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不朽凡人 > 第五百七十八章 东摩教教主


    “果然没有冤枉你,还真的和盘氏勾结在一起。”一名长脸男子扫了一眼娄月霜,语气带着一丝冷漠。

    说完他又将目光落在了盘舞身上,“好的倒是很快啊,这次你还有什么话可以说的。你不是说没有任何巫术遗留下来了吗?怎么会和修炼巫术的第一天才在一起?”

    这长脸男子莫无忌认识,叫铂罗金,按照那个顾院长的话来说,他应该是一个魔师。跟随铂罗金一起来的另一名男子莫无忌倒是不认识,不过铂罗金也没有让他跟着进入窑洞,而是留在了窑洞外面。

    盘舞抿着嘴唇一句话都不说,铂罗金并不在意盘舞会不会说什么,事实上此时他心里根本就不是和他表面表现出来的这样,他心里是极度的兴奋。

    他一个魔师岂能为了这点小事特意来寻找娄月霜?他的目的和丰麓一样,娄月霜的凝练魔元和吸收魔元手段。

    在丰麓知道娄月霜的方式无法吸收魔元后,他第一时间就要去寻找娄月霜,无奈教廷的教主已经来到了安津城,他根本就走不掉。铂罗金趁机要求自己来带走娄月霜,其实他一样是觊觎娄月霜功法。

    假如他能从娄月霜手中获得真正凝练魔元的手段,他会直接杀掉娄月霜,然后远走他乡。为教廷效力?呵呵,等他修炼成未魔皇,教廷算什么?

    此刻他看见娄月霜真的在盘氏姐弟这里,心里只有更兴奋。这说明娄月霜得到的是真正的巫术传承,不然怎么会和盘氏姐弟在一起?

    别看教廷到处打击巫术,说巫术是异端邪术,事实上教廷自己的人也清楚,远古巫族传承才是真正的无上修炼法术。就连教廷立教的根本,也是巫族的传承。

    要带走盘氏姐弟和娄月霜,至于莫无忌,这个陌生青年,那自然是杀了。

    铂罗金的目光落在了莫无忌身上,他的眼光立刻就直了,死死地盯着莫无忌手中的一张古旧沧桑皮卷上,这一刻连他的身体都在颤抖,“这,这就是巫族的巫术传承……”

    莫无忌扬了扬手中的皮卷,倒是没有隐瞒的说道,“没错,这是盘颉给我的,应该是巫族传承。”

    “啊……”巨大的幸福感直接充彻了铂罗金的身体,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欣喜,抬手就要抓向了莫无忌手中的皮卷。

    只是随即他就怔住了,空间就好像凝固了一般,将他禁锢起来,他根本就动弹不了分毫。

    莫无忌漫不经心的将手中的皮卷收了起来,缓缓说道,“其实你弄错了一点,娄月霜的修炼手段是我教的,和巫族的巫术还真没有关系。你说说看,为什么那个法主丰麓没有来?按照他的贪婪程度,他应该第一时间来这里寻找娄月霜才是。”

    “无佃教主来了,他正在陪着教主,无法分身……”铂罗金感觉到了背后的冷意,作为一个魔师,他的见识比一般的民众要多的太多。这种禁锢空间,让他根本就动弹不了的,甚至连教皇都办不到。

    “去将外面的人杀了,带我一起去教廷。”莫无忌声音平和,在铂罗金听来,却好像催命的音符。

    铂罗金下意识的动了一下脚步,他更是震骇的发现,自己果然能动了,而且他能移动的方向只有一个,就是留在外面的那个教廷信徒处。

    这个时候,铂罗金完全打消了要逃走的打算,他很清楚在莫无忌这种强者面前,他要逃走,那就是一个笑话。

    一柄极细的短刀被铂罗金拔出来,他连半分考虑都没有,直接一刀劈向了留在残破窑洞外面的那名男子。

    一声凄厉的惨叫和着一道血光溅出,娄月霜尖叫一声,差点晕了过去。

    倒是盘氏姐弟,表情平静,甚至还带着一丝激动。

    ……

    尽管东摩教的教主并不是经常来梁国,梁国的教廷大殿修建的依然是比梁国的宫殿还要豪华。占地面积更是宽广无边,一条宽敞的白玉石板路直接通往教廷的大殿中。

    此刻教廷大殿的正中间,坐着一名根本就看不出年龄的男子,说他是青年,却又有一种中年甚至老者的沧桑。说他是中年,他看起来似乎没有超过三十岁。

    唯一能表现他特征的,就是那长长的鹰钩鼻。

    在他的侧边坐着一名头戴高冠的中年男子,表面看起来他的身份应该比坐在正中间的那名鹰钩鼻要高,事实上他在这鹰钩鼻面前,只能唯唯诺诺。

    因为这鹰钩鼻可是这个星球上最有权力和实力的两个人之一,东摩教的教主无佃。那头戴高冠的男子,不过是梁国的国主,钱致乘。

    在梁国,钱致乘的确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在东摩教的教主面前,他什么都不算。

    “丰麓法主,安靖术学院距离这里似乎并不是很远,为何铂罗金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坐在首位的教教主语气平静问道。

    一张黑脸的丰麓赶紧上前一躬到地,“回教主,属下也不知道,要不属下马上过去看看。”

    无佃淡淡说道,“不用了,再等一会,另外马上派人去将盘氏姐弟也带到这里来。这次我亲自审问。”

    “是……”丰麓赶紧应了一声,他比谁都清楚,教主这平静的语气有多可怕。越平静,就说明教主越愤怒。到时候,不要说杀他一个无佃,就算是血洗整个梁国,也是举手之间。

    没有人能违抗教主的命令,教主就是一切。只要是教主的话,那就必须要无条件的执行下去。否则只有一个字,死。

    尽管没有梁国国主钱致乘的事情,钱致乘依然是额头冷汗直冒,背后一样的是冷飕飕的。他知道眼前这个教主的喜怒无常,让他梁国灭亡,也是随口一句话。

    然而这大殿中最害怕的不是钱致乘也不是丰麓,而是安靖术学院的院长顾承。他不是害怕自己的小命没有,而是害怕娄月霜不知好歹真的离开了安靖术学院。

    一旦娄月霜离开,哪怕娄月霜被抓回来,安靖术学院也完蛋了。这个教主的残忍,他可是听说过的。

    顾承心里在期盼着娄月霜并没有离开安靖术学院,可就是怕什么来什么。还没等丰麓离开大殿,一名教会信徒就急匆匆的走到大殿最下方跪倒在地说道,“回教主,刚刚获得的消息,安靖术学院的学生娄月霜已离开了学院,现在去向不明。魔师大人已经追去。”

    顾承听到这话,双腿一软,他心里暗叹一声,天要灭掉安靖术学院,就算是他再乞求也没有用。可以想象,娄月霜私自离开安靖术学院的后果有多严重。

    果然无佃的脸色一沉,语气冰寒的说道,“立即传我的命令,血洗安靖术学院,一只蝼蚁也不要留下。”

    顾承再也忍不住,直接跪倒在地,他想要求情,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去求。

    一边的钱致乘一样的是大惊失色,安靖术学院是梁国赖以生存的根基,一旦安靖术学院被灭掉,他梁国距离灭亡也不远了。

    哪怕再害怕无佃教主,钱致乘也顾不得了,他赶紧冲出来,直接跪倒在地,“教主开恩,那娄月霜就算是离开安靖术学院,她也走不远。我保证可以在半柱香之内,将她带到这里来。”

    无佃面无表情的说道,“那你去吧,如果你不能及时带来那个娄月霜,你梁国也不用存在了。至于安靖术学院,必须血洗。”

    “你,你这个暴君,你不得好死……”顾承在知道安靖术学院再也难以保存后,睚眦欲裂。他站起来,指着无佃厉声喝骂。

    一名教徒冲上来直接一脚将顾承踹出多远,顾承扑在地上也又指着钱致乘厉声骂道,“还有你,无能之辈,居然让一个邪教掌控我梁国国运。”

    钱致乘脸上露出一丝羞愧,他可以让梁国富裕,却无法阻止教廷在梁国为非作歹。

    “推出去剥皮抽筋骨,他的家人全部送入熬油点灯,安靖术学院所有的人都剥皮抽筋……”无佃眼里闪现出怒气,居然有不知死活之人,敢当着他的面如此的呵斥他。

    “虽然你的想法很垃圾,总算是有点骨气。”一个平静的声音打断了无佃的话。

    众人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大殿中突然多出来了几个人。说话的是一名身穿蓝衫的青年,他的话似乎对着顾承说的。

    “教主,她就是娄月霜,还有盘氏姐弟……”还没有出去的丰麓立即就指着莫无忌身后的娄月霜和盘氏姐弟。以至于铂罗金都被他忽视了。

    无佃看见莫无忌,眼光微微一收缩,就将目光落在了铂罗金身上。铂罗金作为一个魔师,自己手下的干将,他自然认识。他疑惑的是铂罗金如此大胆,进入教廷大殿后,居然低着头沉默不语。

    就连刚才指出娄月霜和盘氏姐弟的丰麓,也发现了铂罗金的不对。别看他每次外出都带着铂罗金,事实上他很清楚铂罗金心底的那一丝野心。之前他甚至有些担心铂罗金得到了娄月霜的功法后远走高飞。

    ......

看过《不朽凡人》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