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剑破仙惊 > 第一章:谁是谁的风景!
  

  淡淡的茶香从这‘云景茶馆’中散出,茶客们品着自己的杯中茶水。

  不过——

  这茶为其一,那坐在小窗前的两名女子,也是一大风景秀色。

  时不时的有人朝着这两女望去,两眼间纷纷显现出爱慕之意。

  这两名女子,一女子身穿蓝色衣衫,一双漆黑大眼晶莹澄澈,光彩照人。她的容貌极美,蛾眉敛黛,神情专注。

  她就坐在这窗前,那身前的茶香越发远去,已然凉了大半,但这蓝衫女子却是不曾将眼睛放在茶上半分。

  这阁楼下坐着一名少年和一名中年男子,那少年约莫十六七岁的模样,身穿一身青色衣衫,只是身在高处,模样看的不是太过清楚。

  却见这少年和那中年男子交谈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女子的眼睛,始终就看着这楼下少年。

  少年只顾着喝茶,不曾知晓那楼上还有一名女子在看着自己。

  “小莲,你说——”蓝衫女子黛眉微微蹙起,不知怎想,说到一半话却又停止了下来。

  坐在她对面的娇小女子盈盈一笑,道:“小姐,有什么事情吩咐!”

  蓝衫女子轻吐了一口气,眼眸中含光楚楚动人,她道:“我问你,你说……要怎么样才能让一个男人喜欢上自己!”

  小莲将糕点往自己口中送,听到蓝衫女子竟然问起她这般话,铃音般的笑道:“像小姐这般美貌的女子,哪里还用知道这些事情!”

  “为什么不用知道!”蓝衫女子平静中带着疑惑。

  “你想啊,小姐这般容貌,别的男人看了一眼魂都被勾去了,谁还会拒绝小姐,所以说,小姐完全没有必要想这些!”小莲嘻嘻笑道。

  钟望雪托着下巴,眼目依旧不改,道:“若真是如此,我就不问你这些了!”

  “小姐——”小莲瞪大了双目,眼睛朝着钟望雪所看的方向递了一眼,发现钟望雪的眼睛所看的方向,竟是一模样不大的青衣少年。

  “小姐,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

  钟望雪懒依薄窗,面颊上绯红略显,道:“不知道!”

  “不知道?”

  钟望雪摇了摇头,有些慌乱的道:“我正是不知道才要问你,我就算不喜欢他,那又为什么不能让他喜欢我呢?”

  小莲感觉事情有些不对。

  一个女人,想要让一个男人喜欢上自己,那这种事情,太可怕了一些。

  平日宗门里的那些家伙死皮赖脸的都无法得到自家小姐的青睐,她们小姐吃饱了撑着,去想法设法让一个男人喜欢上自己?

  “这方法——可多了去了!”小莲吃着糕点说道:“说实话,小姐你一哭二闹三上吊,哪一个男人还能顶得住!”

  蓝衫女子没有回话。

  不少人以她为风景,她却以窗下青衫少年为风景——

  她沉默了下来,慢慢的品味着小莲的话。

  半晌,钟望雪说道:“这个方法太俗了一些!”

  “这位姑娘可否赏个脸!”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黑袍的青年走了过来,他身后跟着一名婢女。

  这婢女款款一个欠身,将手中香茶放在了桌上。

  那青年风度翩翩的一笑,道:“上好的‘步云茶’,想姑娘这种佳人,就应该喝这种美茶!”

  小莲瞥了这青年一眼,暗道这青年讨好的方式还真是低俗,也不看看她家小姐喝的是什么茶,不知比这步云茶好了几倍,她小姐是半分未动,又岂能瞧的上你那步云茶?

  心中想着,小莲毫不在意的道:“多谢兄台好意了,小姐想来没这个兴趣品茶了!”

  “哦,这么说,两位姑娘是不给韩某这个面子了?”那黑衣青年面色一变,随笑容依旧,可面上笑容却是变化了许多。

  隐隐间,带着冷意。

  来者不善。

  想来这黑衣青年开始来的意思就没那么简单。

  小莲娇哼一声,道:“区区开了一个‘体位’的毛头小子也敢惹到我们,不看看你那几斤几两!”

  “找死!”黑衣青年脸上遍布着阴霾,他一拍腰间储物袋,一把淡绿的小剑蓦然出现,陡的便追着小莲杀去。

  这茶馆不过是供人歇息之地,若要出了个伤亡,还真无人管理。

  小莲看上去娇小可爱,可这动起手来丝毫不藏拙,在黑衣青年出手时,她眼睛微微一眯,那两芊芊长指微微一夹。

  啪!

  长剑断去,小莲又一指生生点在黑衣青年的胸前。

  只是这轻轻的一点。

  黑衣青年身体仿佛被束缚了一般,一下子被‘点’飞了出去。

  “滚!”

  小莲收为那轻轻一指,指尖似乎笼着一股气。

  而至始至终,钟望雪都不曾出手半分。

  那黑衣青年霎时一惊,摔倒在地上之时,惊恐的喊了一句:“你……你开启了飞天位!”

  人体有五道奇妙的穴位,统称五玄位。第一位‘力位’,第二位‘体位’,第三位为‘气位’,第四位为‘脑神位’,第五位则为‘飞天位’!

  这五处穴位乃为人体最为精妙的穴位。

  开启第一位力位,便可力大无穷,身体内仿佛有着源源不断,永远也用不完的力道,但即便是如此,那也是小道。

  第二位则是体位。

  体位一旦开启,常人十步只需一步,且刀剑难以伤身,敏捷难以揣摩。

  而第三位气位,更为诡异,据说一旦开启气位,体内气流上下出入自如,便可靠着这一股子气,隔空操控宝剑,十米百米杀人,握剑自形剑气,不成问题!

  这黑衣青年本是附近一小宗的弟子,在这一代也算是有名气,张扬跋扈无人敢惹,可现在一看,眼前之人竟然是‘飞天位’,飞天自在的飞天位。顿时身子一个激灵,连滚带爬的跑了。

  小莲拍了拍手掌,娇哼了一声,又坐回了原地。

  钟望雪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那阁楼下青年。

  ……

  阁楼下品茶的人同不在少数,那十七八岁的青衫少年品着杯中茶水,淡淡的清香扑鼻,陶冶人的心扉。

  “什么医道,你医别人,医好了那是你应该的做的,医不好,那就是你的罪过。舅舅从小教你如何医人是其一,那最重要的还不是自己的实力?在这世上,那千宗万派,不知道多少的家族,医道终究是被人欺负啊!”

  这旁边坐着的中年男子是叶玄的舅舅,苦叹一声,话语中有着百般惆怅与无奈。

  那青衫少年名为叶玄。

  叶玄笑着点了点头,道:“我知道舅舅的意思,总是谁的拳头大上一些,谁就更厉害一些!”

  “你知道就好,不过咱们家的医道也不能丢,当年你爷爷丢的那个面子,还是需要你找回来,你天生近医,学医乃是一代天才,悟性也是颇为优秀,若你这修仙资质再好上一些,那就更加完美了!”叶大有长声叹道。

  叶玄心中明白。

  品着杯中茶水,心却有些苦涩。

  这大陆还是实力为尊。

  当年他爷爷一生为医,可称得上是一个‘道医’,这道医是对医术高明之辈,连修仙者也可救得的高明医师。

  修仙者固然不食人间烟火,五谷杂粮,百病不害,可那也只是百病,真若受了大伤,灵丹妙药也没什么用处,就需要有高明医师妙手回春方可。

  他爷爷一生做了不少善缘,那一身医术甚至传闻可起死回生,虽有了些夸大,但他爷爷的医术精湛与高明,的确不是盖的。

  他爷爷当年游历天下,可不只是救治区区普通的凡人,若只能救治凡人,那便是酒囊饭袋,他爷爷就连那些翻山倒海,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修仙者中大能之辈也可救得。

  然而他爷爷太过专注于医术。

  当年他爷爷叶言行被人邀请去医治一个大能宗门的千金小姐,这宗门有一脉天生为体质欠缺,阴旺成灾,每隔三代必有一‘百煞之体’,这百煞之体便指为煞气太重,若只是这些便也罢了,偏偏这百煞之体就算修仙,成了那大能之辈,也绝活不过三十岁。

  为了这百煞之体,那大能号召天下声望不浅的医师,去救治他这一脉的百煞之体,他爷爷也是其中之一。

  然而就是这一去,他爷爷叶言行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被那大能家族送回来的时候,他爷爷已经频临死境,精气耗光,生机寥寥无几。

  他爷爷是医治那百煞之体而遭到反噬而死的。

  但其中具体的缘由,谁也不清楚。

  他只知道,爷爷临死前给舅舅和他留了一句话,便是他以后若是在医学上有所成就时,必要再上那大能宗门,将百煞之体给医治好。

  除此之外。

  还有一句话。

  医之道固然重要,但千万不能落下了自己的实力!

  这世界上,终究是谁的拳头大,谁更为厉害一些!

  这一句话,他爷爷临终之时,加重了很多语气!

  他们一家共有五个人。

  他爷爷死后,就只剩下了他与他舅舅叶大有。

  他舅舅是他爷爷捡来的,倒并非是他母亲的弟弟,他爷爷让他喊叶大有为舅舅,便是让他铭记,他还有个母亲。

  不过不管其他,在他眼中,叶大有就是他亲舅舅!

  至于他的父母。

  从他出生到现在,就压根没见过两人。

  而他爷爷死后,他与他舅舅的日子一落千丈,原本所住的一处雅地,生生被人赶了出去。

  这些……

  都是实力不足的缘故啊!

  什么医德什么医品,抵不上半分用处。

  “可惜当年你爷爷看错了人,将他老人家一生所创的‘道医圣书’后半部分放在了江东柳家内,本意让柳家在他死后将道医圣书转交给我们,但那柳家却是在你爷爷死后将此事一推再推,仗着咱俩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就将‘道医圣书’的后半部分藏了起来!”叶大有一脸恨意。

  “小玄,你记住,此次舅舅好不容易为你讨得一个上衡一山拜那绿殷宗的名额,舅舅不求你日后能完成了你爷爷临死前的心愿,但那道医圣书为你爷爷一生心血,倘若你日后在绿殷宗内有所成就,定要上那江东柳家讨回一个公道!”叶大有拍了拍叶玄的肩膀。

  “舅舅,我知道!”叶玄端起茶杯,闻着其中扑鼻的香气,品了一口。

  叶玄知道,他舅舅心中恨不得马上就去那柳家要回他道医圣书的后半部分,可是他舅舅心有余而力不足。

  他爷爷一生所创的道医圣书。

  上半部分在他自己手中,而下半部分,则就在那江东柳家中。

  他在医之道上的天赋可称是一个天才,十六岁就将道医圣书的上半部分全部学会,并且运用的熟练之极。

  他爷爷生前共有八十三针,而道医圣书上半部分记载着三十四针!

  这三十四针,每一针都有不同的效用!

  而他,则是能够将这三十四针用的熟练在心。

  可惜这三十四针制作起来很难,他爷爷临终前只留给了他十八实针!而还有二十一针遗落在江东柳家内。至于剩余的实针,则是不知道在哪里了。

  “嗯?”叶玄突然一怔。

  “啊!”

  就在这时,一道疼痛的大吼声从这茶楼下传出,叶玄也叶大有朝着那声音的来源看去,却是发现一名壮汉突然栽倒在地,撕裂着胸口的前的衣物。

  “我……”

  这壮汉紧要牙关,额头上滴落汗水,满脸充斥着血红,一股子热气从其身上散发而出。

  “他怎么了?”叶大有疑惑道。

  “看他的情况,体内火势太盛!”叶玄微微皱眉。

  他刚想要上去看看怎么回事,却见一名黑白道衫的老者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

  黑白老道旁边跟着一名药童,这药童张嘴就道:“今个算你运气好,元医师他老人家碰巧路过此地,看你疼的不轻,就帮你看上一看!”

看过《剑破仙惊》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