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彪悍小农妃 > 第二一七章 就是逼你你能耐我何
  “好”。

  两人的反映,林月凤点头,当时对两人低声交代。

  从许海那儿出来,想着自己做的事,林月凤这才感觉胸中这些天的沉闷减轻很多。

  相信许海把那封信送到林家村林苗苗陈氏手中,整个林家村必定大乱。

  而那些曾针对算计过她们甚至对不起她们的人都会跟着动起来,想着接下来可能出现的种种,她唇边带着难得的闲适笑容。

  不知觉到了一处街上。

  想到带爹娘离开林家村前跟刘书顺的爹打的那欠条。

  “这生意不赖嘛。”

  林月凤站在刘家铺子面前,抬眼看一个人正从店中出来,而这只是一般的布匹店。

  林月凤入内,对着正在柜台后整理布匹刘书顺的爹刘松道。

  “姑娘,要卖布呀。你?林月凤,你……”

  刘松看她入内,自觉是集镇中一般大户人家小姐来买布,快速收好那些布上前寒暄,就近看到是林月凤,老脸上的笑容跟着僵硬。

  “刘伯,你这生意看起来不赖嘛。刘哥哥的病好了吧?本来我之前就想过来你这儿取钱的,但我才到集镇这几天忙的没空,今天正巧就过来了,那二十两银子,可以还我了吗?”

  扫视了下刘家的铺子,虽然铺子规模不赖,但店中并没多少东西,之前那离开的人也没卖什么东西。

  林月凤装傻趴在柜台边,手指有意无意在他面前的柜台上敲着道。

  “凤丫头,你也看到了,伯父这生意真的不景气。如今渐渐入夏,我想进些绸缎和细棉好卖,奈何你刘哥哥之前生病把钱都花的七七八八。这要二十两,伯父还真一时凑不来这么多,你看可否宽限几天?”

  刘松看她到来,就想到林家村她当着全村很多人的面让自己写的欠条。

  当时看儿子病好转,生怕她变卦,所以他就给开了。

  这几天,她没来,他还以为她忘了,她们离开林家村这钱就可以不用还了。没想她竟今日上门。

  铺子生意越来越不好,冬天进的货还有些没卖出去,要进夏天的薄麻和丝绸还正缺钱。

  这不,刘松俨然跟她多亲近的样子道。

  “伯父,你这可不地道了。当时我说让你给我钱,你说等到集镇铺子中有钱。我这到来集镇,虽然想着这个事,但我又怕你短时没凑集到钱,没想我都过了几天了,你还是这样。我给你时间,你却这么坑蒙我,你这样可不厚道呀。我看你还是快些把钱还我,还上咱一切好说,不还的话……”

  看刘松真给自己玩这种借口。

  放眼看了下他的店,虽然他这情况看来真不怎么好,二十两银子应该还是可以凑到,毕竟柜上挂得那几匹丝绸和锦布价钱摆在这。

  虽然林月凤对这些没研究,但这些布的价格她多少还是知情。

  这不,手指在刘松的柜台上敲着,说出的话却明显带着警告。

  这样的人,那么羞辱她算计她,她要再跟他们客气,还是她吗?

  “凤儿,你看,能不能再宽限两日,两日后伯父一定给你凑齐。”

  刘松虽无奈,还是讨好。

  “没得说,如果不还,就拿你店中这几匹布来还,这些布我看着倒不错。”

  林月凤转身,手则指着他店中挂在那的几匹云锦,这些布她可是知道的,反正她穿是舍不得,虽然她现在并不缺钱。

  “这是我一个朋友特意托我帮他进的货,给了你我怎么跟人家交代。凤儿呀……”

  刘松看她指着那几匹云锦,这东西可是金贵货。他也是拖人才得这么几匹,听她说用这抵债,别说她的二十两,恐怕那一匹都够二十多两了。

  看她说着向那几块云锦处走。

  刘松尴尬讪笑,上前挡在那几匹布前好言道。

  “我跟你家好象并没怎么熟吧。欠钱还钱,天经地义。刘伯你这是做什么?别忘记你儿子为了跟我退婚做出的那些事,还有他在村中和那些女子之间的荒唐事,你说我要是把你欠我钱不还和他的事都向他书院的先生说,他会怎样?”

  看这老东西明明不给自己钱,还跟自己打马虎眼。

  林月凤也就不再客气,清冷看着他,推开他只手抓着上面的一匹布边卷边道。

  “凤丫头,我欠你的钱,我说过会还就一定还你,这布你真不能动。至于你和顺儿的事,你不是也惩罚了他了吗?难道你就不能高抬贵手吗?”

  看她说着推开自己去拽那些布。

  刘松上前,再次被她推开。虽无奈,还是粗喘上前阻挡。

  “他和林苗苗合伙算计我,更用林苗苗算计卖我的钱还我,你那夫人还找那些多人针对我,意图把我当妖怪烧死。若你被人这么对待,你能放过她吗?你们可有想过对人高抬贵手吗?”

  看刘松给自己讲道理,林月凤不再拿布,只是冷笑看着他问。

  “我现在真的一时没那么多钱,你这不是逼我吗?”

  这些纠纷刘松虽不了解,但他家那婆娘的心思,他却是知道。

  面对她,他虽心虚,还是为难恳求。

  “就是逼你又怎样,晌午饭前给我凑齐,如没齐得话,后果会怎样,你自己掂量着。”

  虽然林月凤看上这些布,但就这么拿走自己多少会落下口舌。

  这不,她虽没再抓那些布,却清冷提醒,说着转身而去。

  “姨夫,这丫头是谁?要不咱报官吧。”

  随林月凤离开,刘松整个人瘫软靠在一边的柜台处低喘发愁那些钱。柜台后面的帘后出来个男子,男子显然听到他们所有的话。

  虽心中多少有猜测,还是上前扶起刘松提议。

  “不可,不能报官,我毕竟给她写了欠条,欠钱还钱,天经地义。可铺子我们刚进了货废去些钱,一时还真拿不出这二十两。如有人来卖布,一匹云锦也能够二十两了,可关键是咱们的布的质量根本没对面的店正规呀,这……”

  年轻人是刘夫人的姐家儿子,他的提议,刘松连忙阻止。

  之前只是听说,到他亲眼所见,他才知道那丫头根本不是省油灯。如果自己真这么做了,逼急了她她向官府说了儿子的种种,就算村中人袒护他们,恐怕儿子以后的前程就会影响。

  可想到这二十两,他还真的犯了愁。

看过《彪悍小农妃》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