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剑破仙惊 > 第二百二十四章:再见!

第二百二十四章:再见!

  钟望雪和小莲走了。

  走了许久——

  这时,钟望雪突然一个踉跄不稳,从空中,摔落而下。像是一个失去了翅膀了的蝴蝶。

  她的眼睛已然闭上。

  很累,很累……

  若是昏过去的话,是不是,就不会疼了?

  “小姐!”

  “小姐!”

  小莲连忙上去搀扶。

  ……

  帮柳白苏把脉许久,叶玄睁开双眼,飞速的思考着。

  可是思绪许久,只能轻声一叹,他看了这个女人那怪病许久,得出的结论,只有一个,那就是束手无策。

  根本,没有医治的办法。

  因为——

  他不知道这怪病到底是什么病。

  乍一看,普普通通。

  仔细一看,里面却又玄机万千。

  他若医治,至少会知这伤病的缘由,也知如果克制,故此方能配药下针。任何一个病都有弱点,只要对症下药,即可医治,但如果找不到弱点,无法得知一症,那又如何医治?连着手下针都不知道下于哪里。

  这种怪病,便是如此。

  找不到弱点!

  找不到着手之地!

  这是……

  叶玄碰到过的,最可怕的怪病!

  他能想到的,便只有一个念头,束手无策。

  当年那个道医曾经看过柳白苏,得出的结论,也只有束手无策,连道医都医治不好的病,又如何医治?

  道医,即便是他,也需要遥遥远视的存在。

  “道医圣书……”

  叶玄只能将希望寄托于道医圣书的下半部分。因为这可能是他唯一的希望。

  道医圣书的下半部分,他只是学习到了浅薄的一部分,最为jing华的一部分,他还没有学习。想要完全学习,不是一ri两ri的事情,但事情是未知的,道医圣书的下半部分也是未知的。

  他不知道,道医圣书下半部分,有没有可以医治这种怪病的办法。

  “你能医治好吗?”柳白苏冷声活道。

  “不能!”叶玄摇了摇头。

  这事情没有出乎柳白苏的预料。

  连道医都医治不好的怪病,叶玄即便医术通天,又有什么办法医治成功?

  她早已经适应了。

  对她这怪病,不抱什么希望。

  “我问你,你是发自内心的想要杀人吗?”叶玄问道。

  “你医治不好我,问这些又有什么用?”柳白苏双目的神sè一如既往。

  “我会竭尽所能!”叶玄不曾躲闪柳白苏的目光。

  如果道医圣书的下半部分也没有办法医治好这个女人,那他就另外想其他的办法,这天下,任何一种怪病都有弱点,这个世界上,也绝无医治不好的伤势与怪病,他相信,绝对有办法。

  他会医治好这个女人。

  这话他没有说出。

  只是在心里想。

  一定!

  一定!!

  叶玄看着柳白苏。

  柳白苏也看着叶玄。

  柳白苏感觉得到。这个男人的目光,没有动摇,也没有什么畏惧,她从这个男人看向自己的眼神中,没有发现多少的畏惧,即便是有,也寥寥无几。

  这个男人,真的不害怕自己?不害怕,随时会将这个他生不如死?

  真是一个可恶的人。

  不过——

  他真的有信心,医治好自己?

  这种眼神,还从来没有从哪一个医师身上,看到过。

  “我一直都喜欢杀人。”柳白苏说道。

  “你在撒谎!”叶玄看着这个女人。

  “轰!”

  柳白苏一张血雾,血雾顿时包裹住叶玄,虽然包裹住了叶玄,但这血雾并没有什么杀伤>

  “你如果温柔一些,想来会更漂亮一些。”叶玄苦笑道。

  这个女人,老是动不动就要出手。

  “你最好安静一点。”柳白苏眯起眼睛,打量着叶玄。

  在她的眼里,只有活人与死人的区别。

  还真没有人,尤其是一个修为方才气海境的小子,敢这般和她说话。

  温柔?

  叶玄是第一个说出这种话的人。

  柳白苏感觉有些可笑。

  血雾没有伤害叶玄。

  叶玄身在血雾里,由于柳白苏将包裹在自身的血雾施压在她的身上,周身的血雾已然稀薄了一些,那一头漆黑的长发,冰冷如霜的面孔,露出了出来。红唇鲜艳如花,鼻子可爱玲珑,漆黑双目晶莹澄澈,唯独冷冷的,不含什么感情。

  这个女人的眼睛,很漂亮。

  她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女人。

  “你的眼睛很漂亮!”叶玄说道:“只是,少了一些什么!”

  这个女人的眼神太冷。

  满是杀意与戾气。

  仿佛会随时置人于死地!

  “轰!”

  听到这,柳白苏又一动,血雾缠住叶玄的手臂,把叶玄举的高高的。

  “……”叶玄没有说话。“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出手!”

  两人僵持了一会,柳白苏方才松开血雾。

  “刚才有一个女人,来过这里!”柳白苏没有回答叶玄的问题,冷冷的说道:“她来到这里,看的人是你,她们以为我没有发现,我也懒的去管!那个女人很漂亮,应该是过来找你的!”

  “有人找我?”叶玄一脸诧异,道:“那她人呢?”

  他方才帮柳白苏把脉,没有发觉。

  现在转身看去,却是,没有发现半点人影。

  “走了!”柳白苏话语没有什么感情,说道。

  “走了?”叶玄不由得疑惑。

  是谁?

  是谁来过这里,且看过她?

  “那个女人偷偷的看了几眼,就走了。”

  柳白苏看向远方,那是钟望雪离开的方向,她刚才看得到,那个女人哭了,哭的很伤心,似乎是看到她与叶玄之后哭了。她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哭,但这和她没有什么关系。

  叶玄看着远方,皱了皱眉。

  是谁来过?

  ……

  “你打算,以后还杀人?”叶玄轻轻一叹,问道。

  柳白苏没有说话,她懒的回答这个男人的问题,不过,和这个男人在一起,还挺有意思。至少,她不太反感这个男人,很少,会遇到这种不会反感感觉。这个男人不害怕自己?真是一个奇怪的男人。

  “你以为?”柳白苏坐在岩石上,并未用血雾包裹着面孔,冷冷的说道。

  叶玄知道柳白苏的答案。

  如果这个女人不杀人的话,又怎么继续活下去?

  “我会想办法医治好你!”叶玄说道。

  “为什么?”柳白苏说道。

  为什么,这个男人这么执意要医治好她?他既然害怕自己,还要执意医治自己,这本是一件矛盾的事情。

  “什么为什么?”叶玄皱了皱眉。

  “为什么,你既然害怕我,还要医治我?”柳白苏盯着叶玄,冰冷的眼睛,想要从叶玄身上看出一些什么。

  叶玄思绪了片刻,道:“因为我是医师!”

  “你不觉得,你这个回答用了很多次吗?”柳白苏说道。

  “你如果不问我为什么,我肯定不这么回答!”叶玄咧嘴笑道。

  “……”

  柳白苏越来越觉得,这个男人很可恶。

  这个人,是唯一一个知道自己以前的人。

  为什么!

  “你知道不认真回答我问题的人下场都是什么吗?”柳白苏回过头来,看着叶玄,话语冰冷,双目一如既往。

  那红唇鲜艳如花,娇白的面孔上满是冰霜冷意,不难看出这个女人随时都会出手杀人。

  “知道!”叶玄点了点头。

  曾经上柳家,没有回答出这个女人问题的时候全部都死了。

  这个女人问一个杀一个。

  那一幕场景还来历历在目。

  柳白苏冷冷的说道,话语中满是杀意“他们都死了。”

  叶玄一阵苦笑。

  “你是唯一一个例外!”柳白苏嘴角一翘,笑容依旧如常,没有半分味道。

  更多的还是杀意。

  她话的意思很明显。

  说罢这话,她便用血雾笼罩全身,作罢这些,她转身就打算离开。

  这个女人雷厉风行,说离开就离开,连句告别的话都没有。

  “我会想办法医治好你那怪病!”叶玄说道。

  柳白苏没有回答。

  半晌过后——

  “再见!”

  这是柳白苏的声音。

  叶玄愣了愣。

  这个女人,什么时候会说再见这种话了?

看过《剑破仙惊》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