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剑破仙惊 > 第五百六十章:臣服于我!
  叶玄听得柳白苏的话,深吸了一口气,被柳白苏掐着脖子掐的死死的,苦笑道:“拜托,多少天了,你还记得?而且,我医治好了你,你总不至于这样对我?”

  “的确,按道理来说,你医治好了我,我是不该这么对你。但是,你对我不敬,总是要遭到一些惩罚的。”柳白苏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丝满是残忍之意的笑容,虽然这笑容看上去仿佛恶魔,但却让人忍不住着迷。

  “我哪里对你不敬了?”叶玄愣了愣,问道。

  难道是他说柳白苏不像女人,那几句话?

  “轰!”

  柳白苏猛的松开叶玄,随即又蓦地抓住了叶玄的脖颈,朝着山壁上一撞,使得周围的山壁都隐隐一阵颤动,碎石溅shè。

  “咳咳!”叶玄即便体修造诣不低,可是被这么一撞,还是忍不住咳咳了两声。

  “现在觉得怎么样?”柳白苏笑着问道。

  虽然是在笑,但叶玄却没怎么觉得这笑是拥有善意的。

  “……”叶玄没有说话。

  不是不想说话,而是身体的疼痛实在是让他没有办法再分心说话。

  这个女人,下手还真是够狠的。

  “给你一个选择。”柳白苏冷冷的说道。

  “什么选择?”叶玄艰难的开口说道。

  柳白苏说道:“答应了我,我就放开你,不答应我的话,我就想办法折磨你,一直到你答应为止。简单的来说,无论是你答应还是不答应,最后你的选择只有答应。别太犹豫!”

  “什么条件?”叶玄疑惑的问道。

  柳白苏寒声说道:“臣服于我。”

  “臣服于你?”叶玄愣了愣,道:“跪在你面前,对你卑躬屈膝,喊你主人?”

  “差不多。”柳白苏缓缓说道。

  “为什么臣服你?”叶玄皱了皱眉,疑惑的问道。

  “别人都称呼我血帝,不知道多少人想要臣服于我,得到我的庇护,你如果臣服于我的话,我会让你得到往ri臣服于我之人得不到的一切,他们都会听命于你,如何?”柳白苏缓缓说道。

  那些主动臣服于她的人,卑躬屈膝,恭恭敬敬,眼神中满是畏惧之意的神情她实在觉得没什么意思和乐趣,如果叶玄愿意臣服于她的话,她想,那会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血帝?你达到了帝路?”叶玄问道。

  “轰!”

  柳白苏血雾又紧了一分,道:“回答我的问题。别主动岔开话题,我的耐xing有限度。”

  “咳咳!”叶玄紧咬牙关,连续咳咳了几声,随即眼睛盯着柳白苏,露出了一丝笑意,道:“不可能的!”

  “你难道想要被我折磨?”柳白苏眼神冷冷的,道:“或者说,你不相信我会折磨你?”

  “不,我相信。”叶玄笑道,他又怎么可能会否认柳白苏的心狠手辣:“反正你刚才也说过了,我欠你一次,随便你怎么折磨好了。”

  柳白苏冷冷的盯着叶玄,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叶玄问道。

  “为什么拒绝我?”柳白苏疑惑的说道:“不过是臣服于我,很多人都会愿意,那会得到无穷无尽的好处,而且,我给你他们都得不到的待遇,我给你无穷无尽的好处,你为什么会拒绝?”

  “你确定要听?”叶玄思绪片刻,说道。

  “你都敢说,我为什么不要听?”柳白苏嘴角一翘,嗤笑道。

  叶玄笑了,道:“我堂堂男儿,臣服于一个女人,又算是怎么回事?”

  他没想过让别人臣服于他,却也没有想过臣服于别人,即便yin鬼屈服于他,他也从未将yin鬼当成过奴隶,也并未让yin鬼喊过自己主人,他不可能臣服于别人,无论是男修还是女修——

  他虽然活着,但却始终遵循着自己死去爷爷的教诲。

  人为什么被称之为人?

  其中寓意万千。

  人不止是为了xing命而活着。

  如果只是为了活着而活着,那又怎算是活着?

  “又是男女之分么。为了你脸面,你连xing命都不要了?”柳白苏声音里有着不解。“你不怕我杀了你?”

  “的确,脸面比起xing命,当然是xing命更加重要,xing命要比脸面重要十倍百倍。可是,如果脸面都丢尽了,xing命就不值钱了,如果是不值钱的xing命,那么,不要也罢。”叶玄沉声说道。

  这个时候,叶玄也多了几分怒气,咬牙道:“你这么说,是想故意羞辱我,故意让我觉得你是可怕的?”

  “我说过,你的选择只有一个!”柳白苏声音更冷了一些。

  她想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做不到的。

  如果这个男人不答应,她就折磨到对方答应。

  叶玄笑着没有说话。

  让他臣服于别人,臣服于柳白苏,他还做不到。

  臣服这个词很简单,在修仙者的世界里更是司空见惯。

  虽是神念无法控制灵族修仙者,但是,自己发下血誓臣服于他人,卑躬屈膝,甘愿当奴隶却是不在少数。

  喊别人主人,跪在别人面前,他还做不到。

  想的此处,叶玄闭上了眼睛。

  柳白苏眼中一闪杀意,随即血雾握着叶玄的脖颈,更紧了一分,这个时候,柳白苏用血雾将叶玄的身体缠绕的紧紧的,使得叶玄的身体没办法动弹,而且被这血雾缠绕的死死的,叶玄即便体修造诣颇为厉害,可是血液也没办法流通循环,疼痛便会席卷全身。

  的确,叶玄全身都在抽搐,剧烈的疼痛使得他大汗淋漓。

  柳白苏见得此处,蓦地抓起叶玄,将叶玄狠狠的撞在了山壁上,双重疼痛使得叶玄周身的疼痛更甚了一分。

  柳白苏知道叶玄现在很疼,那额头上滴落的汗水便可以代表着叶玄在忍受着剧烈的疼痛,但看叶玄只是紧皱眉头,愣是喊都没喊一下,柳白苏心中怒气更甚了一分。

  “难道你觉得在我面前疼痛的时候喊出声来都是一种耻辱?”柳白苏冷冷的说道。

  叶玄没有说话。

  柳白苏又抓起叶玄,随即一把甩了出去,整个将叶玄甩到了另外一边的墙壁上,下一刻,柳白苏一步踏出,来到了叶玄的面前,再一次用血雾抓住了叶玄,将叶玄抓的死死的——

  “你的脸面就这么重要?臣服于我,只是一句话的事情。”柳白苏寒声说道。

  “咳咳!”叶玄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

  这个时候,叶玄觉得喉咙一甜。

  “噗嗤!”

  一口鲜血忍不住吐出。

  柳白苏见得此处,黛眉微蹙,却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地一紧,看到叶玄被自己折磨的鲜血吐出,只觉得身子都软了下来.那一刹那,心中也是有些疼痛,竟是生出了几分不忍的情绪。

  柳白苏柳眉皱的更紧了一些。

  她一直以来都是心狠手辣,杀人时连眼睛都不曾眨过一下,只是折磨了叶玄一会,怎么身子都软了下来,身子软了下来,下手的yu念也就少了很多。

  为什么。

  柳白苏瞥了一眼叶玄。

  看到叶玄满脸的痛楚,柳白苏犹豫了片刻,cāo控血雾的手微微松开了一些,又松开了一些,终于,柳白苏觉得莫名其妙,转过身去,cāo纵血雾的手完全收了回来,任由叶玄自己摔倒在了地上。

  “咳咳!”

  被松开的叶玄,血液终于得到流通,呼吸也通常起来,剧烈的咳嗽着,同样也咳出了不少的鲜血。

  缓过神来,叶玄开口问道:“怎么停了?”

  他现在也很生气。

  柳白苏是故意羞辱他?

  柳白苏负手而立,听得叶玄此言,心中的怒气更是多了几分,想要再回去折磨叶玄,但想了想,却是停止了下来。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她早就将她给杀了。

  柳眉凝起,旋即,柳白苏看向了前方呆若木鸡的鬼刹。

  “看什么看?没看到你主子受伤了?”柳白苏寒声说道。

  “啊——”鬼刹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

  它倒是没看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刚才那会,它还真害怕柳白苏把叶玄给折磨死了,那血誓之力还在呢,如果柳白苏真把叶玄给杀了,那它也就死了。可是,这折磨还没一会,压根没入正戏了,怎么就停了?

  鬼刹是知道的,如果是凡人吐一口两口鲜血那估计是要出事,但是叶玄他是明白的,就叶玄那身板,看起来不怎么样,但别说是一口鲜血,就是在严重十倍,那过一会叶玄也会活蹦乱跳的跟个没事人。

看过《剑破仙惊》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