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彪悍小农妃 > 第八十九章 论腹黑
  

  她的话就跟遥控器一样,及时阻止了青风的动作,长剑剑尖就停在林大山心口寸许。

  “大山,你吓死我了,大山……”

  “大山……”

  青风得青云臂弯中的男子虚弱出声阻止,手中剑慢慢放下。

  刘氏这才找到自己的心跳,冲上前抱着林大山脖子哽咽连道,一边林老头也是后怕连拍着胸口低喘。

  “好歹没事,要是你真伤了我儿,我绝对不让我孙女给你们看病。凤儿,这公子看起来伤得很重,你就……”

  平静下来,林王氏这才轻喘走向林月凤看着坐在她们屋门口的锦衣男提醒。

  “真够没脸没皮的,都跟人家那样了,还翻脸不认人。以我看,几位公子你们求她还不如求她师傅,她师傅就在我们村。几位不嫌弃,我倒可以带你们去。毕竟你们公子病得不轻。这要真有个好歹,我老林家也脱不开关系。”

  陈氏本满心不甘在门口看着,看到锦衣男子吐血,黑衣人向她砍去。

  想着这丫头在这个家的威名,有得意更多的幸灾乐祸。

  看林王氏跟着上前说情。

  哀怨看了她一眼,满脸带笑,贤惠又大方向几人道。

  “本公子不需要他人看,凤儿,你真就忍心我死在你面前吗?咳,咳……”

  到来他们家,他们可是打听清楚了,那林牛柱虽然有两把刷子,跟她比可差远了。

  虽然他也疑惑这丫头明明比她那师傅医术高超,却好好拜他为师。

  陈氏的讨好,锦衣男轻喘睁眼回应,看向青云后面一脸冷清的林月凤,说完轻咳起来,再次吐出两口血。

  “凤儿,这人这样,我看你还是帮看看吧,要真死在咱家,咱……”

  这人对女儿名声的侮辱,林大山恨不得拿锄头打他出去。

  看他这样,还是希望女儿为他治病。虽然他不清楚女儿到底和这人有什么瓜葛,眼看这人这么的吐血,看了眼身边刘氏,还是道。

  “好,我给你治。但伤处理好立刻给我滚出林家村。”

  这人的厚脸皮,林月凤真想抽人。

  可他给人的感觉,还有他的身份。虽然她不清楚他到底什么身份,但身份绝对不简单,要真在自己家中死了,她们都脱不开关系。

  虽无奈,她还是清冷向几人发话。

  “我就知道,你对我不会那么狠心的。凤儿,那玉佩我知道是我不对,我不该给你了又要。但那玉佩确实是我娘送给我,让我送给未来媳妇的。”

  锦衣男看她终于答应。

  他的伤虽然重还不至于吐血。看这丫头油水不进,根本接近不了。无奈,他只有出此下策。这不,跌倒在地时,他也跟着握了握青云的手示意。

  看她上前握上自己手腕,面容虽依然憔悴,却神色欣喜道。

  “受伤还这么罗嗦,再说三道四,我不介意让你伤重几分。他的伤并不重,不过伤口还是要处理些。你们先把他扶到我们屋中的长凳上。”

  锦衣男这话,林月凤可不认为他对自己真有什么情谊。

  这男人的心思和手段,巧舌如簧,她可领教过的。

  这不,放下他的手腕不客气掐了把他受伤的地方,看终于让他暗嘶抽气停止说话,这才不客气道。

  “青风,快来扶主子呀。”

  青云跟着锦衣男时间最长,对他这样的行为,看这丫头毫不手软掐了把他的伤处,让血流得更快些。而主子眉头虽跟着皱起,脸上笑意依然。

  无奈,还是起身对身后的青风交代。

  两兄弟把锦衣男抬到林大山他们所住房间的长凳上。

  “这伤看来不轻呀,凤儿,你能治不?要治不了,爹去帮你喊你牛爷爷……”

  林大山看躺在长凳上的男子,身前包括小腹都是点点血迹。虽不清楚他的伤势,看到这些血,还是担忧问着女儿。

  “我可以治。爹娘,你们带先水水出去吧。你们也出去,等等,去我师傅那找几味药,田七……”

  老爹的关切和对自己的在意,林月凤淡对他们交代。

  看林大山和刘秀兰狐疑带着水水出去,这才对着锦衣男身边的青风两人道,看他们虽满脸忐忑还是起身,门口喊住他们对他们说了几味药,甚至药的处理,这才关上了门。

  “这丫头,这……就算那人病情再严重,她这么个姑娘家跟他单独在一个房间,我……”

  刘秀兰虽跟着丈夫带着水水出来,看其他人都被她轰出来,门跟着关上。

  这才想到女儿可是未出阁的女子,就这么大白天和个陌生男人孤男寡女在他们家房中。

  男女授首不亲,她不由忐忑低喃,走向房门口,显然想阻止女儿独自救人。

  “夫人,请留步。”

  刘氏刚上前,就被青云出手阻止。

  “不是帮我治伤吗?就这么解开不管了?”

  屋内,锦衣男平躺着长凳上,看林月凤过来解开自己的衣服,简单看了下他的伤,对着他受伤的小腹和肩胛骨处点了下,就坐回一边。

  本想她会再次动作给自己处理伤口,没想这丫头坐在那只是倒了碗茶喝。

  对这丫头的冷清和难让人理解的行为,实在忍不住问。

  “不是你自己让伤口迸裂它会出血?你都不在乎自己的伤,我又何必在乎。东西给你,等下拿了药立刻滚蛋。”

  看他衣服上的血,本想这男人伤势很重。

  拔开他的衣服,林月凤才知自己被耍了。

  他伤口处的处理方式和手法,不是他故意,就他那么一晃躲闪绝对不会崩开。

  虽不清楚他这么做到底有何用意,但她还是凉凉看着他,入怀,掏出那枚他为了要回,命都不要的玉佩扔给他。

  “你这丫头,一点都不可爱。人常说医者父母心,你的心就……我来找你不是要玉佩的,这东西对我无关紧要,我来找你还有其他事。”

  锦衣男凤眉微蹙,毫不掩饰对她的不满,说着,玉佩重新扔给她。

  “你不说这是你娘交代让你送给你未来媳妇的吗?我可不要。说吧,什么事。”

  看他明明一动,凤眉紧皱,疼的不堪,唇边却带着弧度,真心不知他来找自己到底为什么。

  林月凤虽接回他扔过来的玉佩,还是放在手边,探究问。

看过《彪悍小农妃》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