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剑破仙惊 > 第二百一十九章:柳白苏的记忆!

第二百一十九章:柳白苏的记忆!

  想要抹杀戾气,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而柳白苏这个女人的戾气,实在是他平生所见。

  一个女人,有着恐怖的戾气在身——

  戾气由心而生。

  心中戾气不灭,身戾气永远不灭。

  只是让叶玄疑惑的是,柳白苏这个女人,明明想要去掉身上的戾气,却还还想要杀人,这种事情本就前后矛盾。

  这也是他迟迟都没有自信的源头。

  即便到了此刻,也只是‘试试’。

  柳白苏转眸看了叶玄一眼,面目说不上冰冷,神sè里有着jing惕。

  “我奉劝你,千万不要做什么会让我感觉奇怪的事情,否则……”柳白苏微微一笑,虽然这笑和以前一样,没什么味道,冷冰冰的,像是随时随地,都会杀人。

  “不过,我很奇怪,你心里应该知道,一旦医治的过程中,有分毫不对。我不会杀了你,但让你生不如死轻而易举。你为什么还敢医我?”

  她不害怕叶玄。

  以叶玄的实力,她如果想的话,动动手指头就可以灭杀。

  她想要看看——

  叶玄究竟能不能医治好他,而且,这个男人心里是怎么想的?

  自己——

  真的可以医治好吗?

  许多年前,那个老人和自己说的话。真的可以医治好吗?

  “我是医师!”叶玄说道。

  “这和医师没有关系。”柳白苏说道。

  叶玄摇了摇头,道:“我也知道这和医师没有关系,但前提是,你帮了我。”

  “你帮了我,我才帮了你,我们早已经两清了。”柳白苏说道。

  “所以,我才说我是医师!”叶玄笑了。

  柳白苏不理解叶玄的话到底什么意思,双目诧异的看着叶玄。

  “我会尽我所能。”叶玄深吸了一口气,挥手间,一根冰针出现在了手中。“闭上眼睛!”

  柳白苏缓缓闭上了眼睛。

  她从来不会相信任何人。

  叶玄也是一样。

  她是一个jing惕心比正常人强了十倍百倍千倍的女人,她不会让任何人靠近自己,不会相信任何一个人。

  如果叶玄施针的时候让她察觉到了什么危险的出现,她会毫不犹豫的制住叶玄,她有些后悔,自己对这个男人竟然束手无策,因为她答应过对方,不能杀了他。

  “我要下针了!”叶玄说道。

  “别废话。”柳白苏冷冷的说道。

  叶玄一脸苦笑,说罢这话,陡然一根银针落下。

  嗤嗤。

  一根银针落下,第二根银针再一次落下。

  “冰皇针!”叶玄喃喃道。

  这是,一个可以抹去戾气的针法,以冰皇针为主的针术,他要以此针做为第一步!

  先冰封住穴位与戾气。

  然后,再逐个击破!

  嗖!

  一根冰针落下。

  叶玄真气催动一根根银针,飞速形成针阵!

  “封!”

  叶玄喃喃念道。

  他紧咬牙关。

  一丝戾气被他如愿以偿的冰封住,他喜悦的同时,也感觉到了柳白苏戾气的恐怖,想要逐个冰封住这戾气,太难太难。那股戾气的庞大程度,实乃他平生所见的第一次,即便以前跟随他爷爷见过无数疑难杂症,也不曾看到过如此恐怖的戾气。

  这个女人,究竟杀了多少人?

  恐怕,将会是一个恐怖的数量?

  他想了很久。

  如果他医治这个女人的话,这个女人这般继续杀人,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死去,作为医师,他究竟该不该医治这样的人?

  叶玄摇了摇头,偏偏,他不救这个杀人恶魔的话,他心难安。

  一点一点的医治着。

  时间很快。

  一息。

  十息。

  百息。

  眨眼间,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

  “嗯?”叶玄皱了皱眉。

  “怎么——”

  叶玄心里一个咯噔,他冰封住了柳白苏的戾气,可是当他回首看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方才冰封住柳白苏的戾气,竟然全部自己化解开来,换句话说,柳白苏在反抗!

  “你在反抗我的医治?”叶玄看着柳白苏,缓缓吐了一口气,道。

  “我没有!”柳白苏说道。

  柳白苏的回答,很让叶玄意外,他紧皱眉头,道:“这怎么可能。”

  “你到底有没有把握?”柳白苏吐气如兰,但这般声音却有着生气的味道。

  从来没有哪一个男人,敢这般靠近自己。

  叶玄苦思冥想。

  “这个女人,明明心里想要去除戾气,却依旧没有停止过杀人的念头!这本身就是矛盾,她不可能是这么一个矛盾的女人,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叶玄心中飞速思考着,他总觉得事情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必须要窥探一下这个女人的内心。”

  叶玄心中暗暗想到。

  窥探一个人的内心,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对于一个医师来说,这并非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医师想要医治一个人,不仅需要了解他的体质,还需要那个人的内心。

  很多时候,一个人无法医治,并非是因为他身患的重病,而是他已经被腐蚀的内心。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医师,同样也是这样一个道理。

  叶玄陷入了一个难题,这个女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以柳白苏的脾xing,不可能告诉他原因。

  所以,他必须要尝试窥探一下这个女人的内心。

  “爷爷曾经创造过一门针法,以真气灌入银针中,神念藏匿在银针中,然后施展针法,插进‘正心穴位’上,便可以瞬间窥探所医治之人在想什么,不过时间唯有十息的时间!”叶玄心中暗暗想到。

  十息的时间,足够了。

  他会这门针法。

  这门针法,他一直没有施展过,窥探一个人的内心,不能轻易动用。

  “银针!”叶玄的手里,又多了一根奇怪的银针。

  他真气捻住银针,随后一插,插入了柳白苏的正心穴位中,他的神念隐藏在正心穴位其中,这是为了避免柳白苏发现。

  柳白苏没有发觉,她以为叶玄只是在正常的医治她。

  “窥探!”

  “这个女人……”叶玄闭上双眼。

  很快,他的神念,便窥道了一些记忆。

  “这……”

  “这是什么!”

  叶玄额头上滴落汗水,紧咬牙关,显然,施展这门针法,对于他来说,也需要承受很大的压力。

  他看到了。

  ……

  天空中在下着雨,雨本是很小,而随着时间的过去,雨越来越大,逐渐的变成了滂沱大雨。

  哗啦啦的落下,像是天空在大声哭泣。

  落入地面的时候,这些雨水与那满地的鲜血混合在一起。这里,血流成河,雨下了三天三夜,依旧没有将这血冲散。

  鲜红染湿了这个世界。

  这里,七横八竖的遍布着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尸体堆成了一个个小山。

  城池已经覆灭。

  这里的人全部都已经死了。

  这个地方,是柳白苏的记忆,是这个杀人恶魔小时候的记忆。

  而就在这时,一处尸体堆里,那些尸体有些隐隐的晃动,一个小女孩,从尸体堆里努力的爬了出来。

  她的年龄不过只有七八岁的模样,似乎浑身已经失去了力气,从尸体堆里爬出来之后,再一次摔倒了下去。

  “嗯!”

  小女孩轻轻喊痛。

  她没有栽倒在地面上,而是栽倒在了尸体上。

  小女孩不甘心。

  于是,再一次从尸体堆里想要爬出来。

  大雨压的她抬不起头。

  她很倔强,栽倒,爬起,一次一次。

  终于在尸体堆里爬出来,她坐在那一个个冰冷的尸体堆积成的小山上,脚下是血与雨的融合,而面上,不知道是那泪水还是雨水,她牙齿咬着嘴唇,躺着那浓浓的血河,来到了一个破旧不堪的房屋下。

  卷缩着身体,躲着雨。

  叶玄知道——

  这是柳白苏。

  是柳白苏的小时候。

  她生长的那个神国,无人管辖与主导,在那个地方,一个城池被一ri之内灭掉,一人不剩,简直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那里天灾**很多,凡人在那里死去,很正常。

  她躲在破旧不堪的屋檐下,卷缩着身体。

  身体冷冷的,没有温度,瑟瑟发抖。

  死气沉沉的,这个城池,早已经只剩下她一人。

  她看着……

  一个个亲人离自己而去。

  却没有选择的办法。

  她哭了很久,只是那雨水的声音,早已经淹没了她的哭声。

  她很冷。

  想要躲进母亲的怀抱。

  但母亲早已经不在。

  她惊恐的看着那眼前堆积成山的尸体,眼中的泪水,再一次哗哗的落下。

  看到这些,叶玄沉默了。

  这个女人,小时候,竟然是这般度过的。

  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女孩……

看过《剑破仙惊》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