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先生官网 > 灵域 > 第七百八十七章 白骨岛易主
  

  “我来请你撤出白骨岛!从今起,这座白骨岛,重新命名为血煞岛!”姜铸哲一字一顿道。

  随着姜铸哲的厉喝,一片血灿灿光幕,从他的魂坛洒落下来。

  整个白骨岛,如被一层血膜裹住,所有留在白骨岛的生灵,都生出鲜血失控,想要疯狂厮杀的可怕邪念。

  “好!我走!我倒要看看你姜铸哲能猖狂多久!”白骨魔君沉吟了一下,一挥手,对座下的徒子徒孙下令,“撤出白骨岛!”

  “你以为今时今日的黑巫教和三大家族,就算是知道我在墟地,还敢杀过来不成?”姜铸哲冷笑,眼中孕育无穷血气,“在筑造出第三层魂坛之后,就算是将岸亲临,又能如何?我今天敢在墟地冒头,就没有打算继续潜隐下去,我就是要告诉黑巫教和三大家族,我就在墟地!”

  一直以来,姜铸哲的潜隐,都是为了躲避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的穷追猛打。

  当年,他遁入东夷人部族,是因为避祸。

  前些时间,他躲藏在天器宗的死火山,也是让黑巫教和三大家族顾忌天器宗,从而不能明目张胆找来。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姜铸哲以前没有足够的实力,来抗衡黑巫教和三大家族。

  三层魂坛成功筑造后,姜铸哲一举跃上暴乱之地巅峰强者之境,他再也不惧黑巫教和三大家族的追击。

  尤其是,此时的三大家族和黑巫教,还要面临地鬼族这个麻烦。

  他今天敢明目张胆站出来,就意味着,姜铸哲已经拥有了足够强大的力量,敢于正面黑巫教和三大家族。

  “算你狠!我们走!”白骨魔君带着座下徒子徒孙就此撤走。

  “白骨岛,这座海岛还有几具强大的尸身。恰好可以用来炼制高阶尸奴。”姜铸哲挥挥手。

  不少嗜血者,从三艘巨船上,运输了一口口棺材下来。将其抬到白骨岛。

  苗家的家主苗风天,也从一艘巨船下来。呼吸了一口白骨岛上的空气,说道:“这里比天器宗那边的死火山更加适合我们!”

  “这里是墟地,是邪魔外道的聚集之处,你和我,如今在世人眼中都是邪魔外道。”

  姜铸哲淡然一笑,身上的血气,眼中的血光。都迅速消失不见,又变得彬彬有礼,如教书的文士,“你修炼尸之始祖的力量。需要众多蕴含尸力的白骨,这里恰恰有不少。墟地,还有更多适合你我的修炼材料,很多年前我就瞄上了这个地方,只是因为墟地和黑巫教相隔较近。我以前没有能筑造三层魂坛,没有信心能应付将岸的袭杀,所以才一直留在天器宗那边。”

  “现在我不再惧怕任何人!”

  姜铸哲眼中有着不加掩饰的傲然。

  “以后,这座血煞岛,就是我们新的落脚之地了!”苗风天也兴奋起来。

  ……

  暝风岛。

  “你说什么?白骨魔君被人赶出了白骨岛?谁这么厉害?”暝风老祖被最新消息惊动。

  绿姮恭声道:“听说是血煞宗的姜铸哲。”

  “姜铸哲?”暝风老祖脸色微微一变。“千年前,弑师,囚禁师兄血厉,几乎一手葬送血煞宗的姜铸哲?”

  “就是他。”绿姮点头。

  “这家伙在千年前,只有涅槃境的时候,就搅的天下鸡犬不宁,掀起了无数腥风血雨。千年前,不知道多少人,直接或间接因他而死。和他相比,我们墟地的这些老家伙,都不敢自称自己为‘邪魔’了。”暝风老祖表情怪异,“这么来看,墟地恐怕来了一头血腥巨鳄,白骨魔君的被赶出白骨岛,不知道会不会惊动‘那个人’……”

  “谁?”绿姮愣了一下,“老祖,那姜铸哲拥有三层魂坛,在我们墟地,难道还有谁可以抗衡他?”

  “三层魂坛如果就能在墟地为所欲为,墟地,也不会屹立不倒这么久了。”暝风老祖莫测高深道。

  绿姮愕然。

  “姜铸哲霸占白骨岛以后,有没有什么别的大动作?”暝风老祖再问。

  “暂时还没有,我担心……”绿姮眉头一皱,小声道:“听说,两年前在落日群岛的时候,秦烈破坏了姜铸哲的大计,让姜铸哲没有能得到血之始祖的遗体。如今,秦烈就在我们暝风岛,而姜铸哲,则是在不远处的白骨岛,老祖,你说他会不会找上门来?”

  “鬼知道。”暝风老祖也脸色深沉起来。

  他尚且没有筑造成第二层魂坛,和白骨魔君相比,都要稍稍弱上一筹。

  姜铸哲真要杀上来,他恐怕也要落荒而逃,将暝风岛都要舍弃。

  “杀退了一个白骨魔君,来了一个难缠百倍的姜铸哲,还真是头大。”暝风老祖苦笑连连。

  “希望他不会找上门来。”绿姮叹息。

  这边两人讲话的时候,秦烈所在的楼阁内,突然传来一声猛烈爆炸。

  那一处的木楼几乎全部被摧毁。

  浓烟中,秦烈蓬头垢面,无比狼狈地走了出来,眼中却神采飞扬,叫道:“邪婴前辈呢?”

  “咻!”

  倏地一声,邪婴童子就冒了出来,问道:“你没问题了?”

  “把‘诸天宝鉴’给我,最多两个时辰,我就能帮你修复成功!”秦烈伸手索要。

  邪婴童子身子一颤,想也不想,就将“诸天宝鉴”递了上来。

  “等我一会儿!”

  秦烈拿着“诸天宝鉴”,又匆匆回到那一片爆炸处,找了一个没有完全炸毁的木屋,一屁股坐了下来。

  暝风老祖,邪婴童子,还有绿姮、绿風等人,都聚集到秦烈身旁不远处,默然等候。

  ……

  寒冰岛。

  白皑皑的冰峰,一座连着一座,岛上地底深处。永远都在喷涌着极寒气流,令这座海岛始终被寒冰封冻。

  此时,寒冰岛地底的寒冰宫殿之中。寒冰凤凰以真身吞吐着寒流,修炼着冰帝的传承。

  一年前。她从寒冰岛遁离的时候,龙人族、蜥蜴族的不少族人,几乎将整座寒冰岛收刮了一遍。

  可惜那些异族并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之后,古陀、赤蝘也亲自挖掘寒冰岛,想要找出极寒的矿脉,结果也是没有收获。

  龙人族和蜥蜴族的族人,无法适应寒冰岛的极寒气候。找不到有价值的矿材后,他们最终又从寒冰岛撤了出去。

  以前在寒冰岛修炼,以寒属性灵诀为力量源头的人族和异族武者,又重新聚集在寒冰岛。

  寒冰岛也就慢慢恢复原状。

  寒冰岛地底的寒冰宫殿。本来崩塌了,许多禁制、结界、冰帝遗留的能量冰罩,以前都被摧毁。

  寒冰凤凰回来后,她以自己的力量重建了寒冰宫殿,又悄悄地潜藏进来。

  一切都神不知鬼不觉。

  只有同样修炼寒冰属性灵诀的白莉。误闯寒冰宫殿以后,才知道寒冰凤凰重返寒冰岛地底。

  寒冰凤凰最终说服了白莉,以传授几种寒属性法决为条件,让白莉成为了她的眼线,帮她处理一些不方面做的事情。

  “快一个月了。秦烈为什么还没有过来?白莉,你有没有将消息通知过去?”

  冰宫中,寒冰凤凰冰晶般的凤凰之身,就在一块透亮的巨大冰块上,冰块呈莲花形状,一瓣瓣花朵,都不断涌现极寒的气流。

  白莉站在莲花形态的冰块旁边,嗅着那些寒流,能感觉到体内的寒力迅速凝炼,灵海的冰寒元力充沛无比。

  她马上知道那冰莹莲花珍贵无比。

  “秦烈好像要帮邪婴童子修复‘诸天宝鉴’,在他没有成功将‘诸天宝鉴’修复之前,他应该不会过来。”白莉微微鞠身,“要不,我过去再催一催?”

  “去吧。”寒冰凤凰冷声道。

  白莉于是默默退走。

  她才出去,两道身影,就从寒冰凤凰后面一根巨大的冰柱中冒出来。

  “秦烈这小子还真是难请!”许然感慨道。

  “谁也没有预料到,他会带着十四头邪龙,一头扎在墟地。”童真真和他并肩走出,“你和我身份特殊,冒然在墟地现身,恐怕会引来诸多猜测,也会惊动‘那个人’,这让我们不能亲自去暝风岛,只能等秦烈自己过来。”

  “姜铸哲这头真正的邪魔,竟带着麾下所有的嗜血者,从天器宗死火山群迁移过来,看样子以后墟地想不热闹都不行了。”许然紧紧皱眉。

  “他第三层魂坛成功铸就,就真正有了和将岸一斗的资格,加上如今黑巫教、三大家族自顾不暇,所以他才敢明目张胆来墟地立足。”童真真说道。

  “这家伙……连我都猜不透他想些什么。”许然苦笑,“他明明和血厉不同路。神葬场时,秦烈破坏了他的计划,落日群岛的时候,又是秦烈害他没有拿到血之始祖遗体。他本该对秦烈恨之入骨,结果,他一来墟地,就去白骨岛大开杀戒,逼迫的白骨魔君憋屈的交出白骨岛,也不知道他心里面想些什么。”

  “他如果能说服白骨魔君,和招魂鬼母,古陀、赤蝘这些家伙联手,暝风岛会在顷刻间被攻陷,秦烈也会被生擒活捉。”童真真也是费解,“他偏偏没有那么做,真是让人看不透。”

  “此人的确不能以常人来看待,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一个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神经病。”许然摇头。

  “可怕的是,这个疯子拥有了三层魂坛。他行事又如此极端,为了达成他自己目的,他能不顾一切,就算是暴乱之地所有生灵因为他死光,他都不会皱皱眉头。”童真真叹道。

  “更可怕的是,墟地,不单单只有这么一个恐怖的疯子。没意外的话,‘那个人’应该也还在墟地,他要是和姜铸哲对上,墟地恐怕要掀起不下于天灭大陆和幻魔宗那边的巨大风浪。”许然苦笑。

  ……

看过《灵域》的书友还喜欢

亿万先生官网