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校花的贴身黑猫 > 第一千零二十章 这就最好不过
  

  听见蝎子送小七回来的时候,冷月很快就回过神,生怕火凰看出半点不对劲。

  她觉得,既然已经决定结婚,就不应该胡思乱想,只要婚礼过后,一切都终将成为回忆,应该往前看。

  很快冷月就露出一丝笑容,做人应该往前看,不应该永远回忆从前。

  一直抱着回忆过生活的话,恐怕一辈子也没可能开心起来。

  只有放下心中执念,面对未来,明天才会更加美好!

  既然回不了从前,那就让它过去,既然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就保持现状,再也不要参与进对方的世界,打扰对方的生活。

  只有这么做,才是对大家最好的选择!

  c首4发☆

  以为冷梦柔的话会令冷月表现出惊慌失措的模样,可是火凰一直注意冷月,但却没有看出半点端倪,难道冷月真的想通放下,打算一心一意出嫁?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那小天与蝎子接下来冒着生命去抢婚的事情,岂不是成了无谓之举?

  这一刻,火凰心里非常凌乱,不知道该不该把冷月刚才的表现告诉蝎子,又或者让蝎子放弃。

  想清楚之后,火凰微微叹了口气,认为自己还是不要多事比较好,到时候婚礼举行那一刻,蝎子前来抢婚,冷月不管做出怎样的决定,也是对蝎子最好的回复!

  如果两人可以冰释前嫌复合,那当然最好不过,要是两人最终还是不能走在一起,那也只能说明,蝎子与冷月有缘无分...

  忽然发现小七盯着自己看,冷梦柔才发现她大嘴巴,说了不该说的事情。

  当看向冷月,发现冷月没有任何不妥,冷梦柔这才松了口气。

  冷梦柔一脸歉意的看向冷月,“大姐,对不起,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怎么说他也是小七认的哥哥,下次面对别人,客气点不要乱骂人,否则小七会不开心。”

  听了这话,冷梦柔愕然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连连点头,“知道了大姐,下次看见他的话,我会把他当做不认识的陌生人。”

  话是这么说,冷梦柔也不知道自己再次碰见蝎子,能不能将其当做陌生人,搞不好会忍不住开口骂蝎子人渣陈世美。

  不过最让冷梦柔惊愕的还是,冷月提起蝎子的时候,那模样一脸淡然,没有半点情绪波动,就像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一样。

  莫非大姐真的放下了谢子恒?

  要是没有放下,怎会如此风轻云淡!

  冷梦柔心中腹诽了,不管冷月怎样选择,作为妹妹,她一定会无条件支持。

  “冷月小姐,这三位全是伴娘对吧?”帮冷月化妆的化妆师,指向火凰和小七还有冷梦柔。

  “嗯,这三位全是伴娘。”

  “既然是伴娘,那就得赶紧做准备了。”化妆师对帮忙整理伴娘服装的手下说道:“你们两人,帮三位美女换上伴娘装,然后为她们上粉底,最后交由我来化妆。”

  “知道了程小姐。”两位手下异口同声回应。

  片刻之后,冷梦柔与小七被两位手下带走,往冷月房间旁边那房间走去,专门为两人化妆换衣服。

  至于火凰倒是不着急,反正只有两名手下,怎样着急也没用,与其陪她们过去,还不如在这边看看化妆师为冷月化妆。

  火凰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梳妆台前化妆的冷月,她觉得冷月与平时很不一样,那种冷漠的感觉仿佛消失了一样,另外脸上的笑容,好像很幸福。

  造型师为冷月盘起了一个很流行的发型,头发上有不少装饰,同时突出了冷月精致的脸蛋。

  穿在冷月身上,由工艺精湛的重工蕾丝打造而成的圣洁鱼尾婚纱,高贵典雅的巴洛克风格设计,银白瀑布般的蕾丝拖尾以及纯洁素雅的白水晶鱼嘴高跟鞋,使得映在全身镜面里的冷月,会如此完美无瑕。

  就连一直观看的火凰也是禁不住称赞,这几乎就是一位堕落凡尘的天使!

  看到冷月身上的婚纱,火凰情不自禁的幻想,自己以后穿婚纱的模样,会不会与冷月相似。

  就在这时候,透过梳妆台镜子注意到火凰走神,露出一丝微笑,冷月就知道,火凰肯定在幻想以后结婚那模样。

  说实话,冷月很羡慕火凰,能够与心爱的人在一起,能够嫁给心爱的人。

  苦笑一声之后,冷月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对火凰询问道:“昨天汪东韩与汪北城在希尔顿酒店被废一事,是景天故意为之的吧?”

  冷月这是话里有话,表面上是这意思,实际上是想问火凰,是不是景天故意帮蝎子。

  昨天汪家两位天才被废一事,整个燕京传得沸沸扬扬,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少人都想知道,那个叫景天的人到底是谁。

  景天是谁,就连帮冷月化妆的化妆师也想知道。

  被冷月的话从幻想中唤醒,火凰笑着摇了摇头,“我知道你想什么,如果你真是这么想就错了,昨天我让蝎子帮忙办理退队手续,他根本没有时间前去接景天,也没有与景天联系过,你觉得景天怎样故意?”

  “或许你不会相信,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慕容晓晓是景天女人,汪东韩却一直追求她,而且汪东韩当着景天的面威胁慕容晓晓,你说最后会有什么下场?”

  火凰笑了笑,她搞不清楚冷月什么意思,到底是想帮汪家说话,还是借机询问某些事情。

  “我相信你所说的话。”

  慕容杰活着那时候,冷月就知道景天是个怎样的人,当初慕容杰为了梁嘉文不惜下死手,最后景天用最残忍的方式弄死慕容杰。

  所以冷月相信火凰的话,汪东韩绝对是自讨苦吃。

  那些人要是认为景天好欺负,那样的话,就绝对大错特错。

  有这种想法的人,最后只会得到一个凄惨不已的下场!

  下一刻,冷月继续询问,“汪东韩被废,是因为得罪景天,那么汪北城又怎么解释?”

  “这就更好解释了,恐怕你不知道,汪北城为了汪兴仁的死,特意到湘南找景天麻烦吧?”

  “这...这件事没有听过。”

  见冷月摇了摇头,火凰不由一笑,“景天是那种有仇不报非君子的人,既然有机会能够解决汪北城,那他肯定不会放过,如果你一心认为,景天所做的一切,是与你有关,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说着火凰耸了耸肩。

  见火凰一脸无所谓的模样,冷月轻轻摇了摇头,难道真的不是那样吗?

  看来是自己想太多了!

  摇了摇头,冷月微微叹息一声,“火凰,接下来我与汪北城的婚礼,还请景天不要再来捣乱,希望你能约束他。”

  “汪北城都被废了,他才不会那么无聊,来你的婚礼找麻烦。”

  “我相信你说的话。”不过冷月纠正道:“火凰,你想多了,北城没有被废,他打电话告诉我那人不是他。”

  “汪北城没有被废?”火凰一脸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冷月,景天明确告诉自己,汪北城不仅四肢被废,连男人功能也被废得一干二净,怎么可能会没事,还是说当中又有让人不知情况的事情?

  火凰认为,其中一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同样是张灯结彩的汪家之中,汪北城房间,汪北城刚换上礼服,正由造型师帮忙造发型。

  如果景天在这里的话,肯定会大叫一声见鬼,汪北城明明被他废得不似人形,就算有大罗金仙都难以救回来。

  可是现在,汪北城就像没事儿一样,坐在椅子上任由造型师造发型,脸上更是露出笑容。

  “北城,能不能跟爷爷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会事?”汪齐伦吞了吞口水,充满震惊的询问。

  昨晚前医院的时候,汪齐伦看过汪北城凄惨的模样,手指被切除,身上几乎包扎得像个木乃伊一样,那模样几乎就要死去。

  但眼前这没有半点事情的汪北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爷爷,你想知道为什么,还是去问问爸比较好,我忙着做头发,没有时间向你解释。”

  觉得汪北城这话说得有道理,汪齐伦笑着摆了摆手,“那爷爷就不打扰你弄头发了,我找你父亲问个究竟。”

  “嗯,爷爷,你自便。”汪北城点点头,然后就闭上眼睛靠在椅子上,让造型师造发型。

  此时汪齐伦走出房门之后就叹了口气,他从汪北城身上看不到任何端倪,所有动作都是那么的自然,一点不和谐的感觉也没有。

  当汪齐伦打算前往大厅的时候,就发现汪北城父亲汪峰华急匆匆向自己走来。

  “爸,听北城打电话说你找我,难道有事吗?”走到汪齐伦跟前,汪峰华喘着粗气询问。

  “医院的北城,与里面的北城,到底怎么回事?”

  “还以为什么事,原来爸想问这事啊?”

  “赶紧跟我解释清楚。”汪齐伦皱起眉头,不容置疑的询问。

  “其实没什么,这几天北城老是说心绪不宁,担心有事发生,所以特意找了个人易容成他,岂料真的出了事。”汪峰华抽上一口烟,然后感叹道:“幸亏北城有远见,要不然现在躺医院那人,估计就是北城了。”

  汪齐伦听了这话,本想发怒骂两句,但想到汪峰华故意隐瞒,可能是为了不让汪北城暴露,所以没有坦白,不过要不是下人告诉他汪北城回来,汪齐伦仍旧被蒙在鼓里。

  既然医院那个是假的汪北城,汪齐伦觉得没有留下来的必要,旋即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真的北城已经回来,医院那个北城,找人除掉,不要留活口。”

  “爸,这件事我知道怎样做。”汪峰华嘴角勾起,冷笑一声,然后对汪齐伦提议道:“对了,现在那个景天不是在燕京吗?既然他在燕京,那就代表他女人梁嘉文没有人保护,我们想要成为赢家,就必须出奇制胜。”

  话音落下,汪峰华露出一副很是自信的模样。

  明白汪峰华的意思,汪齐伦竖起大拇指,“你说得有道理,趁时间来得及,我安排人前往湘南一趟。”

  汪峰华阴森一笑,“这就最好不过了...”

看过《校花的贴身黑猫》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