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剑破仙惊 > 第一百九十五章:苦么?

第一百九十五章:苦么?

  “需要我喂你?”姜巧声音柔柔的,惟独那语气冰冷的没有温度。

  听到这话,叶玄当即身子一颤,被对方这一句吓了个不轻,连忙道:“不用,我能动,还是自己吃吧。”

  他尴尬的笑了笑。

  让一个女人喂,成何体统?虽然姜巧是自己师傅,喂自己吃些东西不算什么,师傅喂徒弟吃饭,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总觉得有些别扭。

  姜巧把碗扔给了叶玄。

  “吃吧。”

  叶玄伸手接住,大口的吃了起来。

  “还是自己师傅做的饭菜好吃。”叶玄心中暗暗想到。

  美味佳肴,必然是要sè香味俱全,很明显,自己师傅全部做到了这些。

  姜巧,最大的爱好就是会做美味佳肴,普通人比不得。叶玄心中想,做姜巧的徒弟,也并不是什么好处都没有么。

  唯一让叶玄诧异的是,姜巧做了这些美味佳肴,自己可是从来没有品尝过。

  叶玄将饭菜吃完。

  姜巧没有说话。

  叶玄也不知道说什么。

  整个房间的气氛顿时安静了下来。

  “柳家的事情是怎么回事?”突然,姜巧红唇轻启,冷冷的说道。

  “什么怎么回事?”叶玄将碗里剩下的一些饭菜吃掉,擦了擦有些油腻的嘴,问道。

  他在装糊涂。

  姜巧晶莹澄澈的大眼睛不含半点感情,寒声说道:“前一些ri子,一个名为叶玄的人,和一个女人上柳家,重创柳家,使得柳家只剩下一名在外的三圣宫修士侥幸活着,杀死柳家千人,最后扬长而去,无人可以阻拦。别告诉我此事和你没有关系。”

  叶玄尴尬笑了笑,道:“是有关系。”

  他和柳白苏去柳家的事情,已经传开了花。至少飞江郡和江东两个地域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百花池池主叶玄,再加上现在他与应三一战后,名声肯定还会大起,姜巧知道自己的事情,算不得奇怪。

  想要隐瞒,肯定是隐瞒不住了。

  “你上柳家做什么?”姜巧黛眉微蹙,寒声说道。

  许久。

  叶玄想了许久,轻声说道:“我和柳家有仇怨。”

  “我知道你和柳家有仇!”姜巧淡淡的说道,神sè中没有半分变化,她自然知道叶玄和柳家有仇,如果没有仇的话,叶玄没事吃饱了撑着去柳家大闹一番?

  “你想问什么!”叶玄说道。

  “什么仇!”

  姜巧又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仇。”叶玄咧嘴一笑,想要敷衍。

  “没什么大仇,你不敢这么做。”姜巧说道。

  叶玄一怔,看着姜巧。

  什么时候,这个女人这么了解自己了?

  是啊,没什么重要的仇怨,他又岂能涉险去柳家?

  姜巧怎么如此了解自己的xing格?

  “你为什么没有把这事情告诉我。”姜巧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冷冷冰冰,淡淡的察觉不到半点味道,她没有愤怒,也没有激动,仿佛再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她猜得出,叶玄心里有事情隐瞒着,而且一直一直都在隐藏在心里,即便是苦,即便是痛,也从来没有和她说过。

  她算不得十分了解叶玄,但也了解一些。

  自己这个徒弟,嘴上不喜欢说什么,什么事情都藏在心里,越是这样,越想让人看清楚他的一切。

  就像她一样。

  小时候,她知道自己母亲死后,什么话也没有说话,直接拜入绿殷宗。

  十几年如一ri,她什么都没有说过,但这么多年是怎么过来的,谁又清楚?

  这个男人,也是这样吗?

  叶玄微微吸了一口气,道:“没有那个必要,那是我的事情。”

  “我是你师傅。所以,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姜巧声音又冷了一分,道:“你心里有很多事情,你心里藏着很多事情。你表面上不说,其实心里比谁都清楚,你要说出来,还是要藏在心里,随你便。”

  叶玄听到这些,苦笑了两声。

  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

  但心里,有些压抑,像是胸口出出现了一块大石头,狠狠的压着,让自己喘息不过来。

  “我是医师。”叶玄摸了摸鼻子,道。

  “我知道。”姜巧说道。

  叶玄微微一笑,道:“我的医术,是和我爷爷学的,我没有父母,准确的说,我没见过我父母。而我爷爷在我很小的时候,便死了,我为了夺回我爷爷的遗物,才拜入绿殷宗,为了那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直努力活着。而我爷爷的遗物,就在江东柳家内,我前一些ri子去那里,就是为了得到我爷爷的遗物。”

  “还有呢?”姜巧听到这,神sè不变,问道。

  “没有了,就那么简单!”叶玄长话短说,几乎将他十几年的梦,概括为了几句话。

  “就那么简单么?”姜巧心中喃喃。

  叶玄说的话的确很简单,如果平常人听了,只觉得很是普通的事情,但她却从叶玄的话中听到了浓浓的痛楚,无父无母,和她一样,就连爷爷也离他而去,是不是,也和她一样?

  自己这个徒弟,嘴上什么都没有说过,心里又隐瞒了多少事情。

  “你恨你父母么。”姜巧问道。

  “不恨!”叶玄微微一笑,虽然即便是他,也不觉得自己这笑有什么感觉。

  “连谁都不知道,又如何去恨?”

  “既然如此,这些事情你为什么没有说过?你不觉得,我可以帮你,还是不不信任我?”姜巧逼问道。

  自己欠了这个男人太多,嘴上不说。心里却很清楚。

  “我觉得,没有必要!”叶玄尴尬的笑道。

  他觉得,自己的伤痛,没有必要分享给别人,自己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事情,如此沉重的包袱,又何必相加给别人?他一直没有说话,深深的隐藏在心里,不代表,他不在乎。

  “你觉得自己的痛苦,没有必要告诉别人!”姜巧说到这,一双眼睛看向叶玄,全神贯注的,看的人浑身不自在。她要把叶玄看透,看看,这个男人心里到底装着什么。

  “没有!”叶玄躲避着姜巧的眼神。

  很长一段时间,这个屋子陷入了极度的安静中。

  是姜巧先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你这么多年独自过来,苦么……”姜巧冷冰冰的声音中难以察觉的出现了一丝温柔,道。

  叶玄想了半晌,道:“不苦。”

  他不苦。

  一点都不苦。

  不过,这话,是在欺骗自己吗?

  这么多年过来,尤其是当他舅舅失踪之后,他苦么?

  那是身心的苦和累。

  而且,一点都不伤心吗?得到了道医圣书的下半部分,完成了他舅舅的心愿,却找不到他舅舅来分享这个喜悦,一想起他那失踪的舅舅,他心中就有着喘息不过的疼痛,要说不疼,可能吗?

  姜巧这个女人真可恶,非要把他最伤心的事情,给逼出来不可。

  姜巧没有说话,她看着叶玄,她觉得,她可以理解叶玄,因为她和叶玄差不多。

  她能够感觉到叶玄嘴上不说,心里隐藏的伤痛。

  她从小失去父母,但叶玄相比起她,比她还要更过一分,因为叶玄,从来从来都没有见过自己父母。

  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这个徒弟的以前,也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个徒弟背负了那么多。

  将柳家作为自己的目标,该是多大的愿望?

  从小无父无母,爷爷早年死去,舅舅失踪,她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对待自己这个徒弟。

  因为——

  叶玄是她徒弟。

看过《剑破仙惊》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