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剑破仙惊 > 第二百二十二章:我这里好疼!

第二百二十二章:我这里好疼!

  柳白苏很生气。

  这个男人,竟然看到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她是……

  她是多么想要忘记那段过去!

  可是,这个男人竟然看到了她多么想要忘掉的以前!

  那个永远的疼痛,那是她没有亲人的开始。

  叶玄没有畏惧。

  喉咙被血雾封住,他已然无法呼吸。

  他的眼睛一直盯着眼前的这个女人。

  越是清楚这个女人的以前,他心里越是有着一股异样的味道。

  “你说过,你不会杀我的!”叶玄面容平静,说道。

  他脑子还回想着这个女人的以前。

  想要活着,就必须杀人。

  这个女人这么多年,究竟是怎么过来的。

  “但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柳白苏很后悔。

  很后悔当初为什么许下那个誓言。

  她应该发誓帮叶玄夺回道医圣书之后,就可以动这个男人。

  可是当初她发下的誓言,并没有说这些。而是,她不会动这个男人。

  不会动这个男人,便是代表着她一辈子不能杀这个男人。

  所以,她杀不了这个人!

  “我窥探你的记忆,是为了更了解你!”叶玄说道:“我只有更加了解你,才能够医治你身上的那个怪病!你太冲动了。”

  “轰!”

  血雾散去,叶玄得到了zi>

  如叶玄所言,这个女人太冲动了。

  不过看样子,柳白苏,也并不是不讲理。

  柳白苏站在原地,血雾散在周身,她盯着这个男人,这是第一个,了解了她过去的人。

  “我没有办法帮你化解你的戾气,因为你想要活着,就必须要杀人,这和你身上的怪病有关,我医治你,出发点就已经错了,我该医治你的怪病,而不是你身上的戾气。即便我医治好了你的戾气,你为了活下去,也会继续杀人。”叶玄说道。

  这个女人,能够变成这样,完全是因为那种怪病。

  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怪病。

  这是一个连锁线。

  想要全面xing的去除戾气,必须要医治好柳白苏的怪病,否则这个女人不杀人就会昏倒过去,再昏倒四次的话,柳白苏就会彻底死去,这个女人想要活着,就必须要杀人。如那记忆中的老者所说,无休止的杀人,不能停止的杀人。

  他想要了解这个女人的内心。

  但是,那十息显然不够他了解。

  叶玄很头痛,也没有自信。

  要知道,他还清楚的记得,柳白苏记忆里的那一句话。

  “虽然,这种病,在我眼里,根本没有医治的可能。如果有一天,你找到了比我更高明的道医,可能还有些可能吧。”

  那个老者是道医!

  他看的很清楚。

  连道医都束手无策的怪病,他能够医治好吗?

  柳白苏负手站着,那血雾包裹在周身,看不清血雾里这个女人的模样。

  “连道医都无法医治的怪病,你能做什么。”柳白苏冷冷的说道。

  “我帮你把脉!”叶玄说道。

  柳白苏犹豫了一会,伸出手腕,交给了叶玄。

  叶玄搭上柳白苏的手腕,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放心,我会医治好你那个怪病,一定!”

  这是他说的话。

  他不会轻易许诺什么。

  很久,都不曾许诺。

  一旦许诺,他绝不食言。

  绝对不会食言!

  因为,他对这个女人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所以,他必须要医治好这个女人!

  “你不害怕我吗?”柳白苏突然说道。

  “害怕?”叶玄疑惑的看着这个女人,道:“害怕什么?”

  但仔细一个思考,他便明白了过来。

  “怕!”叶玄笑道。

  “怕,你还敢医治我?”柳白苏十分疑惑,任何一个人见到她都只有恐惧,恨不得和她撇清一切关系,恨不得从来都没有见过,跑的远远的,生怕她会立刻发怒。

  别人看不清她的模样,不知道她长什么模样,不知道她究竟是谁,只知道她那可怕的戾气,就足以判定她是一个恶魔、魔女、魔头!

  事实是,她的确是如此。

  她会随时发怒,随时杀人,她从来没有留情过。

  很少有人不畏惧她,不害怕她!

  而眼前这个男人,既然害怕她,为什么还要医治她?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是因为自己不会杀他吗?

  她看得出,这个男人没那么傻,即便自己杀不了他,也可以使得他生不如死。

  然而即便是如此,叶玄依旧要帮她医治,又是因为什么?

  即然怕,还要医治。

  她很不理解。

  也很不懂。

  这个男人,究竟在想什么。

  很少,有她看不懂的男人。

  “因为我是医师。”叶玄咧嘴一笑。

  “你不觉得,这个借口你用了很多次吗?”柳白苏冷冷的说道。

  “是有很多次。”叶玄笑道。“其实,你还可以更美一些。”

  “你想说什么!”柳白苏说道。

  叶玄看着这个女人被血雾包裹着的面容,洒然一笑,道:“我想说的是,你把这包裹在身上血雾散开的话,让人看清楚你的模样,会更漂亮。”

  他看过柳白苏的模样。

  所以,他知道,在那戾气下,柳白苏到底是什么模样。

  柳白苏手腕一翻,血雾顿时又包裹住了叶玄。

  “你别冲动!”叶玄看到这个女人又要对她下手,登时说道。

  “闭嘴!”柳白苏黛眉微蹙,血雾似乎会随时杀了叶玄。

  “我帮你把脉!”叶玄无奈的摇了摇头。

  听到这,柳白苏方才把包裹着叶玄的血雾散去。

  叶玄可以感觉到柳白苏的脉搏跳动。

  他一丝真气进入柳白苏的体内。

  闭上双目。

  全神贯注。

  柳白苏看着这个男人,红唇没有合上,就这般伸手让这个男人帮自己搭脉。她看得出,眼前这个她不能杀的男人,很认真。

  在医治的时候,这个男人一直都很认真。

  难道这个人,真的不害怕自己吗?很少会看到哪一个医师看自己这怪病的时候,会露出如此从容镇定的神sè。

  真是一个……

  奇怪的男人啊!

  ……

  钟望雪和小莲,很快就离开了繁星河域,短时间内,便来到了江东。

  她们按照那金sè盔甲男子陈墨指引,前往了陈墨所见到叶玄和那个魔头的地方,距离越来越近,只见远方群山环绕,似乎正是叶玄和柳白苏方位的附近。

  “这个叶玄还真不让人省心!”小莲娇哼道。

  钟望雪盈盈一笑。

  “到了没?”钟望雪说道。

  “小姐,差不多就是这里了!”陈墨说道。

  几人又前行了差不多百息时间。

  陈墨一个恭敬,道:“小姐,不能在往前走了,在往前走的话,那个女人肯定会发现我们。不过,在这里,应该可以看到他们两人,告知叶池主要远离那个魔头的事情,就劳烦小姐了。”

  钟望雪点了点头:“我明白!”

  说到这,她往前走了几步。

  很快,她便看到了叶玄与柳白苏。

  叶玄已经睁开了眼睛,全神贯注的看着柳白苏,两人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怎……怎么。”

  看到叶玄和柳白苏在一起的刹那。

  钟望雪顿在原地。

  身体仿佛僵硬。

  她不敢分心的看着叶玄的一双眼睛,想要努力观察叶玄看向柳白苏的眼神里,到底有着什么。

  只是——

  她的脑袋仿佛爆炸了一般,嗡的一声响,什么声音,都再也听不到。

  心,隐隐疼痛。

  她不知道为什么。

  站在原地,许久都不曾说话。

  “他看着那个女人的眼神,和看着我的眼神……”

  “不同!”

  小莲看到钟望雪神sè有些不对,又看了一眼远方的叶玄与柳白苏,顿时出声喊道:“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小姐你怎么了?”

  钟望雪一只净白玉手放在了胸口上,用力的抓了一下。

  一遍,一遍。

  “为什么……”钟望雪头低下,强忍着那股撕心裂肺的疼痛蔓延。

  一滴泪水滴落。

  “我这里好疼!”

  她用手抓的位置。

  正是心啊。

  “为什么,我这里好疼!!”钟望雪说到这,一滴滴泪水,悄无声息的落下。

  当她看到叶玄与柳白苏在一起的时候,她就清晰的感觉到,心里,一阵强烈的疼痛。

  疼的无法呼吸。

  像是,有一座大山正在压着她!

看过《剑破仙惊》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