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剑破仙惊 > 第一百零九章:本该伤心!
  真的很喜欢。

  这一天——

  她只收到这一份礼物,也只向别人要了这一份礼物。

  她曾经幻想。

  叶玄又会送给她什么?

  大量墨丹,修炼功法,或是女子喜欢的法宝妆饰?然而出现的却并非这些,而是一头用灵花妆饰的妖龙,这妖龙对她没有什么好处,可是这份礼物,却是让她心中诞生了无法平复的涟漪。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如此欣喜?

  难道是见惯了其他更为珍贵的东西,而忽略了这些?

  “叶玄,谢谢你!”钟望雪压下心中激动,笑的很开心。

  其实——

  她早已经发现了龙妹。

  发现自己与叶玄来到此地,有一头妖龙跟着,她本是想要点破,却发现,这头妖龙和叶玄有着一定亲近感,就当即断定这妖龙乃是叶玄的血誓妖兽。

  可是——

  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份礼物,竟然和妖龙有关。

  “吼!”

  龙妹心中很是不满。

  下一刻,随着那龙吟落下,其妖龙之躯陡然朝着叶玄这里飞了过来。

  破风声响起。

  妖龙从叶玄和龙妹的头顶上飞过。

  散落了漫天灵花。

  片片灵花飘落,和那雪花一同。

  洒落在了叶玄和钟望雪的身上。

  这个时候。

  这一方天空,只有叶玄,钟望雪,和龙妹。

  龙妹在天空中飞着,所过之处,灵花从其身上掉落,早就一条灵花之路,在这一方天空中,仿佛那黑夜中绽放的烟火。

  钟望雪眼睛看着这雪中飞舞的妖龙,安静的不再说话。

  许久——

  许久。

  两人就这样看着那龙妹在空无的飞舞。

  谁也没有说话。

  似乎不想打破此刻的宁静。

  叶玄知道龙妹怕是不高兴,心中哭笑不得,可是思前想后,他也只有送出这一份礼物,一场来自龙妹的表演,那灵花是他从百花池中搜集,刚才他这些灵花放在了龙妹的身上,方才会出现花龙之景!

  “这是你的血誓妖兽朋友?”钟望雪笑着问道。

  “对,她原名叫龙莹莹。只是,她不喜欢别人这样称呼她,你可以喊她龙妹!”叶玄咧嘴笑道。

  “龙妹!”

  钟望雪展颜一笑,朝着远方的龙妹挥了挥衣袖。

  龙妹虽然不情不愿,但依旧朝着钟望雪摆了摆爪子。

  “今天就不握爪了,改天!”龙妹一声龙吟,声音传入钟望雪的耳中。

  钟望雪噗嗤一笑。

  只是这一笑过后,便没有了声音。

  突然。

  “叶玄!”

  这时。

  钟望雪出声说道,打破了这不算短暂的宁静。

  她目不转睛的看着叶玄。

  “嗯?”叶玄眼中一闪诧异,道:“怎么了?”

  “我问你!”钟望雪深吸了一口气,道:“你喜欢我吗?”

  你喜欢我吗?

  这一刹,钟望雪歪着脑袋,她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叶玄。

  那笑容仿佛随意的一问。

  可是——

  真的随意吗?

  叶玄身体微微一怔。

  “喜欢!”叶玄笑着点了点头。

  “上一次,是外表的喜欢,那么这一次,是哪一种喜欢?”钟望雪直盯着眼前男子,似乎要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一些什么。

  她想要得到这个答案,难道这个男子当真对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

  她要的是真喜欢!

  她不是那种肤浅无脑的女子。

  “哪一种喜欢?”叶玄顿时一愣。

  这个问题——

  第二次,又要如何回答?

  “如果我说,我真真切切的喜欢你,你信吗?”叶玄微微一笑,道。

  可能他的眼睛已经拿出了答案。

  “不信!”

  钟望雪摇了摇头,那笑容中何尝不存些苦涩呢。

  连她自己都不信。

  她盯着叶玄的双眼,叶玄休想瞒得了她,她要的是真喜欢,倘若叶玄不是真的喜欢自己,而说是喜欢自己,那么她就当看错了人,从今以后再也不会与叶玄有半分来往。

  这种男人,她不会正眼看上半分。

  她聪明,只是不喜欢将聪明放到表面。

  她如果将这个是否喜欢自己的问题放到其他男子身上,得到的不知道是多少种喜欢。

  可是那些,有用吗?

  她只是——

  她只是想要让对方先喜欢上自己。

  第一次。

  第一次想要让一个男子喜欢上自己,这种感觉并非是一时的冲动!

  而偏偏——

  叶玄对她没有半点感觉!

  很可笑。

  却又很真切。

  叶玄十分诧异,为什么钟望雪两次问自己是否喜欢她,又是为了什么?难道是因为他医治过对方,对方因为感谢,想要给自己一次追求的机会,方才会这样问?

  “不说这些了!”钟望雪微微一笑,道:“你送给我的礼物,我很喜欢,这本该是悲伤的一天,今天却很开心!”

  “悲伤的一天?”叶玄微微凝眉。

  钟望雪眼睛看着天空,笑道:“是啊,的确是悲伤的一天,我母亲……就是在这一天去世的!”

  “什么!”叶玄微微一惊。

  钟望雪的母亲——

  去世了?

  “我母亲去世,我本该伤心,又哪里需要什么礼物。只是我想,如果我伤心的话,我母亲在天之灵,也不会笑出来吧,所以,我才向你要了一份礼物,来忘却这份伤痛!”钟望雪眼睛看着远方,笑容逐渐没有了暖意。

  叶玄没有说话,静静的听钟望雪说着话。

  他知道,这个时候,钟望雪心中本就不开心吧。

  “小时候,我母亲就常常带着我来这里看雪,从我母亲去世后,每到冬天,我都会来到此地,安安静静的看雪,可以忘记一切悲伤,我本喜欢雪。来到此地,也可以忽略掉那不想忽略掉的一切,不过每当每年的这几天,我都没有办法安静下来,心似乎在哭。”钟望雪闭上眼睛,感受着雪花落入身上的微凉。

  两人都没有散开真气。

  任由那雪花飘落在身上。

  龙妹身上的灵花早已经洒落,十分不爽的又落入了山下。

  两人看着天空。

  雪花装饰了空间,影响了气氛,也让人格外安静,谈及那往事,心中不禁有那挥不去的伤痕。

  “其实——”

  叶玄长叹道:“我爷爷也去世了!和你一样,在小时候!”

  钟望雪听到这,顿时一惊,眼睛看着叶玄。

  “那你父母呢?”钟望雪问道。

  “我没见过他们俩!”叶玄摇了摇头,道:“从小,我就和爷爷相依为命!”

  钟望雪沉默了。

  她本来以为,自己母亲死去,心中伤心,可是却没有想到,眼前这个男子,竟然比自己还有更多的苦楚。

  而平ri里,这个男子却还能够表现的风轻云淡,他有伤痛,只是,那伤痛从来不表现在脸上。

  对方——

  比自己更苦。

  “你恨自己的父母吗?”钟望雪问道。

  她想,叶玄从小就没有见过他的父母,那么,其父母又是去了哪里?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不负责的父母!

  “不恨,但是,也没有爱!”叶玄负手望着天空,道。

  “你爷爷他老人家死后,你是怎么过来的?”钟望雪又忍不住问道。

  叶玄洒然一笑,道:“开始感觉很伤心,不知道为什么,爷爷平ri打我骂我,可当他离开的时候,我才知道,我爷爷平时打我骂我,是对我的好。至于我爷爷死后是怎么过的——我和你一样,如果我一蹶不振,无法从爷爷去世的yin影中走出的话,我爷爷即便死了,也不能含笑九泉吧!”

  他突然发现,自己与钟望雪打开了许多话题。

  “我爷爷死后,我学医,比以前更加努力的钻研医之道,我谨记我爷爷说过的每一句话,我努力当好一个医师!”

  “当我医术终有成的时候,我才发现,若是以前我爷爷不教训我,不打我,我今天就是一个吃喝骗乐的庸医!”叶玄笑容中有着苦涩。

  说罢这话,叶玄躺在了雪堆中,眼睛看着天空,沉默了下来。

  钟望雪也不在说话,陪着叶玄一起躺在了雪堆中。

  两人似乎有了无形的默契。

看过《剑破仙惊》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