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剑破仙惊 > 第五百六十一章:折断的木!
  “君主,你没事。”不管如何,鬼刹还是来到叶玄面前,问候道。

  “没事。”叶玄摇了摇头头,擦掉嘴角的鲜血,说道。

  随即,叶玄站起身来。

  柳白苏转过身,看了一眼叶玄,发现叶玄没什么大碍,眼神冷冷的,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即柳白苏一步踏出,想要说什么,却又没有开口,她把叶玄伤成这般模样,又能说什么?

  随即,她看了一眼原本黑兽身后的金sè大门。

  黑兽,多半是守护在这金sè大门前。

  “你恨不恨我?”柳白苏觉得心里憋的慌,一开始她便想要问出这个问题,只是觉得不合适,可是她如果不问出这个问题,她心里会很不舒服。

  这句话,自然是问叶玄的了。

  鬼刹听得此处,实在觉得这个女人的脑子有毛病,你都把人伤成这样了,竟然还问别人恨不恨你,开什么玩笑?不恨才怪,人家尽心尽力的医治你,好不容易医治好你了,你竟然恩将仇报,鬼刹觉得自己够狠的了,和柳白苏一比,完全不是那回事啊。

  “为什么恨你?”叶玄疑惑的问道。

  鬼刹又觉得叶玄有毛病了。

  叶玄竟然不很柳白苏。

  过一会,鬼刹就想通了,叶玄也不傻,如果说恨的话,那眼前这女人肯定杀人灭口啊。

  想了想,鬼刹觉得叶玄是聪明的。

  其实,它不知道,叶玄对柳白苏的确谈不上恨。

  “我打伤了你,你就不恨我?”柳白苏负手而立,诧异的看着叶玄。

  “我刚才也说过,我欠你一次,随你怎么折腾好了。”叶玄缓缓说道:“就当——我遇见你,是我的宿命中的事情。”

  “人与人之间很难做到推心置腹,通常情况下,一个人救了另外一个人,却又伤害了他,而那个人选择的就会是报复。而不会记得那个人救了他的恩德,人很容易忘记恩惠,却很难忘记耻辱,你竟然会这么想?”柳白苏冷冷的说道。

  “为什么不能这么想?”

  叶玄开口说道:“如果你不救了我,刚才我就死了,比起死亡,这点折磨又算什么。”

  “可是,你也应该清楚,如果在这之外,你不救了我,我也不会有机会救你,所以,两者抵消,我刚才又动了你,你就不恨我?”柳白苏疑惑的问道。

  见惯了人形的劣根,看惯了人与人之间难以化解的仇怨,柳白苏觉得,这个世界都是充满了杀戮,只是很多人的杀戮隐藏在心中。却不知,每一刻,每一处地方都存在着杀戮。

  明处、暗处、嘴上、手上,鲜血满是。

  “你很希望我恨你吗?我救你,你救我,这种复杂的事情,说来说去,永远也说不清楚。”叶玄微微一笑:“就像我刚才说的,可能我遇到你,就是宿命。”

  “但你刚才很愤怒,你生气了。”柳白苏眯起眼睛盯着叶玄。

  从她认识这个男人到现在,那是对方第一次生气,一直以来,她都觉得叶玄应该是一个不喜欢动怒的人,比起她来,叶玄的脾气可谓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可是,刚才的叶玄生气了,并且愤怒出现在了眼中,然而,叶玄的愤怒却不是因为自己伤了他而生气,他看得出,叶玄对自己伤了他,的确没什么愤怒和恨意,

  “因为我刚才以为你是在羞辱我。”叶玄看向柳白苏,说道。“所以,才愤怒。”

  叶玄也觉得心烦意乱的。

  如果是其他人羞辱他,他应该不会如此愤怒才对,可是柳白苏这般羞辱他,他竟是会如此生气,他的心境何时如此不堪一击了?现在想通了,或许柳白苏不是在羞辱他,只是单纯的想要让他臣服罢了。

  “刚才?现在你不这么认为了?”柳白苏嗤笑道。

  “你刚才是纯心要羞辱我?”叶玄诧异的问道。

  “如果我这么说,你会不会恨我?”柳白苏问道。

  “我只是在问你,牵扯不了那么多。”叶玄说道。

  “我只是单纯的想让要你臣服于我而已。”柳白苏负手而立,看着前方的金sè大门,道:“如果我说,你臣服于我,和他们不同,不需要喊我主人,不需要对我卑躬屈膝,你愿意追随我吗?”

  叶玄依旧摇了摇头,道:“不会。”

  “为什么?”柳白苏心中怒气顿生,眼中一闪杀意,问道:“我没有羞辱你的想法。”

  她可没有如此和一个人如此好商好量的说过话,叶玄是第一个。而且,叶玄也是第一个,让他哪怕是不需要喊主人,不需要对她卑躬屈膝,也想要得到拥有的人。

  她只是想要单纯的让叶玄臣服于她。

  她在忍,在忍住想要杀死叶玄的念头。

  “如果让我爷爷知道我臣服于一个女人,恐怕九泉之下难以瞑目。”叶玄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天空。可惜,隔着厚厚的石壁,想要看天空,也是一件艰难的事情。

  “又是男女之分么?”柳白苏寒声说道。

  叶玄说道:“我没有歧视男女尊贵的想法,我觉得,男女是平等的。但是,女人有所长,男人也有所长。女人所长不是在实力上,我一直觉得,女人是水,强木易折,柔水难挡。男人是强木,女人是柔水,的确,强木有很多时候也容易折断,但折断的强木依旧是木,除非你把他烧了,毁的一干二净,让他死,否则,你折一辈子,木依旧还在,那便一辈子便不可能轻易屈服。”

  修仙如此,医师同样是如此。

  他爷爷也这样教诲过他。

  人之意志便如木,可以被折断,但折断一次的木,依旧存在,它还是木。而且,折断成两个的木比起一开始,会变的更加难以折断,除非你把木烧了,否则木就永远不会屈服,因为无论你折断十次百次,木都还是在的,而且每折断一次,木都会变的更加难以折断。

  人就应为木,在一次次被折断中变的更加成熟,更加强大。

  “这就你的想法?”柳白苏声音冰冷,道:“你是第一个让我两次说出此话的人。看来,即便我杀了你,你也不会屈服于我了?”

  “你觉得呢?”叶玄想了想,道。

  屈服?

  屈服于柳白苏,不可能,这是xing格,也是情绪,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柳白苏让自己臣服,叶玄便觉得柳白苏是在羞辱他。仿佛,他很在乎这个女人,很在乎这个女人是如何看待自己的。

  事实是,这个女人看待自己,竟是如此不堪,而想着,试图让自己屈服吗?

  柳白苏强行忍住自己心中的杀意和愤怒,她现在很生气,她承认,她是一个很容易动怒的人,一般动了怒气,柳白苏会立刻杀了使得她生气的那个人。

  而现在,柳白苏看向叶玄,突然嘴角一翘,满是冷意的一笑,道:“我还真有些舍不得杀你了。”

  “……”

  叶玄不知道柳白苏是什么意思。

  这个女人的话里,几乎没有几个字是离不了杀的。

  随即,柳白苏没有说话,看向了眼前这个金sè的大门。

  柳白苏一声冷哼,将对叶玄的怒气和杀意全部撒在了这金sè的大门上,这个时候,柳白苏的血雾里蓦地化出一个鲜血的拳头,这个时候,柳白苏的拳头一握,这鲜血汇聚的法术之拳,便是猛的轰打在了这个金sè的大门上。

  “咔嚓——”

  “咔嚓!”

  碎裂声响起。

  整个金sè大门被柳白苏轰击开来。

  而这个时候。

  轰!

  刺眼的金光闪烁而出,一道磅礴的杀意与威压终于得到释放,肆无忌惮的从整个里面的空间里传了出来。

  这门内——

  到底是什么地方?

看过《剑破仙惊》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