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剑破仙惊 > 第一百六十九章:抱歉!
  \/\/

  最关键的是,他看不透这个女人。

  看之一眼如烟如梦。

  看的第一眼,留恋之下,还会看第二眼,因为你害怕眨眼片刻,这个女人就会如时间一般,稍纵即逝。

  回想起这个女人说过的话。

  “我想——”

  “尝试xing的听一下别人的意见!”

  难道,这个女人从小到大,压根就没有听过别人的意见吗?

  她是一个。

  什么样的女人?

  林知梦现在的病,已然被他医治了很多,虽然没有去根,也有很大的一部分严重的地方没有医治好,但至少帮其渡过了最危险的阶段,林知梦一段时间内,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危险。

  所以,他才想林寻不用来找他。

  现在时候到了。

  他便去找林知梦。

  ——

  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叶玄已经到了知梦商会中,他被一名熟悉他的婢女领到了林知梦的屋前。

  白净的世界。

  踩着雪,咯吱咯吱的作响。

  一步踏入其中。

  这个女人的房间还是一样。

  隔着珠帘。

  林知梦坐在镜子前,摆弄着那个她始终也无法插入发中的钗子,她的手指芊芊白皙,最美的不是这钗子,而是她的手指。

  而她的身边,单膝跪着一名身穿紧身黑衣,连脸部也被黑布遮住的女子。

  这女子一头黑sè长发散落,一身实力达到了气海巅峰,不难看出,这是一个实力高强的高手。

  叶玄顿在原地。

  那个黑衣女人发现了他,只是没有说话。

  “国师大人,他死了。”黑衣女人单膝跪地,声音冷冰冰的,仿佛在黑暗中不见阳光的女人。

  “我知道了!”

  林知梦神sè微微一变,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已经死了两个执法者了,国主叔叔他还打算去派第三个?”林知梦出声问道。

  “是的!”

  “派谁去!”

  “钟青!”黑衣女人道:“不过在此之前,需要国师大人亲自演算一次!”

  “需要我出手么!”

  “国主大人是这样说的!”

  “我明白了!”

  林知梦点头。

  简单的几个字。

  “你离开吧,要医我的人来了!”

  “是!”

  黑衣女人神秘兮兮的,站起身来,二话不说,直接朝着门外走去。

  叶玄让开位置。

  而这个黑衣女人侧过叶玄身体的时候,嘴唇一动,道:“谢谢你医治国师大人,帝玉榜第十七名的叶玄,我代表天白帝神国感谢你,恳求你——尽快医治好国师大人。”

  叶玄眉头一皱。

  这个黑衣女人说罢这话,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她若想离开,直接离开即可。

  没有必要非要从门这个地方离开。

  她从这里离开,只是为了和自己说这些话。

  或者说是为——

  强调?

  让自己尽快医治好林知梦?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知梦坐在镜子前,一句话也没有说,她像是凡尘中的女子,只是那模样,又恍若天人,她是叶玄见过最漂亮的女人,她的漂亮,任何人都比不上,只是这个女人的脾气,似乎又有些偏执了一些。

  叶玄没有说话。

  和一个地位很高的女人说话,总是要小心翼翼一些。

  “还有多久!”

  这个时候。

  林知梦蓦然转身,那一刻的绝艳,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叶玄。

  “嗯?”叶玄略显诧异。

  “还有多久能够医治好我!”

  可以从林知梦的话中,听出急切的声音,她又仔细重新问了一遍。

  “不知道!”

  叶玄摇了摇头。

  他的确不知道,医治这种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如果说帮林知梦摆脱危险,现在已经成功,但如果想要将这个女人痊愈的话,没那么简单,他又如何保证?

  即便是现在,他也没有绝对的信心。

  “我已经等不及了!”林知梦手掌一握,道:“我已经等不及了,这种无力的感觉,不知道要等多久!”

  “我想使用演算之道!”

  “不行!”叶玄说道。

  他的话十分果断。

  作为一个医师,他有必要为自己所要医治的人负责。

  不论这个人是什么身份。

  “我想要施展演算之道!”林知梦又刻意强调了一次。

  “如果你这么说,这和我没有关系!”叶玄负手而立,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看这个女人的模样,似乎遇到了必须要她出手的事情。

  “决定权在你手中!”

  “不过——”

  叶玄眼睛盯着林知梦,似乎不再畏惧这个女人那可以看透一切的双眼,道:“我还是要提醒你一下,你使用演算之道,寿命耗尽。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还能活下来,但我可以十分确定的说,即便我帮你从鬼门关中走出,但如果你还要使用演算之道的话,下场只有一个。”

  “死!”

  “扑哧!”

  林知梦神sè一变,竟有一笑。

  笑容很动人,如盛开的花朵,突然间绽放,让人反应不及。“死,别说的那么严重。还有你。”

  叶玄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一会笑一会又那么严肃,他深吸一口气。“你高估我了!”

  的确——

  林知梦高估他了。

  “真到了那个时候,我也无力回天!”

  “是这样么。”

  林知梦红唇轻启,道:“死就死吧,反正,我的母亲也是这样死的。”

  叶玄微微一怔。

  这个女人的母亲,也是使用演算之道而死?

  “你不能使用演算之道!”叶玄摇头说道。

  “你不是说这和你没关系么?”林知梦沉声说道。

  叶玄没有说话。

  让自己所医治的人去送死,违背了他的原则。

  “我要你医治好我,现在、立刻、马上。一刻都不能等!”林知梦一步一步朝着叶玄走了过去,双眼瞳光闪烁,话语中满是强调的口吻,她像是在命令着叶玄,抓住叶玄的胳膊,道:“用你的针法。”

  叶玄沉默下来。

  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没有资格命令我!”叶玄紧紧盯着林知梦,道:“被医治的人是你,该命令的人是我,请你给医师最后的尊重!”

  他有些恼怒。

  很讨厌这个女人以命令的口吻,和一个医师说话。

  “生气了?”林知梦眼睛看着叶玄。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叶玄生气。

  从这个似乎永远不会发怒的男人身上,看到关于发怒这个词。

  “抱歉,如果我说错了话,我向你抱歉!”林知梦转过身去,轻启朱唇。

  没有人知道——

  她很少向人说抱歉这种话,现在说这些,依旧有些别扭。

  “短时间内不可能,只能等!”叶玄缓缓说道。

  “我可以等,但天白帝神国不能等!”

  “天白帝神国需要我!”

  林知梦贝齿一咬,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叶玄。

  叶玄躲避着林知梦的目光。

  这个女人的眼睛,太可怕。

  “这和我没关系,我在乎的人只有你!”叶玄轻声说道。

  不过说到这,他便感觉自己说的话有些不对劲,感觉像是谈情说爱,又摇头道:“医治这种事情,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而且你的伤势太严重,寿命几乎耗尽,想要立刻医治好,根本没有办法!”

  “这和你没有关系!”林知梦幽幽说道:“算了,死就死吧。”

  死在这个女人的眼里,就这么不值钱?

  说死,就可以死。

  叶玄不懂。

  不懂这个女人心中在想什么,也不懂这个女人需要守护的东西,更不懂这个女人的苦楚。

  “你不能死!”叶玄想了很久,道:“你答应过我,等我医治好你以后,你要帮我演算一次,且还要报答我,你死了以后,谁给我演算。谁报答我,做人要讲信用,不能说话不算话!”

  是啊,做人要讲信用。

  你现在死了,谁来报答我?

  我含辛茹苦的医了你那么长时间,你总不能说死就死吧。

  说是这么说。

  叶玄说这些话,也是为了改变这个女人的想法。

  毕竟和这个女人认识了那么长时间。

  “我还不想死!”林知梦知道叶玄的好意,背着手,坐在床上,她躺在床上,思考着一些事情。“只有渺小的人,才会试图用死来爆发他的价值,活着能做的事情,比死了多了不知道多少。”

  “直觉告诉我。”

  “你有办法!”

  “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医治好我!”

  “我没有办法!”

  叶玄说道。

  “你有!”林知梦直勾勾的盯着叶玄。

  “没有!”

  “你有!”

  “我真没有!”

  林知梦莞尔一笑,道:“我的直觉从来都没有错过,你有办法,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医治好我!”

  叶玄深吸了一口气。

  终究还是隐瞒不住这个女人。

  直觉这种东西,能相信么?

  但在这个女人身上,似乎很是灵验。

  的确。

  他还有个办法。

  最后的办法。

  叶玄抬起头,眼睛看着林知梦。

  “的确——”

  “是有!”

看过《剑破仙惊》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