人无礼嘛。林月凤,她不是跟她爹娘一起到集镇找营生了吗?穿着这么好,是发了什么横财也是攀上什么有钱人了不成?”

  林铁柱被对方踢打,整个人如烂泥样抱头任由人家打。

  看人家骂骂咧咧走开,才小心放下抱头的手,粗喘暗抽着气起身。

  这起身,就看到眼前路过的一个熟悉的身影。

  看林月凤虽着素衣,身上的布料明显是绸缎。

  对他们离村,他倒有所耳闻。

  这不,林铁柱狐疑低喃,就这么揉着被踢打疼得有些跛的腿,跟着林月凤而去。

  林月凤前面走着,很快就感觉后面有人。

  看了下眼前,前面正好有个胡同。

  林月凤粉唇微扬,扭身走了进去。

  “你是在找我吗?”

  就在林铁柱抚着走路有点跛的脚进入胡同,疑惑眼前是死胡同,明明看到那丫头进来却没了踪影时,身后传来熟悉让他惊慌后退的声音。

  “你,林月凤你从哪里出来的?”

  林铁柱本能后退,整个人也因腿上的疼痛歪向一边墙壁,看着眼前抱臂不知从哪儿冒出的林月凤,颤声惊问。

  “我倒想问问你,你跟着我做什么?”

  看林铁柱见到自己惊恐后退却因身后墙壁想躲却躲不了,无奈又后怕的神色,林月凤浅笑笑问,眸子中却是寒意一片。

  还想着以后就安静的做生意赚些钱守着爹娘他们呢,这些不省心的还不怕死的跟着自己。

  “我,我没有,没有……”

  她的清问,林铁柱慌乱摇头,可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完,林月凤的手已掐上他的脖子。

  “没有?没有,刚才后面是狗跟着我的吗?”

  林月凤烦躁清问。

  “林月凤,凤儿妹妹,我可是你堂哥,你不能这么对我……”

  脖子被掐,林铁柱本能挣扎发现挣不开。

  惊慌出手两手抓着她掐着自己脖子的手,这丫头他知道变化了,可这变化,想他们之间的关系,他虽然呼吸有些困难还是轻喘连道。

  “堂哥?你爹什么时候把我爹当兄弟过?你娘和妹妹她们又何曾把我们当人看过?吃着我爹娘辛苦赚的米粮,还屡次算计我们吸血榨油。你们简直就是一群喂不饱的白眼狼,吸血鬼……”

  林铁柱这不说这关系还好,一说这关系。

  想爹被林老头收养后遭遇的一切,之前她不知道,反正她有记忆后,爹娘的声生活就是那样,这还不算,这些人还不时算计践踏他们,喝他们的血,吃他们的肉。

  说他们是人,其实他们连畜生都不如。

  这不,虽然嫌弃跟抓到粪便样甩开林铁柱,林月凤甩开之机,又给了他一拳怒道。

  “呜,林月凤,你就是个恶魔,看来我爹娘说的一点都不假,你就是被魔鬼附身了。之前我们一家人好好的,自你变化后开始家中闹腾个不停。如今你害得我娘整天哭,我爹发愁,我妹妹不得不嫁给刘狗子那混蛋,这一切都是你,都是你……”

  林铁柱没想她见自己就这么大的冤仇。

  爹娘和妹妹的事他是听说了,这丫头的变化他也听说了。

  虽然肚子被挥了一拳,挥的他整个人后跌坐地,林铁柱捂着肚子闷哼出声,还是不怕死的说着挣扎着起身去打林月凤。

  一个毛丫头,他被爹娘训斥,被人看不起,连这么个之前被他们当狗样训的臭丫头都这么跟自己横,他要不发威,还真以为他林铁柱是泥捏的。

看过《彪悍小农妃》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