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剑破仙惊 > 休息一天,明天爆发。
  “好的。”思英答后就挽着爱国一路走着。遇到路边有一辆三轮摩托车停着,也叫乌龟壳三轮车。

  “您还不清楚。”

  “你两位坐下来再吃一点,我们一起聊聊。”好友说道。

  “唔,没有”家兴和锦绣听后,心中明白了,儿子撒了谎,说有重要事去处理,原来是和思英看电影。但家兴、锦绣两人都没有说什么,只是相互交换了个眼色。

  思英吁了口气说:“吓死我了,怎么会突然杀出个程咬金,碰到你老婆!”

  “是呀,我听说当年,君兰叔叔爱着丽绢阿姨,最终没有如愿,而给爱芬阿姨取代了;丽绢阿姨爱着我爸爸,最后也没有成对,而给我锦绣妈妈夺了去。那个姓王的千方百计想得到锦绣,可也没有如愿,最后和一个他根本不爱的女子结了婚。有人说这就是命,这命不可抗拒,一个人只好认命”

  “燕子,你看我,太阳已经晒屁股了,还睡懒觉呢。这样,你先在沙发上坐好,我马上起来,我是有重要事情同你商量。”思英说着就下了床穿好衣服,在另一只沙发上坐了下来。

  “好,走就走,本小姐乐意奉陪!”思英答允后,就放下小慧,到厨房里向妈妈说了一声要同爱国一起去看电影。然后又跟孔文轻轻说道:“爸爸,我同爱国哥哥看电影去了。”

  “对!马上就走。”

  “思英,你不要把她给宠坏了,不听她的。”

  思英定神一看,这女的不正是建芳,男的就是好友吗。这事也真太巧了,他两个人怎么也一起来吃西餐呀。于是就轻声地对爱国说:“爱国,你看看进来的两个人。”

  “红梅阿姨呢?”

  建芳和这个男子手挽着手已经走到了爱国和思英的跟前。思英认得好友,但爱国同好友并不熟悉,小时是见过面,长大后并没有来往。

  “哪家电影院?”

  爱国、思英出了西餐馆,两人并排走到了北京西路上。

  “对了,思南哥哥呢,还有嫂子和孩子?”

  “走什么,今天是国庆,走哪里去,吃了饺子再走,来帮我一同包饺子。红梅,你去炒几个菜,等会儿家兴来了我还要同他喝上几杯。”

  “往西走一条马路,静安寺不到一点,就有一家比较高档的西餐馆。”

  第七十四回青梅竹马却错配鸳鸯情投意合但未能成双

  “现在就走?”

  “你真聪明,一点就明白。”

  “海燕,我明确告诉你,今后再别提这件事,我不会放弃对爱国的追求,我宁可成为‘处理品’,也会一直争取下去!”说到此,思英转了话题说:“燕子,你听说了吗,这个姓王不知道怎么又出现了,说什么已经成了上海滩房地产的老板,而且他的儿子、女儿也搅了进来,可能后面的事情还比较麻烦。”

  “老孔,这事发生在眼下比较麻烦,你知道我们东方公司的事业只是开了个头”

  这时,已是下午四点多,在这儿的小道旁、草地里、树阴下、石凳上,对对双双的男女青年,或坐、或卧、或躺,姿势各异,旁若无人,无拘无束地在拥抱着,接着吻,甜甜mimi地在享受着人生的幸福!

  “不吃饺子了,给你俩留着。”

  大家正忙得不亦乐乎的时侯,突然爱国来了。爱国今天穿了件红色t恤,胡子刮得光光的,容光焕发,满面笑容,心情看上去显得格外地好。进门后一个个人都叫过后,就嘻嘻笑笑地走到思英的房里,对思英说:“哈罗,孔大小姐,现在有空吗?”

  “我的好姐妹,你今天怎么啦?怎么说话怪里怪气的?”

  “不要留了,看完电影我叫爱国哥哥请我吃大菜去。”思英说完拉着爱国离了家,一溜烟地出了弄堂,直奔电影院而去。

  “那当然有!但现在已经晚了一步,你已经有了家,有了老婆、孩子,我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思英相当遗憾地说。

  这两个人进了一家西餐馆,在紧kao里面的座位上相对而坐,点了两个人都喜欢的东西吃了个够。

  就这样两个人走走说说,走了一段路,思英就说:“爱国哥哥,时间不早了,我们两个人就分手各自回家吧。”

  现在这里一切都很安静,只有微风在轻轻地吹拂着,向大家致以衷心的祝福!

  “去襄阳公园。”爱国说。

  “不要了,已经都炒好了。”红梅说完就把炒好的五个菜,一一放到盘子里,然后就端到了客厅的桌子上。

  “怕什么,她不是介绍说你是表妹,你又说我们要商量业务上的事情。这叫名正言顺。”

  “什么变化,你一个男人心里装着两个女人。这好吗?爱情应该是神圣的、专一的,你这样脚踩两头船,我不赞成。”思英这样说也是真诚的。

  “来,我帮你一起炒菜。”

  “我是在想,假使因我而拆散你的家庭,我是不会那样做的,这是不道德的!我宁愿付出我这一辈子的牺牲”思英这也是第一次在爱国面前吐lou真情。

  这男子年龄三十出头,瘦瘦、高高的个子,皮肤白白的,西装长裤,上身穿件短袖白府绸衬衫,系根咖啡色领带,戴副眼睛,风度翩翩,可以说是个奶油小生。

  “我还是要争取,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海燕看了这些照片,进一步知道这思英对爱国爱得有多深了,但是她还是说她应该说的话,想了下就说:“思英,你已经三十二岁了,我正替你担心,再嫁不出去就要成为老姑娘、‘库存品’、‘处理品’了!”

  两个人在电影放映前十分钟,买了冰淇淋、紫雪糕、西点等检票进入电影院,找到位置,对号入座。两人开始是吃着冷饮、点心,看着新闻简报。不一会电影开始正式放映,两个人被这电影的精彩内容和演员高超的技艺给吸引住了,情感很快和电影里的剧情融为了一体。爱国为女主角颂莲的不幸遭遇,频鸣不平;思英替四姨太、颂莲的悲惨命运,抹了一把又一把同情的泪水。

  这海燕在一边只是喝她的酒,同时喂着小慧,吃这吃那,对此事一言不发。这两对老夫妻呢对这事再怎么讨论,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大姆妈,不必叫她出来,小慧可能同阿姨正白相得开心呢。我到她房间里去看看,两人好一起谈谈心。”海燕说完就进了思英房间。

  “是的,爱国可能也来。燕子你不走吧?”

  海燕说:“这些都是您和孔伯伯喜欢吃的,就是少了点。”说完海燕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自己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不怕别的,而是你回家后,她少不了又要和你大吵一场。过去她只是听说你我要好,这次是给她亲眼看到,证据确凿!”

  “男人照片在本姑娘房里不是随便放的,只有我真正爱的人才有摆放的资格!”说着她从梳妆台的抽屉里拿出了三张照片:一张是爱国当海军的、一张是穿西装的,还有一张是她和爱国两个人小的时侯不知在哪里拍的照片。

  爱国没有说什么,因为他确实不知该说什么好。

  “怎么,有什么问题?”

  “家兴、锦绣,这事我可能想得比你俩还要深一些。这事确实比较复杂,现在据说姓王的,连他的儿子、女儿都搅了进来。但是当前这些年轻人的婚姻、恋爱的观念,与我们这一代人已经大不相同。就是农村的年轻人想法也有很大变化,不要说大城市的青年,更不要说出过国、留过洋的男女之间。我这个当过公安局长的看到、听到的更多,思想不解放也解放了。这些事情不能用堵的办法的去解决,只能是因势利导。如果两个人在一起实在生活不下去,离婚也不是不可以,离开是一种解拖,也是社会的一种进步。”

  孔文和家兴两个都是包饺子的快手,没多长时间就完成了任务。

  “什么有空没空,我的大阿哥,有什么贵干?”

  “思英,我看你这件事情实在太复杂了,我建议你该放手时就放手”

  锦绣问海燕说:“你什么时间来的?”

  “不,你知道,你是故意回避。我和建芳的结合,本来就是个错误。现在你也看出来了,她的心已经不在我身上,到了这个姓王的那里。他们两人才是一对真正的青梅竹马。”爱国说的是他心中的真实感受。

  “燕子。你不要吓我,我看不至于那样严重。不过我有时也在想,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结合,不怎么相爱的人,又偏偏硬要凑合在一起。”

  “我来了一会儿了。”

  “思南呀,这段时间里就算他最忙,警察不当了,去搞什么造房子做包工头,最近整天、整天地泡在工地上。最后是赚钱还是亏本还不知道呢,所以今天你嫂子气得带着孩子回娘家去了。”

  “管他谁进来,管那么多干什么。”爱国说管说,但抬起头一看,心里还是有些着慌:怎么是她?还有那个男的是谁?

  “她呀,今天国庆早上就睡懒觉,可能还在做着好梦哩,我去叫她。”

  “我问你,你心中有我吗?”爱国问。

  “让她再睡一会吧,这几天公司刚开始生产,忙里忙外的够她累了。大姆妈,您这房子客厅小了点,好想办法换个大一点客厅的房子了。”

  “主要是性格,性格又是爱情的基础,中国人不是说叫情投意合吗。时间考验一切,随着时光的流逝,问题全暴lou出来了。爱国和建芳许多问题说不到一起,弄弄就会争吵。时间一长就有了隔阂,而且越来越深。而爱国缺少精神上的安慰,就很自然的向能说上话的思英倾诉,于是问题就来了!”

  “事情就是这样的捉弄人们,这难道是命运所定!不说这些了,我问你为什么你对海燕说的,同对我说的完全不一样?”爱国再次逼思英,她要说出姑娘的真心话!

  国庆前,思英负责经营的玩具公司也进入了生产、经营阶段。这玩具公司紧挨着海燕的服装公司,在同一个开发区内,所以这两个人走得更近了,关系更加密切了。

  好友笑嘻嘻地主动伸手同爱国握了下手。并且说:“我们两人好像小时见过几次面,后来就再没有见过,今天真是幸会、幸会。”

  “这说明我思英的爱业、敬业精神,这不值得欣赏吗?”

  “给你,阿姨说给你就给你,来,都抱好。”

  “建芳,我和爱国业务上有些事情要商量,顺便也一起吃餐饭。”思英这下算是缓过了神,想了个说辞,说了个和爱国在一起的理由。

  这两个人说着出了房间,到了客厅里。

  可红梅是老实人,她心里想说的话是装不住的。听到这里她也cha话说:“不瞒两位,最近我非常担心,爱国和思英走得这么近,弄不好会出点什么事情。”

  话说这海燕服装公司的业务,经过比较大的调整后,加上用心经营,很快就扭转局面,进入正常运行状态。

  “燕子,他俩为什么不配?”

  “我说你呀,真是多担心的。这两个人走近会出什么事,过去是哥哥带妹妹,相互照顾长大成人,现在是大老板带小老板,一起做生意致富发财。”

  锦绣进入厨房,红梅见锦绣来了既有些高兴,但又像有啥心事似地,有些语无伦次,说:“你来了,我们好些时间没见面了,你想我吗?我很牵挂你。今天是国庆节,怎么想到来看我们等会儿吃饺子”

  “在厨房里忙着炒菜哩。”海燕说。

  “吃西餐,行,这附近有好一点的西餐馆吗?”

  “妈妈,我要这娃娃,还有小狗狗。”

  “什么电影?”

  “他呀,到公园晨练去了,还没回来。”

  “你今天是来做说客的?我以为你是绝对支持我的。还算是我最亲的姐妹,可这关键时刻却要背叛我、出卖我。”

  “小孩子不能让她上桌。”海燕说。

  “那么思英呢?”

  这时,小慧从沙发上滑了下来,说:“妈妈,我到阿姨房间里白相去了。”说着就的笃的笃地走到思英房间前,推开门走了进去。

  “你爸爸对我说过,如果男女两人实在不能一起过下去,离开也不是不可以,这倒是社会的一种进步。”爱国也向思英讲了最后的打算。

  “这你都知道?”锦绣以奇怪的口气问孔文。

  “我还有点事情,要走的。”

  “这些事情我是又知道,又不知道。老孔一天到晚是法律、侦察、逮捕、法办,自己家里的事基本不问。子女的事根本不关心,而我呢,你也知道,教育孩子是最没本事的一个人。燕子,你是和思英最要好的姐妹,来做做工作,否则要出大问题。”

  这襄阳公园不大,要是在里面转一圈,再怎么慢慢走,最多也不要半个小时。两人先是在园中的大路上走了一段,然后拐入林间小道,最后在游人不多的树阴下找到一条条形石凳,肩挨肩地坐了下来。

  “好长时间自己没有动手包过饺子,是要温习、温习功课。”家兴说着真的动起手来和老孔一起包饺子,海燕却趁机滑了脚去和小慧白相了。

  思英和爱国前脚走,家兴和锦绣后脚就到了。

  “是的,我们前段时间忙于公司的事情,现在上了轨道,所以我今天是特地来同思英好好谈谈心,看怎么正确处理好这件事情。”

  这四个人现在是对面相遇,谁也来不及躲避,还是建芳能沉着应对,落落大方地说:“我来介绍一下,爱国,这位是我中学时的同学,王好友先生,这是我爱人李爱国。”

  这些事暂且不表,还是来说爱国、思英,看看这两个人在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你有什么话现在就说。”

  “这马路上不是说话的地方。”

  “爱国哥哥,我要吃西餐。”

  “不了,我们两人还有点事要继续讨论,先走一步了。”爱国终于也说了一句话,摆拖了这个使他非常不愉快的局面。

  海燕就问:“大姆妈,孔伯伯呢?”

  “你说呢?”思英反问。

  “去哪里?”思英又问。

  他把思英拉到了床边,小声地说:“我有两张今天中午的电影票。”

  “您最喜欢吃的国光苹果,还有奶油蛋糕。”

  说到这里,红梅忽然转了话题说:“燕子,听说你哥哥同建芳最近吵得蛮厉害的,有这事吗?”

  “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是事实往往又不是这样的。譬如你和我哥哥爱国应该是理想的一对,但是结果又怎样呢?”

  “可这家姓王的是你爸爸、君兰爷叔家的世仇呀。”

  “不,我还有话没对你说呢。”爱国说。

  这车夫没多问什么,也没讲价钱,开着车就走了,很快到了淮海中路、襄阳路转角处的公园。爱国问多少钱,车夫说给一元钱,爱国二话没说,掏出一元钱给了他。两人就下车走到公园门口,买了两张门票,进入了公园。

  “没什么,我炒几个菜回头一起喝两口。”

  “事实确实是这样,不过现在的情况发生了变化。”爱国的口气是事情有了转机。

  建芳接着又介绍说:“这位是我们的表妹孔思英小姐。”

  于是,两人就钻进了这辆三轮摩托车。

  “老孔,最近我们家出了些事。”家兴说。

  可这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最后发展到家兴、君兰都有了矛盾,心里都非常不痛快,几乎要闹翻。

  小慧放下正在玩着的洋娃娃和长毛绒小狗,跑过来搂住孔文,她那小嘴在老孔脸上亲了又亲,没有个停。可孔文把他的络腮胡子,倒过来在小慧嫩嫩的小脸上磨蹭了几下,小慧就调皮地笑着说:“爷爷坏,不跟你好了。”

  “你们大人之间根本就不知道这事,说起来非常复杂。其实,真正有感情的是我哥哥爱国和思英,他俩才是真的青梅竹马。哥哥、妹妹,无所不谈、情真意切。爱国当兵回来建芳cha了进来,加上两人又在丽绢阿姨帮助下,去了法国留学。这建芳当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加上我姆妈看上了这个媳妇。于是就阴错阳差,错配鸳鸯。我在旁边看得最清楚,但我没有发言权。我姆妈这人的性格你是知道的,她的想法一旦形成,谁也别想改变它。这一对该成的没成,不该成的却走到了一起。”

  “那你谈什么?”思英问。

  “这是哪家的规矩,小慧过来,孔爷爷最最喜欢的就是小慧。”

  这时,孔文转过身问海燕:“燕子,今天带什么好吃的来孝敬孔伯伯?”

  “爱国哥哥,这就顺其自然吧。不过你放心,我思英姑娘的贞操会给你爱国哥哥一直保留着,哪怕到我变成白发苍苍”思英这是把一个姑娘的心声,毫无保留地端到了她真心相爱的一个男子面前。

  红梅和锦绣又一起把包好的饺子端到了厨房里放好,再到客厅里把碗、筷、调羹、碟子、酒杯等在桌上一一放好,孔文就拿出一瓶茅台,往桌子上一放,说:“老李,来,今天我们两人把这瓶好酒全部喝个精光,来个一醉方休!燕子姑娘也来喝两口,这瓶茅台放了有十几年了,可是中国的一大名酒。小慧也来,坐在孔爷爷身边。”

  “老战友,来,一起动手包饺子。”

  好友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啥,思英觉得有些尴尬,也仅是点点头,什么话也没有说。

  “就马路对面的那家电影院”

  爱国、思英坐下后,思英就说:“爱国哥哥,有什么业务请先说来听听。”

  这时,思英抱着小慧到菜场里去买饺子皮。买回来后就陪小慧到她自己房间里顽皮去了。红梅忙着拌和猪肉、韭菜的饺子馅,拌和好后就准备炒几个吃酒的菜,孔文就拉着海燕一起动手包起了饺子。

  “张艺谋导演、巩俐主演的《大红灯笼高高挂》,新片子。”

  这时,爱国一把就将思英紧紧地抱在怀里,再也没有说什么,而是热烈地吻着思英!

  “不是这样,我完全知道、理解你和我哥哥的感情、爱情是真实的。但我这是关心你,因为你和我哥哥的事情,是不可能成为现实的,只能是一种美好的愿望而已。这里面实在太复杂了,它牵涉到我们这四家老老少少的关系,如果继续这样弄下去,将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

  “老孔,不要开玩笑了,时间不早了,今天不是包饺子吗,把你的拿手好戏。你不是说家兴、锦绣都来的吗。”

  “这我哪里知道。”

  “值得、值得,不过怎么说呢,你这大小姐的房间里,还缺少一样应该有的东西.”

  思英一看海燕进房了,就说:“海燕,你看小慧多可爱,一进来就阿姨、阿姨叫个不停,还和我亲了个够,你知道她为什么对我是马屁拍足,弄了半天是看中了我这个眼睛会转动的洋娃娃,还有一只长毛绒的小狗狗。”

  “这还差不多,要知道我是你们东方公司的法律顾问,趁早把我马屁拍拍好,如果有官司我就出力帮你辩护。”

  “好,你带路。”

  “思英还赖在床上,我去叫她起来。”

  “我不那样认为,一个人的命运应该、而且是应该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两个人吃好付了钱,正起身走的时侯,迎面进来一对穿着时髦的男女年轻人,看上去都三十出点头。

  海燕看后就笑着说:“思英,你这哪像姑娘家的闺房,基本是服装、玩具工作室、展览馆。”

  “都听说了,这叫做‘树欲静而风不止’。.”

  现在这桌子上要算老孔的话最多,话匣子打开了就收不拢。他先是说朝鲜战场上的故事,后又说复员来上海的许多事情,又讲到这房子的事情,最后讲呀讲的,说改革开放以来,社会上人们的恋爱、婚姻的变化等等。

  “谈业务也好、爱情也罢,总得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像像样样地好好谈谈。”

  “有!”爱国代答。

  “什么事,就是爱国小夫妻俩吵架的事吧。”孔文不假思索地答道。

  “我听到一点,说是因为我家思英的缘故,这怎么可能呢”

  “我当然都知道,爱国什么事都对我讲了,但他是来向我作法律求助的。”

  电影结束,两人走出影院,到了马路上,刚才沉重、压抑的神态才渐渐地调整了过来,恢复了快乐、喜悦的心情。

  “今天有啥业务,一律不谈。”

  “你知道我心里到底装的是谁?”爱国又问思英。

  还是建芳说:“爱国,我有些事要向好友同学讨教,今天特地约他出来谈谈,顺便一起吃顿饭。”

  爱国就说:“去襄阳公园。”

  “谢谢阿姨。”小慧谢过思英就抱着这娃娃和小狗狗,到客厅的沙发上玩了起来。

  “我不怕她吵了,已经习惯了。再说过去我也只听说她和姓王的如何、如何,今天也给我碰上了。这样大家扯平,有什么不好。”

  “什么,一起看电影去了,这”

  红梅看海燕抱着女儿前来非常高兴,一面说:“来,小慧,外婆抱抱。”她把小慧接过去,抱着亲了又亲。然后,将小慧在沙发上放好。又说:“自己人来白相,带这么多东西做啥。”

  海燕看了看这房间,过去她来只见四周的墙壁上贴满的是中外各式各样的服装图片。现在可又增加了新的内容,就是这房间里的床上、桌子上、沙发上、五斗橱上、玻璃柜里,陈列着各种儿童玩具,墙壁上贴满了各种玩具的图片。

  后来情况的发展到底怎样?且听下回分解。

  红梅倒了杯冷饮给海燕,也在凳子上坐了下来,说:“燕子,不提这房子倒也罢了,一提这房子我就一包气。老孔这人同你爸爸一样,总是先人后己,什么事总是说,人家比我们困难,我们再等等吧。老孔1970年从部队复员到了上海,就把我原先复员时,大学里分的房屋交给了公安局,给换了陕西北路上这套三房加一个小客厅的底层老式公寓。后来老孔升了副局长,本来可以换套大些的房子,但他没要。现在倒好,人一走,茶就凉,从局长位置上退了下来,还有谁来问你!”

  此时,孔文晨练回来了,把手里提着的一对宝剑往墙壁上一挂说:“燕子姑娘,是什么风把你吹到我家的。还有小慧,你这个小调皮,好长时间不来了,把我忘记了。来,亲亲孔爷爷。”

  “这事你也知道了,是吵得蛮厉害的,前几天两人竟然说到离婚呢!”

  “男人照片!”

  “不是说谈业务吗,难道你还想和我谈情说爱。”

  “老李,怎么现在才到,爱国和思英刚走,一起看电影去了。”

  国庆那天上午,海燕自己开着车子带着女儿来到孔文家里做客。她把汽车在孔文的弄堂里停好,提着带来的一大网兜苹果和两合西点蛋糕,关好车门,抱着小慧,踏进了孔文家的客厅。

  “怎么会这样呢,什么原因?”!~!

看过《剑破仙惊》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