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剑破仙惊 > 第五百三十三章:东方巧?
  “你们先聊,我出去走走。高速更新”叶玄开口说道,旋即转身离开。

  梧桐和萧漓许久未见,他在这里多少也有些不合适了。

  萧漓嗔怪的看了一眼梧桐,而梧桐还不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错,大眼珠子转来转去,嘟哝道:“怎么颜长老和其他的长老也都老了那么多呢?”

  叶玄不知道萧漓会如何向梧桐解释,但这并非是他所管辖的事情,负手离去,很快,他便走出了总府,

  只是叶玄觉得十分不对劲,自己闭关揣摩医术,又医治梧桐,这已经过了许多时ri。

  可是姜巧为何还没有归来?

  不知不觉中,叶玄已经来到了姜巧的阁楼前。

  叶玄看着姜巧所居住的阁楼。清新、典雅、朴素,这是姜巧阁楼的特点,叶玄思绪片刻,不知道该不该在姜巧不在的时候,进入姜巧的阁楼中。

  “已经多ri未归了。”叶玄喃喃自语。

  想到这,叶玄皱了皱眉,一步踏出,在姜巧未经许可的情况下,进入了姜巧所居住阁楼。

  很快,他便推开房门,进入了姜巧的房间。

  姜巧不在,唯独显眼的只有那墙壁上的一些壁画。

  房间很干净,一尘不染。

  叶玄四处看了一眼,是兴致一起,来到这里看看,但这个时候,叶玄却是突然从桌子上看到了一封信。

  叶玄愣了愣,起步来到这桌子前,打量了一眼这信封,信封上写了一个姜字。

  “怎么回事?”叶玄满脸的不解。

  姜巧的屋子里,怎么会唯独留下这一封信封。

  心中包含疑惑,随即,叶玄拆开了信封。

  这上面的笔记,线条优美,一气呵成,正是姜巧的字迹,叶玄不禁一字一字看下去,越看,表情越发的严肃。

  “兴许你还不知道你自己的答案,但是,我已经看得一清二楚。”

  “从你在yin鬼手中救了我之后,我似乎再也管不住我的情绪!”

  “面对你,我有很多话想要说,但满心言语,却难以启齿,不知道如何吐露,你说过,我笑起来的模样应该会很漂亮,我尝试做过,但可能我的确不是一个擅长笑的人,抱歉,我还是没办法做到。”

  “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可以让男子着迷的女人,因为你没办法从我的身上感觉到温度。所以,我只是想当一个好妻子,心里时刻挂念着你,天天看着你吃我做的饭菜,或是再生一两个孩子,孩子模样像你像我都可以,然后天天看着你和孩子一起吃我做的饭菜。”

  “那样,就足够了。”

  “我不知道是该告诉你,还是欺骗你。”

  “但应该,没什么机会了。”

  “我应该还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要说,但是话到嘴边,又不知道如何谈及。”

  “我舍不得你。”

  “我走了,也不知道何时才会回来,你自己保重。”

  ——姜巧。

  叶玄看到这,手心紧握,却不知,那信封已经被他握的卷在了一起。

  到底——

  发生了什么?

  ……

  ……

  十几ri前——

  天白帝神国。那个时候的叶玄还没有带着兰云雁和陈晴回到百花池。

  却不知道,天白帝神国中,多出了一些人,这些人以一个中年男子为首,这男子即便上了年龄,但依旧风流倜傥,不失美貌,让女子看了顿生欣喜。

  一观这些人的实力,尽皆都在圣宫左右,而中年男子的修为更是深不可测,难以辨别修为。

  这些人并非天白帝神国的人。

  “左叔,咱们来这一个小神国干什么?”跟在中年男子身边的一名年轻人问道。

  东方左开口说道:“来这里找一个人。”

  旁边的人更加疑惑了一些,道:“左叔,这一个区区天白帝神国,难道还有什么人能够劳烦你亲自大驾不可?”

  东方左叹了一口气,道:“还真需要我亲自出马,待会你们安分一些,别给我闯出了什么篓子。我们要去一个势力,这势力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势力,但我们不能光明正大的进入,要不被别人发现,记住了吗?”

  “记住了。”旁边的护卫和年轻人说道,显然都以东方左马首是瞻。

  东方左站在前方,很快,他们就停下了脚步。

  “这里应该就是青峰山脉,青鸢山了。”东方左喃喃自语。“百花池,景sè很优美,不知道她在这里那么多年,又有没有吃什么苦,我欠她们俩的太多了——”

  说罢这话,东方左便一步踏入了百花池,无一人发现,百花池的大阵仿佛摆设一般,竟然对此人没有半分用处。

  东方左进入其中后,其身后的人也紧跟着进入了其中。

  进入了百花池之后,东方左很快就停在了一处竹林前。

  “你们在这里候着,别人别人发现。”东方左缓缓说道。

  “是,大人。”

  “左叔,我们知道了。这百花池内没什么高手人物,又岂能发现了我们?”

  “是这样就好了。”东方左说罢这话,一挥袖,进入了竹林中。

  竹林中还有一人。

  此人一身白衣,手握竹剑,面目如霜,眼神冰冷,在竹林中飘舞。那一把剑与自身在竹林中游走,畅通无阻,她表情里没有半分温度,正是姜巧。

  半晌后,姜巧练剑结束,兴许也只有这样练剑,才能使得她更加平静一些,姜巧收回竹剑,准备歇息一会。

  “太像了。”这个时候,一名中年男子不知道在何时,站在了竹林的一角,始终看着姜巧练剑,此刻开口说道,打破了竹林了的宁静。

  “谁!”

  姜巧心中一顿,蓦地转身,正好看到了那负手而立,站在竹林一角的东方左,看到东方左之后,姜巧眼神一冷,感觉告诉她,这是一个危险的人物,要知道,对方似乎看自己练剑许久——

  而自己竟然,到现在还没有发现此人的存在。

  对方,到底是什么实力,方才可以做到自身潜伏之法如此厉害,连气息都不能露出半分。

  “太像了,和你母亲当年练剑的时候,一模一样。”东方左一声长叹,开口说道。

  姜巧心生疑惑,对方为何认识自己母亲姜殷。而且,还说自己练剑的模样和姜殷一样?想到这,姜巧不禁多看了东方左几眼,却是勾起了儿时的回忆,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她见过一面,她见过一面。

  到底是在哪里见过一面?

  姜巧心中思绪万千,开始回想着自己是在哪里见过这个中年男子一面。

  终于,姜巧回想了起来。

  “是你!”姜巧眼神中一闪杀意,寒声道:“竟然是你!!”

  “对,是我。你能认出我来,我很欣慰。”东方左开口说道。“我以为……你已经不再记得我。”

  “你回来做什么!”姜巧贝齿轻咬,底喝道。

  “我来看你。”东方左叹道。

  姜巧听得此处,杀意更加浓郁了一分,冷冰冰的道:“你可知道,她是如何死的?”

  “知道。”东方左深吸了一口气,道。

  “那你可知道,她是因谁而死?”姜巧寒声道。

  东方左叹道:“我知道,一切我都知道,都是因为我,一切都是我的错!”

  姜巧目光冰冷,道:“当年她被绿殷宗偷袭杀死的时候,你在哪里?当年她重伤濒死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从我记事开始,只见过你一面,当年她阻拦你,你却执意离去。你抛弃了她,现在还回来做什么?”

  “当年,确实是我的错。”东方左深吸了一口气,满脸的自责道。“我也有我不得而为之的苦衷,希望你可以原谅我。”

  “原谅谈不上,我不想见你,把你要说的话赶紧说完,快点离开百花池。”姜巧寒声道。

  原谅?

  这么多年,她始终都忘不了她母亲死前的模样。

  如果当年东方左在她母亲旁边的话,她母亲会死吗?

  根不会。

  如果有东方左在的话,她母亲会沦落到连区区一个绿殷宗都敢欺负的份吗?

  东方左听得此处,便知道姜巧不会轻易的原谅他和接受他,摇了摇头,道:“你原谅不原谅我,我都不介意,这是我欠你们俩的,我一辈子也还不上,听说她死了,我心里也很自责。只是,我真的有不得已而为之的理由。”

  “我不想听你的理由,如果你今天来到这里就是和我说这些,那很抱歉,我没这个时间。”姜巧冷冷的回答道。

  “我是要带你走的。”东方左寒声道。“听说你这么多年在这里,过的很艰辛。”

  “不可能。”姜巧说道。“而且,我在这里过的很好。”

  东方左急了,大喝道:“我就算再不行,也是你父亲啊!”

看过《剑破仙惊》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