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剑破仙惊 > 第五百三十五章:泪如雨下,伤心的文字!

第五百三十五章:泪如雨下,伤心的文字!

  她在绿殷宗内潜藏那么多年,为的是什么?不正是夺回绿殷剑术吗?而很幸运的是,她得到了绿殷宗老祖的信任,也成功学会了绿殷剑术,可是还不够,她要完全的夺回绿殷剑术。

  所以,她在进阶气海境,掌控了绿殷剑术,立刻选择杀死绿殷宗老祖。

  她等了那么多年,不正是为了这个时刻吗?

  只是,她还是小看了绿殷宗老祖,绿殷宗老祖虽然十几年停滞在气海境不前,但这十几年,绿殷宗老祖不仅将绿殷剑术修炼的炉火纯青,还修炼了其他的功法,更是半只脚踏入了圣宫一列。

  这一番交手,姜巧没有占到任何便宜,被绿殷宗老祖重创,也同时重创了绿殷宗老祖。

  而最后,绿殷宗老祖眼看奈何不得姜巧,便联合门内众多修士,将姜巧困在了巧雨阁内,但绿殷宗老祖也因为被姜巧重创,逐渐死去,连绿殷剑术传下去的时间都没。

  绿殷剑术也至此失传,只有姜巧一人知道这剑术。

  姜巧体内的那道剑气,也正是绿殷宗老祖所做。

  至此,姜巧修为大损,且重伤在身,不知道随时剑气爆发,姜巧便会死去。

  但是——

  姜巧没有放弃希望,她一直在等待一个机会,等待一个可以将绿殷剑术送回百花池的机会。

  她可以永远出不了巧雨阁,但是,她不能让绿殷剑术回不到百花池。

  于是——

  她在等。

  即便知晓绿殷宗不会给她半点机会,可是姜巧还是要等。

  绿殷宗为什么每年要送给姜巧一个资质低差的弟子?为的就是让姜巧放弃希望,为的就是让姜巧没办法把绿殷剑术传给别人,一个资质差到极致的弟子,怎么可能学会绿殷剑术。

  但是,只到叶玄的来临,彻底改变了她的一切。

  她没有万念俱灰,希望覆灭。

  她只是以为她还要等很久。

  等到百花池再也没有人认得她,等到她与她师姐相见的时候,两人已经两鬓斑白。

  她以为……一切会是这个结果。

  可是,叶玄的出现,给了她希望。

  这仿佛命中注定一样。

  命中注定,她会遇到叶玄。

  命中注定,叶玄是她唯一的希望,也注定了,她从那以后,就与叶玄绑在了一起,永远永远也难以分开。

  也可能正是那个时候,姜巧寒冰一般的心方才融化了,她念着他,想着他,也心疼他。

  但是,在此之前,她是如何走过的?

  是因为东方左。

  如果不是东方左的话,一切的一切,又岂会变成今ri这般模样?

  如果不是东方左的话,她母亲岂会死去,她母亲岂能心灰意冷?

  她永远忘不了她母亲死前的模样,所以,她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东方左。

  “你搞错了一件事情。”姜巧冷冰冰的道:“我姓姜,而不姓东方。”

  她应该会愤怒。

  应该会生气。

  在见到东方左的时候,她应该会把这么多年积累的怨气全部撒出去,可是她没有,现在的她很平静,没有愤怒,没有生气,只是有一些自己母亲死去时的不平罢了。

  这证明她心里早已经和东方左没有了任何关系,她已经忘掉了自己还有一个父亲,即便她还流着对方的血。

  东方左听得此处,一声长叹,道:“你在这里,过的真的很好吗?”。

  “你可以走了。”姜巧下了逐客令。

  她不会走,也从来没想过走,百花池是她的家,这个家中也有着她想着念着的人。

  “我对不起姜殷,但是,你要给我一个补偿你的机会。”东方左说道:“我听说过,姜殷死后你所过的ri子,我心里很内疚,所以,我必须要带你走。”

  “不可能。”姜巧十分简单的回答道。“我说过,我过的很好。”

  东方左听得此处,满脸的戾气,道:“如果我说,我非要你跟我走呢?”

  “你这是要强迫我?”姜巧寒声说道。

  “是又如何,你是我女儿。”东方左冷冷的说道。

  “很可惜,我没有把你当过我父亲。”姜巧说到这,旋即指了指自己的心,道:“你根本没有任何内疚的意思,你要我跟你走,到底是什么目的?”

  看得出,东方左来到这里,可绝对不会好心为她这个女儿。

  而是另有目的。

  东方左要回来,早就回来了,不是吗?

  东方左说道:“你为什么现在还不愿意相信我呢?”

  “那如果如此的话,我的选择还是不走。”姜巧开口说道。

  “那我只能亲自带你走了。”东方左说道。

  “你可以试试。”姜巧说道。

  东方左一挥袖,真气化作一团,直至姜巧而去,姜巧见得此处,手中竹剑一剑落下。只是,下一刻姜巧便是一顿,因为她的身子已经没办法动弹一下,仿佛周围有锁链一样捆着他。

  东方左的实力,还完全在姜巧之上。

  只是一招,姜巧便被制服了。

  这不难判断。

  当年的东方左和姜殷都是天赋异禀之人,而成婚之后,东方左便是进阶了圣宫一列,这么多年过去,东方左怎么可能止步不前?

  “我是为你好,相信我,和我走了之后,你会过上比现在好上十倍百倍千倍的ri子。”东方左柔声说道。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姜巧寒声道。

  即便如此,她的心里依旧心如止水。

  “我说过,我是为你好。”东方左一脸平静的说道。

  “我不会相信。”姜巧说道。“你可以杀了我。”

  “我不会杀了你,如果你不跟我走,我会消灭整个百花池。”东方左威胁的说道。“对于我而言,这只是弹指间的事情,这个神国里,还没有足以让我畏惧的人。”

  “你要知道,当年这是你和她共同在一起的地方!”姜巧冷冷的说道。

  东方左平静的道:“但现在,它在我面前,一文不值!我不舍得杀你,因为你是我女儿,但是百花池,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我母亲当年看错了人。”姜巧寒声道。

  “但我还是你父亲。”东方左冷冷的道。

  “我可以跟你走。你也不要动百花池一下。”到了此时此刻,姜巧已经没有了任何选择,说道:“但是,和你走之前,我要处理一些自己的事情。”

  “可以。”

  东方左点头同意,他现在不会害怕姜巧偷溜,这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而且,区区一个百花池,还不会使得他畏惧。这里,没有能够让他畏惧的人物,想到这,东方左开口道:“你需要多久的时间。”

  “一个时辰!”姜巧冷冷的说道。

  如果说一开始她对东方左还有分毫的期望,那么现在,这零星半点的期望,也随之破灭。

  东方左到底想要做什么,她不知道,她不知道对方有什么目的,有什么想法。但是她知道,她必须要跟她走。

  “可以。”东方左负手而立,淡淡的回答道。

  得到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姜巧离开了竹林,便回到了自己所居住的阁楼,当她回到了自己的阁楼后,她拿出笔墨和纸,坐在椅子上,却是忐忑的不知道该写一些什么。

  她走了,心有万千不舍,如果可以再见他一面,又有多好?

  只可惜,这已经成了一种奢望。

  心里,脑海里,灵魂里,满是他的影子,她的模样。

  叶玄、叶玄,叶玄。

  还是他。

  姜巧抹不去。

  也忘不掉。

  她真的舍不得。

  想到这,姜巧眼睛中逐渐的落下了泪水,模样娇艳而又惹人心疼,此刻的她,更像是一个脆弱的女子,她真的舍不得。她走了,要何时回来,要何时才能见到他,她不知道,但是想来,可能很难再回到百花池了。

  当面对东方左的时候,她可以保持心如止水的平静,当东方左捆住她,使得她放弃任何希望的时候,她也可以保持平静,哪怕东方左以百花池作为威胁,她也一样可以保持平静。

  可是当她坐在椅子上,手握笔,看着这张白纸的时候,她却泪如雨下,因为,当她看着白纸的时候,白纸上却满是叶玄的模样,她真的保持不了平静,真的再也没办法保持最初的心如止水!

  她的世界里,本就是苍白的。

  她的母亲走了,她的世界里,就没有了任何一个人,如果说有,那就是百花池。

  而现在——

  她那苍白的心里,又多出了一个人,也只有他一个人啊!

  “兴许你还不知道你自己的答案,但是,我已经看得一清二楚。”

  “从你在yin鬼手中救了我之后,我似乎再也管不住我的情绪!”

  “面对你,我有很多话想要说,但满心言语,却难以启齿,不知道如何吐露,你说过,我笑起来的模样应该会很漂亮,我尝试做过,但可能我的确不是一个擅长笑的人,抱歉,我还是没办法做到。”

  提笔,落下。

  抱歉,我可能真的做不到……做不到,为你展露笑颜。

  这个时候,白纸已经被泪水沾湿,以此来映衬着,这伤心的文字。

看过《剑破仙惊》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