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彪悍小农妃 > 第二一四章 谁抱我进屋的?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整个房间都笼罩在晨曦的阳光中中。

  床上的人儿,被阳光刺得有些睁不开眼,林月凤看着外面明晃晃的光线。

  她这窗户靠窗,阳光直射进来确实有些刺眼,所以她这几晚上睡觉前都会拉上窗帘。

  这一大早被光线刺到眼,让她烦躁低语,用手揉着眼让自己尽量适应光线,跟着起身。

  “昨夜儿睡觉怎么忘了拉窗帘了,真刺眼。”

  起身发现自己身上还穿着昨天穿的衣服,林月凤整个不淡定了。

  昨夜她好象去院烦躁想心事然后听琴,之后她就坐在院中的石凳上睡着了,她是怎么回到房间的,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呀。

  带着说不出的慌乱和狐疑,她快速换好衣服,脏衣服放在盆中端着向外,看刘氏已经起身,对昨晚的事狐疑问着刘氏。

  “娘,昨晚你扶我进屋的吗?”

  想他们在这除了金掌柜宋伯这些人好象并不认识其他人,林月凤想都没想低身和刘氏一起洗着衣服问。

  “娘昨天回屋就睡了,怎么了?”

  要知道平时她醒来林月凤早起来在院中做运动,打那种怪怪的拳。她曾问过,她说是医书上有的,说是一种拳,不但可强身健体还能防身。

  今天她少有的起晚一起来还问自己这么古怪的问题,刘氏本能回答,狐疑问。

  “没事,我昨天可能太累了,自己回去都不知道。娘,你帮我过水,我带水水一起练练拳,水水,过来,姐教你,咱不求能伤人怎的,只求能让身体健康,防备坏人袭击就成。”

  刘氏的话,林月凤直接懵逼。

  谁扶自己进屋的,虽满满的茫然,她还是讪笑对刘氏搪塞。

  把自己搓好衣服的盆子放在那,对刘氏道,说着招手让另一边刚起身的水水过来,她教她前世她学的那些招式。

  “这丫头。”

  刘氏看她这样,虽满满的心疼,还是洗着衣服看着她们姐妹在院中有模有样打拳。

  “手放平,拳头要直,对……”

  慕风这边刚雍懒打着呵欠起身出外,就听到隔壁院中女子熟悉的低语。

  “主子,林姑娘在她家院中正教她妹妹打拳呢。”

  等他蹙眉抬眼,青风跟着到前低语。

  慕风抬手制止,抬脚身影一闪,瞬间到了他们两院交接的那棵湖边树上。

  然后他就看到这样一幕。

  林月凤穿着身简单的长裤长衫,只是长衫好好的在腰间挽起打了个结。

  水水也是这种造型,正跟着她一扳一眼的打着拳。

  “这什么拳?”

  要知道这丫头虽没内力,身手却是刁钻古怪的狠。近看她一招一式教着水水的那些拳法,半天慕风都没看出个所以然。

  就这么他在上面看,林月凤两姐妹在下面打。

  “好,教你一个小阶段,你自己给我打一遍看看。”

  林月凤一招一式跟水水介绍矫正着,等打完一个阶段,她收式抱臂向交代水水。

  “好。”

  水水心中姐姐就是偶像,看姐姐这么说爹娘都没反对只留她们两姐妹在院中练,乖巧点头,一板一眼打着。

  “还好。不错,动作要连贯,还有你别看姐教你这是很简单的拳,拳却贵在出击迎敌上。姐跟你打,只有招式,你来化解。”

  看水水虽然年少,总算慢慢打出自己教的招式,林月凤欣慰点头。

  拿起一根小木棍对水水道,两人就这么一个小木棍出击一个防守应对。

  “哎呀……”虽然林月凤速度很慢,水水终究还是被她的木棍打中,吃疼低呼,整个人因慌乱躲闪,低叫着向眼前的碎石地面跌去。

  “当心,”

  林月凤没想水水会摔交,看着眼前的碎石地板,慌乱说着伸手去抱她。

  就在她去抱水水的瞬间,有个身影比她更快。

  “姐姐,慕哥哥,怎么是你?”

  水水本慌张闭眼,想自己肯定会摔个狗啃屎,没想身体没到地上前被人扶起,想院中除了姐姐并没其他人,虽然惊吓的眼睛紧闭,长长的睫毛乱颤,她还是向抱住她的人道。

  当看到抱着自己稳住自己身影跟着放手的慕风,想着前些天他的不辞而别。虽然她人小不懂他当时为什么会离开,姐姐这些天的辛苦,她却心疼的不成。

  这不,欣喜拽上一身月白锦衣慕风的衣袖问。

  “怎么不能是哥哥?没事吧?”

  小丫头对自己的友好,慕风看本担忧着妹妹要上前因自己到来跟着收站在一边的女子,凤眉微蹙。

  这丫头,上次在茶楼见面她好象心情很好的,这是怎的了?

  但他还是忽略她脸上的冷清,温和浅笑问着水水。

  “我很好,好的不得了。你和姐姐有话好好说,我回去了。姐姐,别动怒,人家慕哥哥难得找你,要客气哦。”

  慕风的关切,水水扭头。

  看姐姐抱臂站在一边看着,虽然她年少,却看得出来姐姐心情不好。

  猛然想起离开林家村前她和慕哥哥最后次见面发生的事,那天好象也是这样,刘风到来,姐姐跟他出去慕哥哥也跟着出去,然后回来慕哥哥好象就脸色不好。

  这不,人小鬼大的小丫头就嬉笑连摇着手说着转身向屋内走,边走还扭人不对两人挤眉弄眼道。

  “这丫头,林月凤,你妹妹真是五六岁的小孩吗?”

  水水人小鬼大的样子,慕风不由失笑出声,优雅上前,看着一边好象自己欠了她钱的毛丫头问。

  “她确切说是六岁半,从小吃喝不好,身子才给人这样。总比某些人,连小孩都不如,到来人家家中,连声招呼都不打。难道翻墙进来很有优越感吗?”

  慕风的出现,林月凤有些意外。

  这些天忙,她还真有些忘了他的存在。

  想着昨晚自己好好回屋的事,虽然这男人和平时一身深色衣服少有的月白锦衣,但他刚才接近她那气息她还是熟悉的。

  再想早上换衣服时,衣服上若有若无的气息。

  虽然她不确定昨晚扶自己进屋的到底是不是他,这个神出鬼没的男子,她还是忍不住清问。

看过《彪悍小农妃》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