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彪悍小农妃 > 第六十七章 刘氏的护女之心
  

  “刘家让凤儿退婚,可以有很多途径,不用非那样做吧。再说了,刘家可是书香世家,刘书顺更是咱村中唯一的秀才郎,今秋可是要参加乡试的,他们这样做,就不怕被人抓到把柄,让他以后仕途无望吗?”

  林王氏虽说的句句在理,刘氏却也茫然,林王氏为何就那么想凤儿退亲。

  虽然刘家那样的人她这个当娘的也不愿意,女儿退亲对名声终究是不好的。

  婆婆口口声声说为她好,也意识到自己的不公,可这反常的行为,还是让刘氏起了心思。

  这不,面对林王氏近乎痛心的强调,她淡笑反问。

  “这……人家是秀才郎,咱只是小农民跟人家怎能比。”

  虽然林家村除了哪么几户外姓的人靠租人田生存,其他人家家中多少有地。

  林王氏看她这么说,脸色尴尬,还是抓住对方的优势道。

  “秀才郎又怎样?没考上举人,只是比我们身份高点而已。咱家有田有地,又怎么跟他比不上。要没他家的生意铺,没有他的秀才名,他又算老几?”

  林王氏这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

  虽然对方是秀才郎,刘氏却很不满说落。

  “你这妇道人家也就是这么头发长见识短,秀才爷毕竟是秀才爷,咱跟人家就是低一头。娘的话你好好考虑考虑,和大山商量下,凤儿虽然才过及笄之年,婚事可不能马虎。我回房了。”

  林王氏嗔怪皮笑肉不笑说落她,看她帮自己缝好衣服,拿过衣服看了下,再次对她交代出了门。

  “好好的怂恿我让凤儿退亲,还说起她的婚事,这婆子到底是搞哪样?”

  刘氏目送她离开,想着林王氏这反常的行为,狐疑低喃。

  不管刘家也是什么人家,只要闺女愿意,她这个当娘的自没话说,若闺女不同意,她也不会点头。

  “爷爷,你教我的我都记住了,我这就上山采草药,回来给你看。等下晌午的饭,我得先回去跟我娘说下,就过来陪你。”

  林月凤在林牛柱那学了一个时辰的东西,虽然只是他院中有些晾晒的草药。想自己要做的事,林月凤讪笑对他道,背起他院中的药篓上山采林牛柱说的草药。

  其实却是想趁天正热,蛇去河边喝水可以趁机抓些用。

  “这丫头,天热,别在山上呆太久,对了,拿个水袋装些水。真是,毛毛躁躁的,像个野小子。晌午的饭爷爷可等着你做呢,别让爷爷跟着你挨饿。”

  看自己教的足有七八样,他简单说了下用途,用法,还有采摘时注意的一切。她只是跟着自己做,就轻松全部记住。

  对她的记性和对草药的悟性,林牛柱是越来越欢喜。

  看她背着药娄拿了把镰刀出门,追上来递给她个水袋又交代了几句,这才摇头回屋。

  林月凤上了山,安静的采着草药,同时抓蛇,蝎子和蜈蚣,当然还有她需要的可以防身让人麻醉或中毒的草药。

  晌午,她打了只野鸡,这才提着林牛柱教给她认得的那几样草药下山。

  晌午饭是她做的。

  她本就要调养身体,加上老人这么要求,就她们两,她自是不想亏待自己的胃。

  野鸡肉炖蘑菇,同时她还帮老人在他的院中种了青菜。

  下午些微休息了下,她听老人又教了自己几样,再次上了山。

  “这丫头还真能干,上午我随便说了下,她就把我给她说的这些草药都采到了。年轻人终究是手脚利索呀。”林牛柱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整理着她上午采摘回来的草药,对这丫头是越来越满意。

  自己教了她,她就上山熟悉,回来还给自己采些,让他本就不多的药材暂时得到补给。

  一直到傍晚太阳快落山,林月凤再次肩上挂着只野鸡,手中提着几捆用草扎捆着的草药,背上还背着大半背篓的杏子下了山。

  “师傅,草药给你。我先回家了,这背篓中的东西我拿回家,明天再给你拿来。”

  路过林牛柱家,她把草药放在他院中,交代了句背着背篓向家走。

  “凤儿,回来了,爹把你给的钱都买了你说的东西,看看。要怎么做?”刚回去,就看早从集镇回来的林大山,拽着她手臂,满脸欣喜问。

  “今天跟牛爷爷学,满山的跑,累死我了。爹,这些东西我们晚上再弄,现在先吃饭,吃饭。娘,饭菜做好了吗?”

  看老爹回来就献宝似搬过她要的东西到前,林月凤本想告诉他怎么做,看到一大早跟着赶集的人去集镇的林苗苗母女跟着看过来。

  这两母女要真干,她倒没什么怨言。可她们的花**肠,她还是说着搬起坛酒向他们屋内放。

  “这丫头,好了。听丫头的。”女儿这反映,看林大山有些傻眼,刘氏嗔怪低笑,说着他也一起收拾着东西招呼他们吃饭。

  “凤儿今天跟你牛柱爷学的怎样?咱要学就要认真学,别依着跟人学东西,却山上野。女孩子家家的,名声最要紧。”

  就在林月凤洗了手脸,和爹娘水水去吃饭,林王氏从她的屋内到前,看着林月凤阴阳怪气道。

  “奶奶教训的是,不过孙女我可从没做过有辱咱老林家门楣的事,倒是有些人,背后尽干着偷鸡摸狗,吃里爬外的勾当。”

  林王氏的针对,不清楚这老东西到底吃错什么药。

  但她对自己的针对,林月凤表面认可说出的话却明显有着指桑骂槐的意味。说到底,她的行为,跟她那宝贝孙女林苗苗比,可是小巫见大巫,不是吗?

  背后坑人,坏人清白算计人,姑娘家家的,还大半夜出去跟人约会,做着鸡鸣狗盗的事。

  而林月凤说着这一切,眼神则若有若无看向跟着到前的林苗苗母女。

  “凤儿,奶这也是为你好。你又何必这么把其他人都算上。”

  虽然月凤说的清淡,但她看着林苗苗的神色,陈氏表情少有的尴尬。

  虽然她从没当面承认她偷了家中的猪腿,但昨晚她也算间接承认。这不,陈氏脸色就有些挂不住。

看过《彪悍小农妃》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