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彪悍小农妃 > 第二一九章 算总帐出恶气
  “相公,你怎样了?你别吓我呀,相公。”

  刘夫人本就为难这件事,没想他一听反映这么大。

  看相公说着吐出一口血跟着虚弱向一边倾去,哭喊上前扶住他后怕连道。

  “这个逆子,整个林家村没出过个秀才郎,我就想他是全村唯一的秀才郎,所以给他吃好的喝好的,钱也从没少过他。我在集镇对人哈腰讨好,他倒好,拿着我的钱胡吃海喝,村中荒唐就够了,集镇也是那样。集镇有钱人家的孩子,人家爹娘是做什么的,我们又是做什么?我们怎能跟人家比,你说……”

  靠着刘夫人,刘松个大男人哭得孩子似的。

  想刘家几辈都住在村中,虽然不缺土少地,都是老实巴结的庄稼汉。

  儿子聪慧,跟着本家几个识字的老者学字认字快,所以他才想着让他上学堂。

  孩子也算争气,读了三年拿了个秀才名。

  为了让他有更好的教育,他舍弃了家中老刘家的那点田,到集镇租房做生意,只为了能攥多点钱给他更好的条件。

  没想倒养成他眼高于顶的心性,林家凤丫头,他看不上,之后闹成这样。

  村中荒唐,他可是几乎跪下求了村正和族老才压下他所犯的错,没想,他在外也干着这样的事。

  这怎么能让刘松平静。

  他这辈子无能,他却希望儿子能够有成就,最起码可以通过读书有所作为,没想他在学院一直打着这样的旗帜行事。

  想都是他们太过溺爱,让他变成这样没脸没皮又眼高于顶。

  刘松既懊悔又失望。

  两口子就这么靠坐在地上,刘松沉痛哭泣,刘夫人只是心疼抱着他一起流泪。

  “爹娘,你们做什么呢?儿子我不就是顶撞了两句话吗?爹,咱家生意真那么差吗?为了二十两你就回来哭鼻子,你……”

  就在他们两默默流泪时,出去躲了会看老爹并没追上来的刘书顺,回屋,院中看到爹娘这样,特别是爹哭的孩子样的,想之前他说的话,无奈上前道。

  想不就二十两,每次他问娘要钱,娘只说他够不够,不够她去爹的铺子中拿。爹在集镇开铺子当掌柜,二十两应该轻松能拿到,老爹却这样,刘书顺就不客气低损。

  “你个混蛋东西,你还有脸说,不是你胡来,又怎么能惹出这些事来。”

  儿子这话,刘松更是气的脑门上充血。

  之前的事,他没离村前,林苗苗的娘陈氏就带陈家人来闹。

  扬言说他们必须还她女儿之前借他们的五十两,不想事闹大,他们就还了。

  而他们当时虽心中愤懑,怕会影响他的心情,毕竟这事也是他们做的不光彩,那晚林苗苗上门喊门,他们没给她开门,就那么看着她被刘狗子拉去。

  还了陈氏的银子,铺子又刚进了货,让他拿二十两还不是割他的肉。

  这不,刘松一把推开身边刘夫人,说着抓起眼前桌子上一个碗就朝刘书顺砸去。

  “啪”的一声,刘松泄了愤安静下来,刘书顺的前额却被砸了个口子,血水直流。

  “你再生气怎么能打孩子,孩子就算再不对你也不能拿东西砸呀,这要砸出个好歹,以后我们两老靠谁养呀。”

  刘夫人看丈夫扔过碗,儿子呆了丈夫也呆了。看儿子捂着额头的手指缝中有血流出,虽然相公的话她很自责,看儿子这样,刘夫人还是心疼说着刘松。

  之后他们去找林牛柱,林牛柱虽给他做了包扎,刘书顺的额头却多了个疤,好歹头发放下来倒不至于毁了容。

  晌午刘松终究是失落的揣着从林小红家拿来的十二两银子回到集镇。

  “凤丫头,伯父跑了很多地方,也只凑够这十五两银子,还有五两,可否宽限两天,等我买出些货我自上门亲自给你送去。”

  晌午刘松回去就看到林月凤带着三个男人到来。

  那三男人他知道的,临江集几个混混,自然是宋奎他们。

  家中闹腾的事,刘松虽心情烦躁的不成,还是进去又拿出三两银子一共十五两拿出来向林月凤讨好。

  “刘伯,我可是给了你时间了,这店我们也问了,你前天还进了上百两的布呢。能进这么多布却没留着我的钱,我看你分明是赖帐。这样吧。这钱我先收下,欠的那五两。宋奎,你说这人有钱却不还,该用什么法子让他还呢?”

  林月凤看了眼他放在眼前柜台上的荷包。

  是个女人家的,虽不知他从哪弄来这些钱,想他欠自己的钱,她还是看向他道,荷包收下,扭头看着宋奎几人问。

  “有钱却不还,看来是没吃苦头。林姑娘你对这人也太客气了。”

  宋奎本在卖猪肉被她好好喊过来,没想却是看她要帐。

  不理解她给这家人有什么嫌怨,这人的态度,宋奎还是冷看着刘松,说着,几人抓着刘松一顿好打。

  刘夫人姐家儿子来阻挡也被一顿好打。

  “林月凤你个妖女。我不就是欠了你些钱吗?你却这么变本加厉的逼迫,你,你……”

  刘松虽被宋奎踩在脚下,看着媳妇外甥也被打。看林月凤见他们被打,只是坐在一边看热闹般不出声,抬头怒吼。

  “我什么?这要怪也只能怪你那媳妇和儿子,不是你们一再算计我,意图毁我清白,要我命,更意图烧死我,我又怎么会这么一直牢记你们的好。如今我不顾前嫌治好你儿子的病,你却赖着我的钱不还。我怎么就是妖女了?我给了你很多时间,你一直赖着,我逼你了吗?刘伯,听好了,这人呢,你不对不起他人,他人自会对你晓之以礼,你有把柄或算计人,早晚会得到报应。还有以后少让你婆娘和儿子招惹我,那五两银子就算姑娘我打了你们的医疗费,我们走。”

  刘松的发狠嘶吼。

  想前身就是刘书顺劈腿林苗苗,那些人才那么算计她让她就那么去了。

  之前村中,村中人多嘴巴碎是非又多,到集镇她才不怕这些人说什么。

  本来就是他理亏,这不,林月凤优雅起身走向被宋奎踩着的刘松,居高临下小丑样看着他,说着,招呼宋奎几人离开。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看过《彪悍小农妃》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