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剑破仙惊 > 第五百二十三章:看清楚的感情!

第五百二十三章:看清楚的感情!

  叶玄微微一愣。

  旋即,哑然失笑。

  “怎么,叶池主觉得我不够资格?”兰云雁开口问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叶玄摇头说道。

  他心中思绪,自己想不通的事情,可能兰云雁还真能帮自己一些,只是这话当真是难以启齿,不知道又合适不合适说出去,思绪片刻,叶玄摇了摇头,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兰姑娘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叶池主说的是什么喜欢?”兰云雁对这个问题显然有些意外,顿时开口问道。

  “就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叶玄看着天空,轻吐一口气,说道。

  “叶池主这么说,是有心上人了?”兰云雁满脸诧异的说道。

  叶玄点了点头,道:“她很漂亮,而且很会关心人,她为你做什么,嘴上不会说,心里却挂念着你。她就是这样的人,唯独可惜的是,她xing情很冷,你很难见到她会笑一次,不,她应该不会有笑。不过,她对你冷冰冰的,你仔细观察,却可以发现你可以从她身上感觉到很多的暖意。至于心上人,我还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欢她,又是哪一种喜欢?这才是我忧心的地方。”

  “她心里挂念着你,却不说出来,看来叶池主很了解她,她挂念的人是你吧。”兰云雁嫣然一笑,道。

  “你怎么知道的?”叶玄疑惑的问道。

  兰云雁噗嗤笑道:“她挂念的若是其他人,叶池主能有机会如此了解她吗?你想啊,她挂念的若是我,只会和我接近,叶池主哪里知道她挂念的人是我,又哪里知道她会挂念人呢?”

  叶玄听得此处,恍然大悟,明白了过来。若有所思,却不说话。

  兰云雁想了想,道:“云雁以前听我母亲说过,喜欢这种东西不难分辨,如果她可以主导你的情绪,那你肯定是喜欢上她了。”

  “什么意思?”叶玄问道。

  兰云雁笑道:“比如说,叶池主所说的那个女人被人伤了,你会发自内心的心疼,会比她更生气。或是你睁眼闭眼都是她,那就是她主导了你的情绪,这样一来,就不难判断你到底,是不是喜欢她了。”

  叶玄听到这,微微一笑,道:“喜欢这种事情很复杂的,假如说我百花池的弟子们也受伤了,我也会发自内心的心疼,也会生气,我喜欢他们,但却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

  叶玄一直在想这件事情。

  的确——

  百花池是最好的示范。

  他心里念着百花池的弟子,他盼着,想着,百花池的弟子受伤了,他会心疼,会生气,但这不代表着他对百花池的弟子就是那种男女之间的喜欢,如果都是男女之间的喜欢,他岂不是要娶整个百花池了?

  显然不可能。

  那么,什么又是男女间的喜欢?

  兴许正是这种东西太复杂,所以才导致很多人认为,根本没有这种东西。

  “是啊,喜欢这种东西很复杂的。”兰云雁也认真的说道。

  她自己还不知道喜欢是什么滋味的,怎么去和叶玄解答这件事情。

  不过,她觉得她这个局外人,应该可以帮助叶玄一些。

  “其实叶池主心里应该清楚。”兰云雁说道。

  “我不清楚。”叶玄苦笑道。

  谁敢保证,清楚自己的感情?

  如果都能清楚的话——

  就好了。

  “我想想。”兰云雁又仔细想了一会,终于开口说道:“我想起来了,我师傅曾经说过一句话,她说她与自己夫君在一起的时候,和其他的男人在一起感觉都不一样,总之有很大不同的感觉。叶池主仔细想想,如果你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和其他人在一起的感觉都一样,那还叫喜欢嘛?”

  “那么叶池主和你所言的女人在一起,在对比你和其他的女人在一起有什么不同之处?应该有不同之处的,如果没有的话,证明你的确不喜欢那个女人了。如果有的话,就证明你肯定是喜欢上了那个女人。”

  叶玄听到这,微微一怔。

  兰云雁说的很有道理。

  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喜欢与不喜欢是两码事。

  那么,他与姜巧在一起的时候,是否会与和其他人在一起的时候有不同的感觉?

  事实是——

  “有!”

  叶玄喃喃自语。

  以前和姜巧在一起的时候,他没注意过,但是近ri来,他清楚了一些。

  心很乱。

  难以将自己的思绪整理清楚。

  这是和其他女人在一起完全没有的感觉。

  叶玄紧闭双目,思绪,思绪!!

  可能正是如此。

  为什么他的心会乱?如果不在意,不在乎,又岂会乱?但是这种乱,又是不是面对姜巧突如其来的情感爆发所致,这种乱,又是不是……

  叶玄静心思绪,仔细,认真的在考虑——

  他不会小觑这份感情。

  而是选择认真的对待。

  “我明白了!”叶玄喃喃自语。

  “叶池主明白了什么?”即便声音很小,可兰云雁还是下意识的问道。

  连她自己都不明白。

  她刚才给叶玄出的那个法子,完全是随口一说,以为派不上用场,但是似乎起到的效果要比她一开始预料的要好了很多的样子。

  “我明白了!”叶玄突地起身,露出了笑意,旋即似乎想起了什么,哈哈大笑道:“兰姑娘,多谢了!我想,我应该明白了。”

  兰云雁愣了愣,对叶玄这从开始到现在的变化十分疑惑。

  很快,叶玄又想起了什么,笑容渐渐收敛,道:“对了,兰姑娘这一次来找我是什么事情?”

  兰云雁来找他,必然有事情,他可不相信兰云雁来找他,是知道他有忧愁,主动过来帮他排忧解难的。

  兰云雁听得此处,也回想起了陈晴的情况,黛眉微蹙,旋即开口问道:“叶池主,不知道百花池内可有清灵液?”

  “清灵液?”叶玄思绪片刻,清灵液源自于清灵草,主散凉,补虚。通常修仙者女子体内天生积yin太多,身子虚弱,这清灵液便是绝佳的补药,只是百花池内灵草不少,并无此物,叶玄想起了什么,开口道:“兰姑娘要这清灵液做什么?”

  兰云雁贝齿轻咬,道:“是这样的,我家小姐自幼便怀有体心寒,身子骨虚。”

  “我明白了。”叶玄点了点头,道:“陈姑娘之所以面sè苍白,也是有体心寒的原因吧?”

  “正是如此。”兰云雁说道。

  叶玄失笑道:“不过,这体心寒并非是什么大病,以玄金商会的能力早该请来医师将这体心寒去根了才对,陈姑娘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怀有体心寒呢?”

  兰云雁听到这,也有些纳闷,开口道:“叶池主说的是,几年前小姐的体心寒就被医治好了,只是因为体心寒的寒气需要天地才能散去,那医师不建议用药物散去,所以小姐一直面sè苍白。”

  叶玄点了点头。

  那个医师所做不错,玄金商会请来的医师想来也都是有些分量的医师,如果是他的话也会这么做,体心寒虽并非大病,但无论大病还是小病对于医师而言都需认真对待,体心寒去跟并非难事,可体内寒气积累时间太长,时间是化解的好东西。

  不然的话,本来病人身子骨就虚弱,再强行用药物驱逐,难免会引起副作用。

  这可能也是陈晴面sè苍白的原因。

  可是——

  叶玄有一事没想通。

  体心寒既然被去根了,就不可能再犯病,如果犯病,怎么可能过了那么多年才犯病?若是以前就犯过病,玄金商会岂不是把那个医师的皮都被扒了?显然陈晴以前没犯过病。

  那么,又是怎么回事?

  叶玄觉得有些奇怪。

  想到这,叶玄顿时问道:“陈晴姑娘体心寒犯病,是怎么一回事?兰姑娘可否给叶某细说一下。”

  “我也不知道,只知小姐刚刚被安排了住处,没过多久便说自己有一些小小的头晕,身子骨虚弱。说是以前的体心寒又犯了,急需一些清灵液。我便来寻叶池主,只是叶池主一开始忧心忡忡,我又不知道如何谈及这件事情。”兰云雁如实回答道。

  听到这,叶玄皱起了眉头,道:“身子骨虚弱是体心寒旧病复发的征兆不假,但是,头晕不是。”

看过《剑破仙惊》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